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December 3, 2019

宽容 . 纵容


水星熊很幸运,有一位谈得来,工作上又不必勾心斗角的上司,而且还可以从常常到世界各地旅行的他身上,发掘到许多有趣的际遇和人性百面,从而变成了写作题材的灵感泉源。


以下是一则他比较年轻时,某次到中国旅行时的故事。


上司和一个朋友一起乘搭火车去成都旅游,为了方便出入和聊天,两人还特意多付点钱,选了两个紧挨着的下铺位置。开车不到一小时,就有位40多岁的女人跑来找他们换铺,她和家人同行,就在上司俩人隔壁的中铺和上铺位。


上司俩人一开始是拒绝的,不过耐不住那女人的纠缠不休,就妥协地建议:“好吧,我们可以换,但是你们得把铺位的差价补给我们。”


看似合情合理的条件,那女人却像被蜜蜂刺了一下般跳起来尖声道:“哎哟,你们两位年轻人怎么这样没人情味?只不过是几十块人民币的事,需要这样吗!?”


看到她的反应,上司也有点火了,就顶了回去:“是不需要,你不想付的话,不换不就好了,我们既然买了下铺,也不在乎这点钱,跟你换已经是做人情了,凭什么还要贴钱给你?”


那女人似乎被说得语塞,悻悻然地转身走开回到自己的铺位了。


在一旁目睹了事情始末的一位大叔则笑着向上司两人登起了大拇指,慷慨地用花生招待他们说:“我觉得你们做得对,对于这种爱占小便宜又欺软怕硬的人,就是不要让他们得逞。”


之后,大叔说了一句让上司铭记在心的话:“人这一辈子啊,吃点亏不怕,怕的是你的让步和牺牲,都成了滋养小人的温床。”


上司在记叙这段往事时有提到,他当时年少气盛,顶回去的时候,与其说是发自价值观的成熟争辩,其实更像是一场纯粹的意气之争,长大后回想,觉得当时被大叔夸得有点不好意思。


但水星熊认为,随着年纪的增长,其实我们更可以明白这样的道理:


不是所有的弱者都可怜,不是所有的让步都高尚,也不是所有的求助都值得被回应。


我们依然应该愿意为那些身处真正困境中的人们献出自己的锦薄之力,只是个人不愿意看到自己的好心与善意,成为对方得寸进尺的默许。


我们必需学会保护自己,学会区分真正的宽容和伪装的纵容,学会控制自己泛滥的同情心。


拒绝被别人占便宜,看似冷硬无情,有时却是维持一念善意的最好方法。


有时会觉得,人类文化中有一个很奇特的地方,好像只要放低身段,让自己看上去像个弱者,就可以明目张胆地提出要求。而真正在意公平和善意的那一方,却往往会由于“帮得了就帮”的无可奈何而选择忍气吞声,这种情况在PNG也见了很多次。


索取者不怀好意,让步者又暗含戾气,表面看似一宗成全他人之美的好人好事,却因为心不甘意不平而陷入一个看不见的恶性漩涡。


勿让纵容以宽容之名横行。

Sunday, December 1, 2019

被拯救的一刻


大学时候的Veronica离开乡下到城市上学,那时校园里的女生们流行拉直发,可是Veronica没有多余的生活费,而虚荣心让她无法安心学习。


恰好当时读书的城市里有个开杂货店的远房亲戚,Veronica就去他的店里开口借了两百块。她以为自己可以还上的,可是奈何一直攒不下钱,就一直拖着。亲戚却也从不来向Veronica讨还,她就心存侥幸,以为他不开口问就当自己赚到了。


离开这事情的一年后,Veronica毕业了,才从妹妹哪儿得知原来妈妈曾接到那位亲戚的电话,问Veronica是不是在学校有什么难处,Veronica的妈妈把这钱还上了,但从来没有问Veronica


那时妈妈既害怕Veronica的自卑心被冲撞,于是不好开口说;可是又害怕Veronica变成一个贪小便宜,耍心机的女生,将来在社会上会容易被骗吃亏。双重的担忧让妈妈很久都不曾在夜里安眠。


Veronica说那是她人生中最恨自己的时刻。


她说:“有份领悟就是那个时刻来的,即便我此生不需要向别人证明什么,可我还需要努力,是为了成为让父母他们放心的人,我想要偿还这一份曾经的辜负,仅此而已。“


出国后的某次,水星熊生过一场小病,打电话给妈妈时随口讲了出来,隔几个星期再打给她的时候,她还是忧心仲仲地问我身体康复得怎么了,要不要寄什么补品过来。那时才猛然恍悟,自己虽然鲜少发病,但还是一名心脏病患者,自出生以来到中学为止每年都被妈妈带去中央医院做定期观察,不谙国语英语的她还是艰难地四处找懂广东话或华语的路人帮忙,打听问路且听医生解说,完成了整个检查过程。


Veronica说她后来能够在社会上取得成功,全是仰赖这一份被拯救,那两百块的悔恨;水星熊在后来的人生里很多艰难时刻的忍耐,仰赖的也是这一份被拯救,小时无力的自己。


每个独自在外的孩子都是一只蝴蝶,即使轻轻地煽动一下翅膀,也会在父母的心里引起一场风暴。


无关伪装,无关虚荣。和妈妈闲聊时她偶尔也会感叹道,都是她没出息,如果年轻时候的她能多赚点钱,现在水星熊就不需要受那种远赴他乡的苦。


想想,其实自己没她说的那么惨。不错的薪水,公司包住包车还配汽油水电,心情不好就去看海做gym,过得其实比一般人写意轻松。


不过,想完后再配合她说的话,最后涌上心头的,才是心酸。


相信妈妈不是不知道水星熊拿着高薪,也不是不知道水星熊活得潇洒自由。但她在意的从不是孩子活得多么成功,而是见不得孩子受苦。


小时候摔跤,磨破了一点皮都恨不得哭个天昏地暗吸引父母注意;长大了离家,摔再狠的跟头,也要咬紧牙关强颜欢笑,说“别担心,我把自己照顾得很好”。


不过,我们並不需永远都要假装下去的。


总有一日,在一次次咬牙吞泪,一次次假装坚强后,我们学会了独立,变得更加强大,就活在了真正的从容中,把那句话从谎言变成真相。


想对妈妈说:


没再骗你了。


我把自己照顾得很好,


这次是真的。


祝你生日快乐。







Friday, November 29, 2019

'20年首季出粮记(盗用版)


转眼31/8/2020财政年度的首季就结束了,也意味着,自己在面书写作发表的日子,如无意外尚剩下九个月,珍惜剩余的时间,惜缘惜福。


基于自己的生日是落在8月尾,所以财政年度也设立在8月份,以便自己在每增长一岁的同时,可以检验自己离开财务目标还有多远的距离。


本财政年首三个月的股息如下:


Sep’19: RM 12,518.07

Oct’19: RM   9,332.01

Nov’19:RM   4,082.82


Total: RM 25,932.90


相较去年的首季:


Sep’18: RM22,022.54

Oct’18: RM  9,268.22

Nov’18:RM         1.00


Total: RM 31,291.76


首季股息薪水相比去年同期下降了17%,是近几年来首次见到的事,不过水星熊一点也不意外,诚如之前好几次提过的,去年首季有了来自于松下的一笔特别股息,比较基础过高,所以今年就相形见绌,不过心中深明一次性的特别股息并不代表自己真正的实力,没有将之纳为本身的常年股息预算内,所以不会因为首季表面数字的下降而感到挫败。


三个月前为去年度做结算时提过,今年的股息要超越去年的难度是挺大的,因为去年除了松下特别股息的事件,也还有辉哥改变派息时机,而导致自己在同一个财政年收取了两年份股息的意外,如果今年他们恢复正常的派息时机,那么就会出现“去年收了两年份的辉哥股息,今年度则完全没有来自于他们的股息“的状况,让今年要追上去年难上加难。


所以,有人问为何今年的股息目标不是干脆设立在100k而是和去年一样的98k?主要就是这理由,自己知道去年的表现混合了一定的“水分“,也了解自己的实力去到那里,所以评估以后为自己设下较实际的目标,今年如能做到平手其实就算进步了,不会强求六位数的股息。毕竟,平心而论,今年的首季其实也已经有了近26k的股息,难以差劲言之,本身已属满足。


另外,在本月的业绩潮中,组合的整体表现算是中规中矩,除了螺丝的小炸弹,其它公司的表现尚算平稳或有小惊喜,自己也进行了今年度的首次卖股操作,减持了螺丝和辉哥的股份,把资金转换到其它股息预见度比较高的公司,主要是希望可以藉此加强今年的股息薪水,它们目前依然在自己的正式组合之内,只不过不再是主力水平的投资额。


业绩+前几天股市的小调整,又开始有人向自己埋怨,当中不乏一些投资成绩向来都不错的人。面对不在自己预期中的事情时,人往往会以沮丧和恐慌去面对,他们也让水星熊想起了以前好几位非常注重学业成绩的人,他们对每一次的考试甚至每一个科目的成绩都要求很高,最极端的一次,应该是在考试中拿A等级可是离自己目标分数还差三分的人,哭成雨泪人还喃喃地说:“如果上一个不好的大学,输在起点,今后根本找不到好工作,我这辈子就完了。”


可是即使赢在起跑线上又如何呢?成绩固然可以让一个人站在睥睨众人的位置上,可是决定他能走多远的,却是他应对生活中的转捩点和障碍的方法。如何应对诱惑,如何面对挫折,如何做出选择,又如何为自己的选择负责。


水星熊见过品学兼优的青年在入职之后的第一个滑铁卢就落荒而逃;也见过学业事业都顺风顺水的女孩为了爱情毅然做了全职女友,几年之后失落地独身回来,却找不回当年的聪慧伶俐。


说这些,并不是想表达过去的成绩完全不重要,它诚然会允诺你一个不错的入口与形势,可是进去之后结果如何,靠的却是那些只有真正被生活打磨过的人才能习得的能力。


多年之后再回头看,你以为决定你一生的某一场考试或某一个投资决策,很大可能也不过只是一个转捩点而已。


从来没有任何一条线,任何一件事可以决定一个人一辈子。决定结局的,往往是你如何看待生活中的每一件事,又对其采取何种行动。这些行动产生的连锁反应,才能最终构成我们的一生,


抬脚走出去,就会有前路;


蹲在地上哭闹,便是坐地为牢;


越是输不起的人,就越是没有赢面。



加油

Thursday, November 28, 2019

一片枯叶


试着弯下腰,拿起一片枯叶遮挡眼睛,这样一来,我们眼中的天地,便只是这片枯黄。


我们或许会怀念叶片嫩绿的往昔。我们或许会在意枯叶上斑斑点点的虫迹。


左右我们的喜怒哀乐,就这样突然变成全在这小小的方寸之中。


但如果我们将那片枯叶抛在空中,那曾经困扰我们的情绪,便会像随风越飞越远的枯叶一样,从全部变成一点点,然后再变得模糊不清。


枯叶飞向空中的一瞬间,我们会发现我们曾经的全部,在天地之间也只是那么一点点而已。


其实,世间的事,总是如此。


如果我们眼中的世界太小,那么小事便会占据我们的整个世界。


我们在烦恼和执迷中走过,深陷迷局而无法自拔。


想看透,看不透;想看穿,看不穿。


我们追求烦恼的根源,以为那是解开心结最好的办法。可是,循着痛苦的来路返回,有时,寻到的是更多的困惑。


在多数的时间,解开甚至未必能及得上看清。


所以,一个人何必老是说自己被烦恼困住了?


很可能,只是我们没有去想这个世界有多大而已。


尼泊尔旅行回来后,还有两位团友留在当地多一点时间做志愿者,到偏僻的乡下,和来自于其它国家的志愿者一起在当地提供物资,做老师,做厨师,和孩童们一起学习玩乐。


从她们传过来的,当志愿工生活的视频中,可以看到,幸福真的可以很简单,从他们身上就可以体会到,把眼光放大一些去瞭望世界,郁闷心情的根源,即使处于无法被解决的尴尬期,情绪也会豁然开朗。



别让一片枯叶成了你的整个世界。



Tuesday, November 26, 2019

曾经的战友



在某群组看到的趣图,有水星熊喜欢的狗狗,借分享。

无独有偶,上个月在大马和一位透过投资认识的朋友见面时,他也感叹到,之前,刚去上完一个投资课程后,和一群学员互相结识,还建立起聊天群组,以便分享资讯,彼此打气。

短短的一年内,大家就渐行渐远,从一开始的热情洋溢,到之后的沉默寡言,再后来,甚至连导师的发表也不再关心追踪,一帮曾经炽热的心,就此曲终人散。

水星熊想,这并非只是个案,而是不断在发生的常事。

1911年9月,两支南极考察队同时到达南极圈附近,准备向南极点出发,一个是挪威的阿蒙森团队,另一个是英国的史考特团队。

阿蒙森团队一共只有五个人,而史考特的团队里有十七人之多,虽说人多好办事,可是最先到达极点并顺利返回的,却是阿蒙森团队。

史考特一行人不仅比阿蒙森晚了一个月才到达极点,在返程的过程中又遭遇了暴风雪,最终无人生还。

后世的研究者们,研究了史考特遗留的手稿和阿蒙森的访谈,发现了一个很不起眼的差异:

阿蒙森团队的五个人,平均每人携带三噸物资,包括雪橇和雪橇狗,无论当天天气如何,每天都有向前进行30公里,然后就扎起帐篷开始休息。

史考特团队却正好相反,为了轻装上阵,他们每人携带的物质只有一噸,天气好的时候,每天前进40-60公里,天气不好的时候就睡在帐篷里,诅咒恶劣的天气和糟糕的运气。

然而,就是这样不起眼的小细节,决定了两个队伍的命运。

南极圈天气变化莫测,每天无论如何都要前进30公里,缩短的其实不仅仅是路程 还有人心中对于极端天气的倦怠与畏懼。

而在零下40多度的冰天雪地里,回程比去路更加凶险,留下足够的补给和热源,便是给自己留下了生存的希望。

股市存在的多变陷阱,并不逊色于南极变幻莫测的天气; 人心对股市的怠惰与畏惧,亦未必亚于对南极峻险的敬畏。

水星熊想,没有谁是能靠着一腔热血和一时侥幸走向终点的,更多可见的成功,与其说靠的是激情和运气,不如说靠的是合理的计划和持久的坚持,即使在靠近辉煌的同时,也给自己留下退路。

自己很喜欢村上春树那种,每天写五千字然后出去长跑的规律生活方式,有着一种清洁自律的美感。

以前的自己,原本以为才华是一个门槛,后来懂事一点,觉得勤奋是一个门槛,再往后,当知道了自己既没有才华又不勤奋的时候,才发觉时间也是一个门槛。

一件事,当你坚持了足够久的时间之后,总会有所得,这种所得不一定是名与利,而在于你知道了自己所能成就的,也知道了自己的本分与局限。

对于朋友在投资路失散的战友,对于图中落寞的狗狗,自己也没有安慰的话可写。生活就是这样,某天,你会无端想起一个人,他曾让你对明天有所期许,却完全没有出现在你的明天里,这是常有的事。

即便如此,相较为了显得合群,害怕孤独,而配合大队做个庸碌的打工仔;个人还是会更愿意选择单身只影,孤军作战,而配合自己做个能提早财务自主的打工熊。


Sunday, November 24, 2019

费力的友谊


十多年前,刚踏足股市世界时,对股息一词还很陌生的水星熊,有幸读到口木兄的部落格,因而和股息结下了长年的因缘。也可以说,没有他的文字,此时的你们也可能不会读到水星熊的文字。


他写的《出粮记》系列,让水星熊感触良多,此后自己也班门弄斧地模仿他写了《出粮记-盗用版》系列,希望可以把当年初次接触到他文字时的那份感动,传递给下一个有缘人。


现在的他虽然鲜少提笔露面,不过他还是此专页的另一位写手,目前每个星期日的夫妻/父子私房密语系列也为这枯燥的小空间增添了不少轻松的笑意,所以,想为在今天又变老一岁的他,献上自己的祝福。感恩这段一直以来都让自己轻松维系的友情。


回国时听到一位朋友Carol提到的另一段友谊,更让自己珍惜和口木兄的情缘。


她是Carol中学时最好的朋友,大学时因各种因由只能和进了名校的Carol分道扬镳,去了另一个城市的大学,毕业分别的时候,她还抹着泪跟Carol说要每天保持联系。


上大学后,无论Carol多忙,都会抽时间打电话给她,聊上课的疲累,餐厅的饭菜味道,和学长的关系等等,她们亲密得好像依然在同一所城市,同一所学校一起生活一般。


可是逐渐,她们可聊的东西越来越少,每当Carol兴冲冲地提起学校某个很好玩的社团活动时,都会换来她的一生哀叹:“你在名校就是好,不像我,在这个要什么没什么的学校,跟一群不上进的学渣为伍…..


次以后,Carol在生活中的精彩,就不敢再对她提起,而她们的对话,也总以她的自艾自怜结束。如果Carol忙得没接她的电话,更会面对她发简讯来的指责道:“我就知道你变了,你也看不起我…..”。随后,她们的聊天对Carol而言更像是一个不得不完成的任务。


她找Carol帮她买书,Carol自付邮费次日就寄去,换不来一句感谢,而是她的抱怨:“你为什么不寄快邮?“


她找Carol帮她联系兼职,Carol拜托了好几个人才从一个学姐哪儿找到了一份合适的工作,而她却是打电话来质问Carol:“一个小时才那几块钱,够做什么?“


Carol介绍和她同地方生活的朋友给她,换回来的是她凉凉的嘲讽:“原来你身边已经有了新朋友,自然看不上我了。“


后来终于因为一件小事,在她赌气说要跟Carol绝交的时候,Carol有一点点痛苦的同时,却又感到一阵奇妙的轻松。


其实Carol也心知肚明,她们这段友谊早已不复默契,千疮百孔,不过是靠容忍死撑。


Carol最后道:“撑得太苦太累,连失败都是一种轻松。“


个人觉得,背负很难,而舍弃更难。


由于沉没成本的存在,人会本能地过分看重那些自己为之付出的东西,将一点点的甜紧握在手心,单枪匹马苦苦抵抗生活中所有的苦,这点,在投资世界也绝不罕见。


我们本不必这样做的。


以前水星熊总认为,成长就是把越来越多的东西扛起来放在肩上,但其实不是。


它更像是一个学会放下的过程,学会识别那些裹着糖衣,却在消耗着我们的心力和体力的黑洞,然后咬紧牙关,将之舍弃。


要靠容忍死撑的友谊,要靠单方面付出维系的爱情,要靠意志力才能啃完的枯燥名著,莫不如是。


当断则断,何必死撑。


所以,除了生日的口木兄,也藉此感恩所有让水星熊能够在远距离外,依然轻松维系的友情,以及即使自己很少回复,还是会不时留言鼓励提点的读者,让自己可以没压力地专注于提笔涂鸦。


记得,若一段感情或投资决策错了,有时,停下来本身就已经是前进。


Wednesday, November 20, 2019

40期的蜗牛小感


转眼来到了年尾,距离水星熊上次检视房贷的发表也过了接近一年,这个月恰好为蜗居缴付第40期的贷款,加上回大马期间终于搞定了无法上网查询房贷余额的问题,就趁机检查一下迄今为止的进度。


如部分读者所知,相比起一般的大马人,自己在买屋子方面属于“稍晚熟派”,近34岁才买了自住房,正式做个背壳的蜗牛,而在那之前存下的闲钱,基本上都用于构建自己的现金流,导致自己成为了一位“高龄产夫”。


而自身对财务自主的定义之一,就是至少持有一间没有房贷负担的自住房,因为自己不想在往后失去工作收入,依靠被动收入去生活时,依然需要为这份基本的必需品而持续流出现金。


在近年来,在股息收入变得比较能自给自足,能有效的自行滚大雪球后,加上为自己设下的财务自主时限慢慢靠拢,所以解决房贷也成了当下的自己核心的理财目标之一。


自己检视的方程式也很简单,目前剩余的房贷数目为X,假设在今天以同样的利率和同样的每月还款额去申请X数目的贷款,剩余的应还款年份还有多少,就这样而已。


看回今年年初时的旧文,当时完成第30期房贷时,自己在计算后还有约21年的供期需要应付,来到这个月,又缴付了另10期的房贷后,剩余的还款期还有约16年。


简单而言,水星熊在过去十个月的时间,推进了5年的房贷进度,这对自己而言是莫大的鼓舞,也振奋了自己对达到财务自主的信心。


不单看今年,而看整体,水星熊的房贷期本来是35年,供了40个月或大概3年半后,目前本该剩下31~32年的供期,不过自己利用这3年半的时间,把还款期拉到剩下16年,相等于还了54%或一半以上的债务,以目前的步调要在剩下的3年时间还完剩下的16年或46%欠款,可能性是存在的。


更重要的是,在加速偿还房贷的这段期间,股息收入还是可以有了50%以上的成长,在顾及债务之余也不忘被动收入的建立,同时也还可以兼顾到每年至少一次出国旅行的目标,买到了PS4(?!),做到平衡生活的理想,这才是自己感到最欣慰的地方。


怎么做到的?相比起2018年经历的两次房贷利率上调,在2019年自己的利率反过来往下调了一次,对今年的成果多少有点助益,不过,最关键的,个人认为还是理财时坚守的纪律,把预算分配好后,付诸于行,而非把伟大的计划止步于嘴边。


每次写理财时,总有人会向水星熊提说,钱不是一切,爱才是最终依归。自己从不认为钱就是一个人的所有,也从不否认爱的重要性,也不想大家忘却理财的初心是为了过上更好的生活,而不是成为一个只能为数字兴奋的守财奴,但容许水星熊分享关于一个女强人的小故事。


她和同居男友两人都属于从底层出身,努力打拼的高薪族,两人也恩爱非常,来到谈婚论嫁地步。年少气盛的她在一次对公司决策不满的情况下选择另谋高就,找了一份收入远不如前但离家近且轻松,可以每天准时回家煮饭的工作,一心想做个关爱男友的小女人,男友对她这决定不置可否但她一意孤行,而男友最终也没有给她太多的耐心,一年不到就提出分手,男友分手时提到:“你我都是农村家庭出来的孩子,父母没有保险,家中又有老屋待修,当初跟你在一起是觉得你聪明上进,我们两个结合承担得起家庭负担,但你现在的工作和收入都不稳定,我冒不起这个险。”


她大哭了一场,哭过之后,她收拾好行李搬了出去。她辞掉了那份轻松的工作,重新回到高强度的公司,再苦再累也丝毫没有离职的念头,几年以后,已有所成,买到了房子,把父母接过来共住。此时的她回顾这段感情时说:“当时没有家庭可以倚仗,没有男友可以依靠,像是孤身一人漂在海上,工作是唯一可握紧的那块木头。而银行户口里的积蓄,也是唯一不会背叛她的东西。”


她苦笑继续道“其实我並不怪他。他从未骗我,也不曾拖延耽搁,换我们的立场易地而处,我也未必就能撑下去。只是好恨那时傻瓜似的自己,在最该好好赚钱的年龄,想把自己托付给爱情。”


本以为有情饮水饱,原来是贫贱百事哀。


听到她的故事后,不禁在想,这世上最能带来安全感的,或许就是赚钱的能力,其次才是钱。


水星熊相信每个人的一生中,都一定会存在无论你贫富美丑都会爱你,支援你的亲人,爱人或友人,可是对大多数人来说,爱与友谊都是有条件的,他们不仅要求经济实力和个性的相配,也需要旗鼓相当的眼界,心智,认知和资源。


到了某个年纪之后,甚至健康都要用钱来交换,那些我们曾经最不在意的东西,却能很戏剧化地左右我们的人生。


所以,有时一些二十岁出头,刚出社会的年轻人在找水星熊聊完一些暧昧情感后,自己多少还是会略显啰嗦地多讲一句:“爱归爱,也记得要好好工作赚钱,做个可依靠的自己。“


相熟的朋友有时会对我打趣说,你应该属于励志型博客,怎么可以老是表现得这么市侩庸俗呢?鼓励他们像电影里的主角一样“尽情去爱,哪怕一无所有。“不是更好吗?


是啊,爱的时候,谁不想一身轻松,两眼无尘?可是一无所有之后呢?谁又会为你的人生负责?


每个人都会有幡然醒悟,明白赚钱能力有多重要的时刻,就像自己在出国前,被现实打脸时的一刻。


而水星熊希望能够透过自己的理财故事,让这个醒悟时刻对你来说能够来得早一些,能够温柔缓和一点,能让你在尚未尝尽人情冷暖之前便能明白这个道理,从而过上比昨天更好的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