Friday, August 7, 2020

終結星聲之祝君好~倒數3/26

來到財政年的最後一個月,通常自己也會開始為下一年做好鋪墊與目標設定,其中一件常年做的事,就是預期股息的目標。


雖然目前股市已經狂熱到大家在吹水每天有多少家公司漲停板的地步,不過那和自己對目標的設定無關,考慮到目前實體經濟的低迷與艱難,對明年的預測會相當保守,幾乎每一家主力都填上了比今年低的預測股息,沒有寄望,就沒有失望,縱然如此,因為也有逐漸累積股份的關係,計算後,還是可以取得比今年要好一些的成績,如果疫苗出現,景氣回春,以目前的步調,要在兩年後的40歲正式錄得每月平均五位數的股息或RM13.70的被動時薪,相信不會衹是一場夢想的空談。

繼承上週末的話題,聽起來多少有些坎坷,然而,一事兩面,命運雖然給予了水星熊考驗,但同時也給於了水星熊應對的武器。

比如,雖然不辛的患有先天的心臟病,但老天爺也給於了自己數學的天賦。雖然有一位虐心的父親,但也有一位很疼愛自己的母親。

而個人認為,一個人要走向獨立,是需要學會和父母“分手”開始的。

曾經有位外勞同事回國度假後,回來上班時説,短短的一個月她卻已經在家生了好幾場氣,因為父母常跟鄰里親戚打牌為樂。

“他們的養老金本來就沒有多少,每個月還要在牌桌上糟蹋,自己節衣縮食的,我看著也難受。每個月不得不給他們補貼,我工資沒多少也還需要還房貸車貸,他們怎麼就不為我考慮一下呢?我也不是不讓他們娛樂,早早給家裡換了大電視,買了智能手機,他們為何就不能看看電視玩玩手機當消遣呢?”

水星熊問她:“他們每次輸錢了都會問你要錢嗎?”

她説:“這倒也沒有,老人家的牌局輸贏不大,他們自己也負擔得起,可我總不能看著他們省吃儉用而無動於衷吧?”

因為水星熊也有個喜歡和親戚打打麻將的母親,自己就為她分析:“你父母雖然愛打牌,但其實并沒有任何超出承受能力以外的損失,老年人本來對吃喝的要求就不高,花錢買個開心也未嘗不可。他們既然沒有向你開口,你又何必一定要主動給錢,把自己弄得那麼緊張,還因而和他們吵架,搞得出力不討好?”

她:“我也知道這個道理,但我真的做不到。那是我爸媽,明知道打牌不好,我怎麼能不管他們呢?”

這句非常熟悉的話讓水星熊立即聯想到:這太像是一個母親對孩子不厭其煩的教導了吧。

別跑太快,別吃甜食,別跟同學打架,別跟那個谁玩,別讀那個沒前途的專業课程,別跟他/她結婚。

那也全都是父母的“為你好”啊,你又曾欣然接受過嗎?

曾經綁架過你的,又被你不知不覺中用了束縛他們,不知不覺間,聽話和說話的兩方,角色早已做了顛倒。

我們在童年時就能模糊的認識到父母的侷限,比如媽媽不會彈琴,爸爸摘不下天上的星星。

這種認知很容易走向另一個極端,當我們意識到父母並不是“全知全能”後,往往又會覺得他們“什麼也不能”。

沒有A的父母那麼有錢,沒有B的父母那麼有文化,沒有C的父母那一口流利的英語。

這種嫌棄往往以一種自卑的形式呈現,久了就變成戾氣,覺得自己生在這種家庭,沒希望了。

如果一個人遲遲意識不到父母的缺點,他就永遠沒有長大;但如果一個人總是看不到父母的優點,那他也無法成為一個獨立的人。

孩子總希望滿足父母的期許,得到讚揚會喜不自勝,可一旦沒有得到想要的反饋與認同,就會悵然若失。

而走向獨立,就意味著你要為自己的情緒和生命負責,要意識到自己無論多努力也無法100%滿足父母所有的期望。

請明白,即使他們沒有給予你正面的回應,也不會減少你所做的事的半分意義。

如果你沒辦法讓父母滿意,那就讓你自己滿意吧。感謝父母給了你生命,但是你不止是為他們而活。

另外,我們多少也會聽到的。

“我爸媽吵架了,我該怎麼勸勸他們。”

“我爸好像有外遇了,我要怎樣才能挽回他跟媽的感情,我不想他們離婚啊,怎麼辦?”

這些問題聽起來就蠻心酸,可是自己也衹能鐵石心腸的回一句:“不要管,除非有一方動了粗,除非他們主動來問你。”

天下沒有一個孩子願意看到父母吵架,爭執乃至離婚。但在婚姻中,孩子其實是局外人,夫妻關係才是婚姻的主體,他們選擇用什麼方式相處,選擇延續這段感情還是結束它,都是那兩個主體的選擇,而不是孩子的。

有的小孩會用“你們再吵我就離家出走”或“你們敢離婚我就跳樓”之類的威脅來逼父母就範。這種方法短時間內會湊效,可然後呢?”

等你走出家門,有了自己的生活,甚至成家以後,你還有那麼多精力來管父母之間的事嗎?而他們又如何來應對那些曾被你狠狠壓住,卻從來沒有機會被解決的感情矛盾呢?

你的世界里不止祇有父母,他們的世界里也不止有你。

除了是你的父母之外,他們也是誰的丈夫,誰的妻子,誰的摯友,和誰的四缺一麻將腳。

就像他們曾經放過你一樣,也請放開他們吧。

付出關心,也給於自由,允許他們闖些小禍,但也有能力踩下刹車,讓他們如自己所是,而不是你所期望的那個人。

畢竟,一輩子安全的人,一輩子長不大。



配合和父母“分手”,從遠方祝福父母,同时亦讓自己獨立的主題,以及昨天口木兄集氣收集洋蔥的帖子,今天想分享的歌曲是《澳門街》這部港劇的主題曲-----《祝君好》。對於所愛的人,控制與佔有通常不會是正解,感恩且平等,尊重但獨立才是。有时從遠方遙望,祝福他過得好,也未嘗不是一件對彼此都好的事。

因為,最好的關係 ,從來不是捆綁與約束,而是互相守望,彼此獨立。

抱歉寫得太長了,共勉。顺祝今天出生的熊大生日快樂。




Thursday, August 6, 2020

職場個性



某個讀者問到,在讀了水星熊的《交際花 VS 書呆子》一文後,目前在公司實習的他,是可以不巴結前輩不刻意親近別人,但公司同期招的實習生不止他一位,他無法保證別人也不這樣做,所以是不是意味著,如果他不主動示好,就輸在了起跑線上?

先聊一男一女兩位實習生的個案,男的叫公熊,女的叫母熊。

公熊是個恃才傲物的年輕人,全年級專業課名列前茅,除了問問題以外,很少主動跟公司前輩說話,午飯也總是自己飛快地吃完,然後默默坐在辦公室桌前刷手機。

负责帶公熊的前輩暗示過他,作為新人,你總得給大家一點去瞭解你的契機,多少融進集體。

公熊毫不掩飾自己的優越感地反問:“我為什麼要融進集體,跟他們聊明星八卦和家裡的問題?我有我自己的生活,我覺得挺好的。”

公熊甚至給了上司一個一個有些悲憫的眼神説:“一個人懂得越多,被理解的機會就越少,你們不瞭解我,我也不強求。”

那一年公司招了八個實習生,留下六個,落選的除了另一個實習了六個月卻休了三個月病假的女孩,還有公熊。因為沒人給他寫推薦,老闆也先問了大家的意見,沒有想跟他做同事的人。

xxx

另一批實習生中,母熊是公司招過最活潑伶俐的姑娘,嘴甜得不得了,一進公司就滿口的“老師”,每天積極幇大家倒水訂外賣送東西甚至做些私人事務,也抓緊一切機會跟前輩們在茶水間的偶遇聊天,她跟大家拉關係的態度卑微到近乎殷勤。

即便如此,母熊依舊沒能在轉正的激烈競爭中勝出,公佈結果那天,她問負責帶她的前輩“為什麼不留下我?”

前輩委婉地告訴母熊:“你今後要把關注點移回自己身上,別總是想著如何去討好別人,太急功近利,反而什麼都做不好。”

xxx

看到這裡你可能會更加困惑,像公熊般堅持自己也不對,像母熊般融入圈子也不對,那到底有沒有某個兩全其美的方法,可以讓職場菜鳥安身立命?

如果你有上一段的困惑,是因為你們和水星熊一樣,都刻意的迴避了這兩個故事的關鍵點,即個人能力。

職場與校園生活最大的不同,並不是稱呼從同學換成了同事,也不是從潔白的象牙塔步入了妖氣沖天的黑森林,最關鍵的一點,是從信息交換步入到價值交換。

我們在學校時喜歡八面玲瓏的萬事通,在職場中,卻更關心這個人是否能夠按時按質地完成自己的任務。我們在學校時崇拜門門科目都拿A的學霸,在工作中卻更關注這個人是否能夠如期的幇公司貢獻營收。

你的成績能否轉化為能力,你的關係能否轉化為業績,這才是置頂重要的事。

在多數的企業中,你是誰,其實沒那麼重要,你是什麼性格,也沒那麼重要,重要的是,你是否能夠做好手頭的東西。

公熊落選的原因,不是因為他清高自傲,而是他不按規則行事,連一些規範好的配色字體,他也常常執意換成自己喜歡的風格且不聽勸,導致他經手的很多工作,還需要別人再重申一遍,且會被自我的他在一旁冷嘲熱諷。

母熊落選的原因,不是因為她八面玲瓏,而是因為她每天把太多的時間用來討好別人,自己的任務反而總是延遲,而她的延期,連鎖導致做後續環節的同事需要加班,一兩次尚可容忍,可是常常如此,誰也不願意給自己留下一個豬隊友。

水星熊跟不少職場前輩和老闆聊過對新人的期望,大多數對於性格方面的唯一要求就是:不要影響到自己的工作。

你可以沉默寡言,但是不能影響跟同事正常的工作溝通。

你可以特立獨行,但是你的成果要遵守既成的規範和規定。

你可以無微不至,但前提是有足夠的精力兼顧工作質量和人際關係。

你可以是任何一種人,衹要你能完成自己該做的事情。

作為一個團隊中的個體,如何發揮自己的實力,如何在展示自己的時候讓合作夥伴也感到愉快,如何不斷自我提昇創造更大價值,這才是職商。

和性格無關,你能做好的事情,才是你征服世界的武器。



Wednesday, August 5, 2020

100個1%,不等於100%



日本作家野口真人的《學會花錢》結合了商界和生活中的許多實例,講述了他的花錢之道,小到一杯咖啡,一節課,大到一處房產,如何明智的消費,是比節約和勤奮更重要的事。

畢竟,當勤奮無效的時候,再加倍的勤奮也衹是投向無底洞的石頭,真正出了問題的,是一個人的思維方式。

野口真人按照消費的目的,將支出分為三個錢包,分別是:

消費,投資和投機。

這三類幾乎囊括了我們每天的所有花銷,那麼在進行這三項支出的時候,常見的錯誤思維方式是什麼呢?

1)消費與時間觀

以最新Iphone上市為例,你有兩個選擇。第一,立刻就買,明天就可以使用;第二,下個月剛好有去美國出差的機會,到時候再買。如果選擇第二項,可以比第一項節省幾百元,你會如何選擇?

持有“現在時間觀”的人主張及時享樂,大概會毫不猶豫地出手買下,以便滿足即使的慾望,而持有“未來時間觀”的人則會等待更好的時機。

有趣的是,雖然這款手機的效用不會因為你的消費時間點產生任何的變化,可是即時消費帶來的快感卻會讓我們覺得立刻得到比等待之後得到的快樂多很多。

而所謂明智的消費,正是慾望,效用與時間的平衡。

如果你之前的手機丟失,或者無法使用,導致現在就“需要”一部手機,那就立刻去買,因為你不知道自己在等待的過程中錯過的某個電話,會不會帶來更多的損失。但如果你因為它新潮與時尚而“想要”,那就不妨說服自己等一等。

2)投資與折現率

折現率是《學會花錢》中強調的一個概念,大致上和通貨膨脹差不多:如果今年的基本存款年利率是2%,你現在手中的100元,到明年的今天可能衹相等於98元的購買力,并隨年份逐漸遞減。

這意味著,你小心翼翼放在銀行里的存款,在時光的作用下,即便有複利作為屏障,充其量也衹能勉強讓它不會貶值,但同時它也無法創造更多的財富。

而明智的投資,絕不僅僅意味著如何研究股市的K線圖購買股票,或者趕著房地產熱囤房出租,它還意味著,如何讓你自己昇值。

書中提到的一個有趣現象,在一般企業里,新人在成為中堅職員過程中,工資和待遇每年見漲,但在接近退休的時候,待遇開始有所下降,因為他為公司賺錢的精力正在逐漸消失。

想要保持自己的賺錢能力,不讓它在時光中打折,對自己的投資就至關重要。

別在最該投資自己的時候選擇節約。

你不為智商充值,就得為未來埋單。

3)投機與概率

假設有一種獎券,100張里有一張會中獎,這是否意味著衹要買100張獎券,就一定會中獎?

單純從數字上來看的話,這似乎是個正確的邏輯,可這並不是一個概率上可行的如意算盤。中獎率為50%的獎券,即使買兩張,中獎率也不會是100%,相反,正確的計算法是用100%減去50%與50%的乘積(兩張都不會中獎的概率),得到100%-25%=75%的結果。

按照概率的算法,即使買一百張中獎率為1%的獎券,中獎概率也是63%而已。

野口直人在書中提到:我們對概率的錯誤直覺常常會讓人對風險極大的投機產生一種莫名其妙的信心,并因此作出很多錯誤的決定。

合理消費,明智投資,剋制投機,是《學會花錢》从金融學和心理學角度給出的三個建議。

沒有人可以單靠節約致富,改變自己的思維方式,讓每一分支出都達到合理效果的最大化。

學會更好的花,才能高效的賺。

衹是一點閱讀心得,雖然有點老生常談,但最基本的道理能夠流傳於世自有其道理。

記得,你花的錢並沒有消失,它衹是以其它形式陪在你身旁。

Tuesday, August 4, 2020

那一句自己也曾説過的:金錢買不到快樂



總有部分人會以一種文藝小青年特有的誠摯又看破紅塵的説:“你要相信我,活得開心真的比一切物質都重要,千萬別像有些人,整天光顧著掙錢學習把自己逼得苦兮兮,人一輩子年輕不了幾年,賺錢有什麼用,學習有什麼用,千金難買我開心。”

金錢買不到快樂,活得開心比一切物質都重要,這是一句聽起來又有理又漂亮的話。

可是終將有那麼一天,你會發現自己連買一家心儀手機都需要去賣腎,而跟你同齡的畢業生居然有好幾十萬的存款。

你會發現自己的簡歷上空空如也,坐在面試官對面雙眼發黑什麼都不懂,而曾和你同班的某某在另一個角落侃侃而談。

你會發現自己一個月幸苦加班的工資甚至不夠付房租,衹能窩在家裡聽他們無止境的嘮叨。

你會發現當遇到需要用錢的時刻,你什麼都給不了他們,反而要他們豁出去兩張老臉到處為你奔走。而那個當年你十分看不起的“滿身銅臭味”的學霸朋友,聽了之後連牙都不咬就輕描淡寫的給你一萬元的協助。

這才是我們習慣的,那個不吝於讓人看清它無情和刻薄的世界。

當年沾沾自喜得意洋洋的覺得“活在當下的我的精神生活比所有人都富裕”的時候,它會毫不留情地揭開現實給你看,之前,你不願意花時間讓自己過上財務自主的生活,現在,你就會用大把的時間去應付自己不想要的生活。

以前自己總在想,為什麼有些人看起來那麼倖運,能夠每天都活得那麼生香有色那麼快樂,為什麼這些人就能得到上蒼的眷顧而其他人沒有?然後逐漸發現,从某種程度上説,每個人今天的開心,都是用昨天前天大前天的不開心交換來的,而且這是一場不公平的交易,你的鞭策付出,不一定能夠獲得等值的回報,但如果你從不肯勉強自己一次,卻註定要兩手空空。

活在這個世界上,祇有快樂是不夠的,一時的意氣與半刻的快樂都帶來不了長久的享受,很多時候你無法斬斷過去一切煩惱的原因,就是因為沒有足夠的財力將過往埋葬。

或許,金錢,權勢,地位真的從來都買不到快樂,但是沒有這些,卻很難做一個快樂的人。

把沾上銅臭味說成骯髒也無所謂,你對這個世界骯髒的容忍程度,就是你的行走範圍。

十八歲的時候,眼裡揉不得一點沙子,希望全世界都一絲不苟的按照烏托邦一樣進行,然後逐漸明白,生活中沒有絕對的黑白對錯,更多人,更多事,是停留在灰色地帶的無可奈何。

十八歲的時候,痛恨一切的骯髒,不公與銅臭,然後逐漸明白,任何一塊硬幣,都有正反兩面。

十八歲的時候,滿腔熱血一心屠龍,然後逐漸明白,所謂改變,祇有做好自己。

就像蔡康永說的:生活大多是問答題,偶爾是選擇題,怎麼就是有人只肯用是非題來作答。

願你活得漂亮快樂,也成為一個能耐點髒的人。

別太在意鞋底是不是一塵不染,衹要守好自己的心。

Monday, August 3, 2020

消失了的三小时



看看投資相關版塊的留言,就不難發現:口舌之爭,大概是會讓人上癮的。

水星熊曾因參加辯論隊而過著很長一段這樣的生活,和志趣相投的一幫人,享受著爭論時腦回路燃燒的電流,反駁時絞盡腦汁遣詞用字的刺激。每一天不斷激活新的腦細胞,督促自己去閱讀和思考,并把收到的一切信息內化成為自己的武器。

其實,也沒什麼不好。

直到在非洲的某一日,在網上遇到一位初識的“辯友”,爭論的是女人到底是漂亮還是聰明更重要時,熱血沸騰地討論了幾小時,打了幾千字試圖說服彼此。就在我們從女權講到道德,從宗教發展寫到社會進步的大趨勢,從人的審美觀講到社會分工。直到那個人再也不回應,自己才露出勝利的笑容,瞄一下手錶,三個小時過去了。

又過一會兒收到他的私信,問水星熊,那麼你呢,是漂亮那個還是聰明那個?當時沒有圖像的賬號還讓人以為是隻母熊,自己也沒去澄清,而是反唇相譏説:“為什麼我不能兩個都是?”

他回了一句無比誠實的話:“如果你漂亮又聰明,怎麼可能有這麼長時間跟我討論這種話題?”

自己真的無言以對,確實,漂亮又聰明的人,不是在讀書學習就是在健身美容,不是在學廚藝就是在寫商業計畫書,應該還要抽出時間來應付被她吸引的人們。

而當時水星熊的身邊,計畫讀完的新聞和年報沒來得及開始,最喜歡的一本書攤開在手邊,還是幾個小時前沒被翻過的頁碼,打開的文檔稿件還是那幾個字孤零零地躺著,好像被遺忘的孤兒慘兮兮地看著水星熊。而朋友圈里,不少人已經打卡完成了當天的閱讀,或做好的當天的健身,或聽完歌了看會兒電影和睡覺。

而水星熊還什麼都沒有幹。明明那三小時內自己沒有看韓劇,沒有看綜藝節目,沒有一遍又一遍地刷面書,明明覺得自己在做著有意義的事。

水星熊的一天尚未開始,別人便已經結束了。而自己原本的計畫,才是自己真正想要做的事情,和真正喜歡的生活。

甚至,當水星熊過了幾個月回去看,才發覺即便你將一個人說得山窮水盡啞口無言,也不代表他就會贊同你的觀點,祇不過,他還沒想好要怎麼反駁而已。

想想這樣的兩個人,為了永遠說服不了對方的觀點苦苦爭執引經据典,并沒有在爭論中學會兼容並蓄。驚奇這世界上居然還有另一面的聲音和想法,就捕抓對方字里行間的任何一點漏洞然後毫不留情地反駁回去,腦子里祇有兩個字:要贏。

要贏,要贏,要贏,像單曲般反覆播放,而過去那麼久以後甚至想不起當時自己說了什麼,對方又說了什麼。

而我們付出的其實都一樣,都是不會再回來的時間。

那三個小時之內,水星熊本來可以讀完幾份公司年報,看完那本書的結局,或者,至少可以完成那篇構思好的稿件。水星熊可以站在窗旁望一會兒風景和走過的人物百態。水星熊可以騰出手來回一句朋友在手機上的問候寒暄。水星熊可以和家裡的狗狗叼著球過來找自己,眼巴巴的求陪玩的時候起身陪它一會兒。而不是雙眼發光的坐在電腦面前,處心積慮的去說服一個根本不認識的人。

本來可以去做水星熊想要做的事,一步一步地走進自己想要的生活,而不是坐在哪,等著爭論的刺激感慢慢冷去,再後悔不已去追悼浪費掉的時光。

從那時開始,水星熊忽然不再介意別人和自己觀點的分歧,即使是吹毛求疵的批評或是不懷好意的挑撥,衹要他不用污言穢語攻擊身邊的家人和朋友,衹要不會碰觸到水星熊價值觀的底線,衹要這樣的分歧不會影響到水星熊每天的工作和生活。

忽然發現時間多出了好多,而當水星熊的生活可以慢慢按照自己想要的節奏進行時,這種成就感雖不像爭論勝利帶給你的那樣潮水般的猛烈喜悅,卻更像是股息般細水長流的篤定與溫柔。

畢竟,你也不想將自己畢生的琴藝用來教化一隻牛,畢竟,想要讓一隻牛聽懂你彈琴要花上太久的時間,日久了還會染上一身牛圈的臭氣,多不划算。

糾正一個笨蛋,讓他更好,他會討厭你;糾正一個聰明人,讓他更好,他會感激你。

水星熊知道自己不夠完美,也從來不想要做到完美。

水星熊有不完美的自由,你也有批評的自由。

水星熊尊重你指摘的權利,更尊重自己的時間。

Friday, July 31, 2020

終結星聲之直到世界的盡頭~倒數4/26



轉眼就來到八月,也是自己財政年完結前的最後一個月了。

把七月份的數據update後,看回這些年一步步攀爬上來的足跡,雖然無法在今年突破半個百萬的累積股息而留下遺憾,但相信衹是時間問題,愿今年所有的遺憾,都是明年驚喜的鋪墊。

談起回溯,續上個週六的一點自我介紹,再聊聊自己已寫過的一點往事。

水星熊一出世就伴隨著心臟有孔症,小時無憂無慮不懂是什麼,小學才開始有“和別人不太一樣”的感覺,雖然師長同學大多很照顧自己,但當時本身還是挺討厭接受不必要的特殊待遇,所以上了中學以後,狀態比較穩定也沒刻意向校方報備此事,衹希望自己引人注目的焦點,不是因為同情的目光。

自己有個嗜賭的爸爸,也因為他,水星熊經歷過不少電視上的情節,比如住家被債主潑漆或張貼欠債的圖像,大耳窿上門來威脅談判,還不起就要幫忙運毒之類,想報警也會發現黑白兩道之間的聯繫,而力量往往不會向窮人靠攏,吃虧的永遠是弱勢群體。不過,外人帶來的恐懼,始終不如親生父親向你揮刀向砍的一刻。

有過三次以為自己會死去的時候,除了上面提到的被用刀追砍,一次是預備班時和朋友到波德申露營時差點溺水,另一次則是打工時期遇過的一場車禍。三件事情發生時其實并沒有別人所說的,腦海會快速回轉播放自己的一生,更多的其實是一片空白,以及思考如何逃難而已。

當然,還有其它零碎與心碎的小故事,比如以第一種子身份參加辯論賽時,卻在第一場就被淘汰,ACCA考試成績放榜時第一次得知自己不及格時,在國外工作時同時中了骨痛熱症和瘧疾,需要躺在醫院而家人都在千里之外時,等等。

艾爾文說過一句自己大愛的話:如果事情用了最糟的樣子出現,記得,你也可以選擇用最好的自己面對。

非常同意,難熬的日子總會過去,不信你回頭看看,你都已經在不知不覺中熬過了很多苦難。而身在谷底的好處,就是你祇有一條路往上爬,事情反而簡單許多。

總有人覺得,自己輸在了起跑線,就註定一事無成。然而,你以為自己輸在了起跑線,其實是別人贏在了終點。固此,與其在意別人的背棄與不善,不如經營自己的尊嚴和美好。如果你抱怨社會沒給你什麼,那你得先問問自己回饋社會什麼了。

有時候,我們並不是不痛了,而是選擇帶著傷痛繼續生活。無論是上述提到的曾經苦難,還是今年達不成半個百萬累積股息的憾缺,我們都應該記得:釋懷不是徹底忘記,而是不經意想起時,心裡不再感到遺憾。

也許你渡過了糟糕的一天,但這並不代表你會因此渡過糟糕的一生。所以,今天想分享的歌曲是《直到世界的盡頭》,希望我們都可以帶著無可避免的傷痛勳章,走到屬於自己的世界盡頭。



這首歌取自經典動漫《灌籃高手》,當中自己最喜愛的角色,就是背號14的三井壽,雖然他不像櫻木和流川一樣佔據男主一號二號的重要角色,甚至是湘北隊里最晚才在動漫里出場的球員。但唯獨他擁有這首有詞有曲的角色專屬歌,其他的人都祇有普普通通的BGM(背景音樂)。而這首歌之後也因太受歡迎的關係,直接成了片尾曲。看著三井壽從MVP受傷放棄自我變成小混混,到被感化重回賽場,并在面對山王工業的最終戰里,一個人包攬了全隊至少三分之一的得分,就會湧起當年的那股熱血和那份感動。

愿世界上所有的不盡人意,都沒有你想的那般無能為力。


Thursday, July 30, 2020

自由背後的窒息感

曾經被公認為金童玉女的一對情侶,有一天男的紅著眼圈對女的説,對不起,我還是很愛你,可是我更愛自由,所以我們分開吧。

消息傳出來之後,一眾朋友呲之以鼻 。因為,這女孩絕對是他們見過最不黏人的女朋友,從來不會在他正忙的時候不依不饒地打電話,也很少在他跟兄弟喝酒的時候查崗,他漏接了女朋友的幾個電話,也不會因此接受傳說中“你為什麼不接電話,你到底愛不愛我,你説你跟誰在一起”的終極奪命連環問。

朋友向他打趣道:“如果跟她在一起還嫌沒自由,你就註定光棍一輩子了。”

那男的就慢慢講起了他們兩個的故事。

大學開始認識,女的聰明漂亮又伶俐,男的穩重能幹又帥氣,也真心對待彼此。兩人畢業後還一起進了一家公司打拼,從未因利益而影響彼此感情,倆人也得到同事的傾羡與祝福。

直到有一次公司週年活動的時候需要寫演講稿,負責人請他幫忙,他在忙著別的案子,就推卻道:“這種事你也知道的,我這種理科生應付不來,你還是找幾個文藝的人幫忙吧。”

那個負責人同事捶捶他肩膀,突然念出一句話:“我看見你,像是在春天開花的樹,帶著春意的欣喜和喧鬧,是愛著我的你的眼...”

他一愣,半晌才反應過來這是今年情人節的時候,他寫給她的賀卡詞。

“兄弟,蒙別人還行,在我面前別裝了啊,你有這文筆還謙虛什麼,就你來幫忙了,明天下午前把草稿給我啊。”然後就揚長而去。

這件事就像一把起子一樣打開了潘朵拉的盒子。

他慢慢發現自己似乎成了整個辦公室里最沒有隱私的人。

從最喜歡的電影到最不喜歡吃的菜,就連三天洗一次襪子的頻率也成了全公司打趣他的笑柄。生日時全部同事給他的禮物,竟然也是他衹跟她一個人說過想要的東西。

這些還是其次,偶爾他們吵嘴,沒向任何人説過的他,卻也會有同事跑來好意勸他説:“大丈夫能屈能伸,回去好好哄哄,我們也幫你説幾句好話就沒事了”

這種現象讓他感到恐懼又尷尬,好像被曝光在一個無形的監控器里,每一點小事都會被弄得眾人皆知。

而她似乎從來不能理解他的明示暗示,“那有什麼嘛,就和同事八卦一下聯絡感情。”

對於人心,唾沫和言語是比任何明槍暗箭都要鋒利的強大武器。

一點一點,讓他本來強大的愛情防線潰不成軍。

一點一點,女友的言論自由將他包裹到窒息無力。

然後他終於發現,自己依然很愛她,但是更愛自由。

前幾天,水星熊在《我愛閱讀Love Reading》的群組中,看到一個聊冷眼新書的視頻時,分享人之一的Ck Chang在聊到他的“傻瓜投資法”時,也有提及相關的概念----不要把你投資的項目/成績曝光,雖然可以理解自己有好成績時想讓世界知道的心情,不過當你開始有觀眾的時候,人性會驅使你去只表現自己最好的一面,而這種舉動很多時候會反過來傷害自己的投資。鄉下佬在幾乎停筆前,也不時提到他選擇分享投資心得但不分享投資組合的原則。

就此觀點,個人也是認同他們的見解的,能隨心所欲的自由分享戰績確實很棒,但就像他和她的愛情隱私一樣,即使我們不願意承認,擁有觀眾,或多或少還是會影響自己的情緒,而投資最重要的就是心態的獨立與擺正。

確實,隱私與自由這事,接受程度因人而異,不是想説戀愛中的人需要完全一字不提兩人之間的故事,而是説,如果有一天你很倖運的擁有愛情,請不要像個暴發戶一樣將你的愛情故事捧在手心,見到每一個人都扒拉出來急匆匆的獻寶。

會說話是修養,管住嘴是教養。

而旁觀者,如果不能保持善良,也請你保持安靜。

這樣“一言不發”的投資路,或許會讓你感到很寂寞,但希望你明白,寂寞的解藥,不是隨時有人陪伴,而是找到自己獨處也能快樂的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