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January 21, 2020

等待行李



后天就会乘搭今年的第一次航班,想起了几乎每次飞行都会碰到的程序----等待行李。


曾读过一则相关但自己没刻意去辩证过真伪的故事:有一名工程师,他专门从事航空公司的工作流程优化工作。某日,他注意到一个问题,一些航班,其行李传送带距离抵达口很近,而有些传送带则距离抵达口很远,相当参差不一。


于是,这个称职的工程师决定优化行李传送带的设计和航班的安排,让每趟航班上的行李可以被运送到距离这架飞机停泊地点最靠近的传送带上。


在这一优化方案实施之前,乘客下飞机后要走很长一段路,他们的行李经常会在传送带上被放很久。实施新方案之后,人们不需要走多远就可以到达传送带旁,在哪里等待领取他们的行李。


不过,让航空公司万万没有想到的是,旅客们普遍讨厌这个新方案,因为他们不得不把时间花费在原地不动的等待上,有些人在等待期间还会胡思乱想,怀疑自己的行李可能丢了。这种无所事事的状态让乘客们很不满,于是他们开始投诉,最终航空公司放弃了这个对乘客其实更方便和省力的方案。


姑且不论故事真伪,毕竟现代机场的行李传送带,通常集中在一个区域,只视乎飞机的停泊处有多远。从故事中,值得玩味的心理是:为什么人们宁愿浪费时间在奔波走动中,而不愿意省事地迅速来到传送带旁,然后静静地等待呢?


答案是:在徒劳的等待中,人们会有失去掌控力的感觉。


曾看过一个研究发现提到,如果一名足球守门员待在中路不动,扑住点球的概率为33%,扑向左右两侧的概率分别只有14.2%12.6%。但,事实上守门员守在中路不动的机率极低,其原因就是守门员如果等在原地不动,认为球会直直打向中路被拦截,那他看起来就像个白痴,而飞起身来扑向一侧则让人觉得他更有掌控力,即使,这有违数据的机率说明。


掌控力是人类的基本欲望,徒劳的等待会容易让人感到绝望;相反,无论做一点什么都会让人感觉好一点。就像我们在寻找停车位时,普遍不愿意待在一个地方等空位,而是喜欢毫无目的地四处转悠寻找空位。


行为经济学家Dan Ariely说过:“与采取行动相比,无所事事地原地等待更让人心烦意乱。我们无所事事地等待的时候,时间会过得很慢,耐心会渐渐消失。”


明白人性这一层的特点后,就不难理解,为何在投资领域,我们常常可以见到抢进杀出的股市过动儿,而鲜少碰到可以目睹股价波动还心如止水的投资者。


或许,若真的抵受不住原始的欲望,一定要做点什么的话,我们可以把掌控力转移到对公司作出更深入的研究,将时间花在了解公司之上,藉此提升自己对其投资的信心,而不是把对掌控力的欲望,体现在单纯的买卖操作之中,不知不觉陷入了投机博弈的陷阱漩涡还不自知。


来到投资乃至做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脾气。也都有需要和人的本性对抗的时刻。


要明白:把脾气拿出来,那叫本能;把脾气压回去,才叫本事。





Friday, January 17, 2020

商家对消费者的两种爱

和一群人聚会时,我们经常能遇见这样的场景:大家一起计划着接下来玩什么或吃什么好。这时候,最可怕的就是传来几句“我都行”,“随便”,“cin cai”。我们迫切需要一个懂得玩,懂得吃的人来拍板说:“去这里,吃那个,就最好”

这种人在做的事,被部分专家称为“父爱型”逻辑,就是站在更高的位置,知道什么更好,然后“简单粗暴”地告诉周边的人:“听我的准没错”,而不是一味询问对方的需求。

它的对立面,就是“母爱型”的逻辑:你想要什么,我给你更多。

提起父爱型的逻辑,就容易让人想起苹果公司的联合创始人之一-----乔布斯。他说过一句大家应该都耳熟能详的话:“消费者并不知道自己需要什么,直到我们拿出自己的产品,他们就发现,'这就是我要的东西'。”

而母爱型产品的典型代表,就是各种大数据的资讯网站。它根据算法和对用户行为数据的分析,越来越“懂”你。想看娱乐八卦?给你。想看理财视频?给你。想看心灵鸡汤?也给你,并且给你更多。

有人说,最好的服务,是带你去你不知道的地方,也就是更高视角的父爱型逻辑。

在某种食品面世前,消费者不会知道自己想吃这种食品。在某款游戏被熟知前,消费者也不知道自己喜欢玩这款游戏。一旦这些东西火了,就会有一大批母爱型的公司出现,他们把店开到离你更近的地方,制造那些看起来是你想要的东西。

这是不同的姿态,一个是“教育”,另一个是“迎合”。

想说的是,它们都算是合理的生存之道。它们不同的,不是最终产品看起来的样子,而是经营逻辑。而这也决定了,它们生存的土壤在哪里,生命力有多久。

作为一名投资者亦然,你是父爱型还是母爱型?

父爱型的人,前期幸苦地创作研究,后期心情轻松自信地等待开花结果。

母爱型的人,前期轻松地跟随大队,后期心情坎坷幸苦地等待命运揭盅。

两类型都有各自辛苦和轻松的时候。父爱与母爱型的投资者或许最终都买入同一只股,但经营投资组合的理念不同,造就了两者在时机掌握和心态操控的决定性差异。

最后,想弱弱地说一句,如果能找到像乔布斯这类霸气型的sugar daddy,其实水星熊也不介意做一只母爱型的熊的 😜



Tuesday, January 14, 2020

为何没人爱我

偶尔会觉得,这世界对女生是很刻薄的,而更可悲的是,这种刻薄有时还来自于女人本身。


朋友去看一个女企业家的演讲,听她讲述自己从白手起家到身家上千万,步步走来的经历。场内不时掌声雷动,朋友身旁坐着两个大学生模样的年轻女孩也不断发出“她好厉害啊”的惊叹。在她们不懂第几次的感慨后,前方位置的一个女人忽然转头说了一句:“她都三十多岁了还没结婚,有什么了不起的?”


而更让朋友惊讶的是,那两位一直面带崇拜的年轻女孩当场掏出手机八卦完这位女企业家的情感史后,居然真的有些失望地说:“真的是呀,她居然都还没有男朋友。”那种嘲弄又轻蔑的口吻,像是发现了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不禁觉得,这个世界对于女性的弔诡之处也在于此。一方面,它不断地鼓励女人要向上要优秀,要闯出自己的一片天地;而另一方面,它却依旧在那个老旧而无形的标准来评价女性:一个女人成功与否,并不在于她有多优秀生活有多充实,而是看她的身边是否有一个男人。


这或许就是外头那林林总总的小说电影故事里的女郎,无论多聪慧亮丽努力上进,最终都会把“嫁给一个好男人”当成人生的终极追求和最后归宿的理由。


自己也偶尔会收到类似的来信或内容:自己已经变得比以前优秀很多了,上得厅堂下得厨房,减了十公斤的赘肉还有了读书学习的习惯,但就是迟迟遇不到心上人,明明已经很努力了,不知道到底错在了哪里,为何没人爱我?


可是,亲爱的女孩,你一路跌跌撞撞,那么幸苦地爬上山顶,真的只为了找那个人而已吗?


沿途的晨雾和夕阳,同行过的伙伴,大笑过的朋友,本身就已是对你优秀的奖赏。更重要的是,它让你知道爱情的可贵,因而才舍不得将自己委身于近似爱情的占有,控制和欺哄。


个人觉得,对一个人来说,最可怕的不是没人爱,而是被一个幼稚到自私的人爱着,自己还毫不自知,心甘情愿地让自己的一生为这个人的自恋而陪葬。


水星熊身边优秀的女生,她们并没有很频繁地恋爱,她们懂得分寸和距离,分得出扶持或阻碍,陪伴或占有。


因为有资格挑选,所以不强迫自己迁就。


与年龄无关,也无碍外界的议论,只关乎心境,只在乎生活。优质的生活本身就是对优秀的奖赏。


听到朋友的经历,水星熊也不禁想起,几年前自己去参加理财偶像----艾尔文首次到大马的分享会,签名时间自己和其他认出水星熊的读者在聊天时,口木兄和另一个同行的朋友也无意中听到台下有两个人在对水星熊窃窃私语道:“cheh,他的专页都没有提供tips的。”,“他还是单身吧?”记得当下的反应,我们都笑了起来,世上爱评头论足的人真的很多,也在乎不完。


正如那位女企业家的演讲之后,朋友对旁边那两位年轻姑娘讲的那句话:“她就算单身一辈子,也能过得比你好。”


自己也深有同感。


Sunday, January 12, 2020

偏离正轨




读者问起蔡康永的书,自己迄今读过的著作其实只有这三本,其余的是一些散文,语录或者他在节目里留下的精彩段落。不过图内三本书都是值得推荐的。

曾有人提过,这里越来越不像投资理财专页,内容似乎背离了理财的初衷,否则应该只推介或写写像是《选股必胜法》,《存钱36个秘诀》之类名称的书以及内容。

个人觉得,理财投资除了对硬数字的判断与管理,更重要的,是对软心法的理解与操控。而投资理财书籍或文章并不是习得与掌握这些能力的唯一管道。

所以,很多时候自己的分享看似和金钱扯不上关系,只不过每个人对文章的感悟和视角都不同。我个人主张提供思考空间给读者而非强逼他人接受自己的观点,所以,如何渗透和运用,还得看你自己。

读过Randy Pausch教授在《人生的最后一堂课》演讲里回忆过的一则相关小故事:

有一次上橄榄球课,老师却是空着手来的,没有带球。

学生们问:“老师,没有球怎么上课呀?”

老师反问:“橄榄球上一共有几个人?”

学生回答:“每队十一个人,一共二十二个人。”

老师又问:“在比赛的任何一个时刻,有几个人可以触碰到球?”

学生们说:“只有一个人。”

老师说:“好的,那我们今天就开始学习其他二十一个人要做的事情。”

同理,无论是橄榄球或理财,在学习花俏的技巧前,我们需要把两者最基本的东西,即分别是体力与心力搞定,否则后面的事情都不会发生。

当你看过了数十上百本的理财投资书籍后,突然觉得自己的口味变换了,更想捧起其他领域的书籍来理解金钱,是否就意味着自己偏离了正道?

借用蔡康永说过的一段话:以前爱看的节目,现在不爱看了;以前崇拜的偶像,现在不崇拜了,这都可能值得高兴,因为可能表示你人生迈向了新阶段。曾经迷倒你的,那些人的魅力或智慧,都只是你人生的阶梯,你一旦踩过它而往上,回头看时,你会诧异那阶梯即不亮眼,也不崇高了。请别为此而感伤,因为你已越过它。

故此,无需被固有的框架限制了思维的想象,亦無需为走出框架的自己感到不安与忧伤。

可能,你不过是学会了,“先处理心情,再处理事情”的做法而已。


Wednesday, January 8, 2020

打工族面对经济危机预言时


开始前,想先声明,其实水星熊对经济知之甚少,勉强称得上是一点优势的,仅是过去十数年的上网时间中,见过无数次关于经济走势的争论。而网上的经济学家们,也确实成功在过去预测了几十甚至上百次的各类经济危机,然而,那是预测了多少次后才有的成功次数,其成功概率多少,就见仁见智了。


所以,如果你因为看到各种经济危机即将到来的分析分章而感到恐慌的话,个人的建议是,多看几篇,多看几年,然后,你就适应了。


“狼来了”这种故事之所以能讲下去,原因是它总有办法让你相信这一次狼是真的来了。为了达到这个目的,需要每次给狼化一个新妆容。如果你记忆力还行的话,应该记得这些说法和名词:通胀,通缩,货币贬值,货币超发,内需不振,地产泡沫,金融泡沫,股市泡沫,银行坏账过高,基尼系数过大,种植业全面崩溃等等….也应该记得相关的各类佐证:失业率飙升,工业用电量下降,工厂开工不足,出口额同比下降,消费指数低迷不振,外汇储备创新低,楼市空置率达到新高等等….


如果你能够熟练使用以上概念和词语,你也可以在半小时之内写出一篇让读者对经济形势感到焦虑的文章。然后,你就会爱上这种备受注目和尊重的感觉,忍不住继续这样创作下去。因为你明白到人们喜欢听“狼来了“的故事,只要坚持这么讲下去,你永远也不会缺乏听众。


在水星熊看来,事情的本质是:经过了数十年的经济发展,民间财富累积到了一定程度,打工族里出现了“有点资产阶级“。有点资产阶级的意思是:有车子,但是要卖了手头的车换一辆更好的,舍不得;有房子,但要卖掉之后在原地附近买一套更大的,买不起;有孩子,但是想生第二胎就很伤脑筋,因为请保姆的费用已经超过夫妻双方其中一方的工资。


“有点资产阶级“比上不足比下有余,亦不敢积极投资,所以,内心感觉继续向上走一步已经希望渺茫,今生最大的心愿是维持此刻的生活水准,不要下降。当一个人觉得生活只能维持,而没有继续向上的可能,要让他爱上此时此刻,最简单的方法莫过于听“狼来了“的故事。每一次听到警报声,就会对目前的生活产生一种极为超值的感受。一种”当获取已经变得不再可能时,尚未失去就是人生最大的幸福“的心理。


当打工族因为经济形势而感到恐慌的时候,也请麻烦扭头看一下后半身,看看自己有没有脱光了裤子,在等着经济预言大师往你的屁股滴蜡和鞭笞。古人说“知行合一“,但是在现代社会里,贩卖知识已经变成了一种职业,”知“和”行“未必合一,甚至是相悖的。比如,当一些预言家靠演讲,讲座或封闭的座谈会,言之凿凿地说房价必然下跌时,他们赖以维生的经济来源却还是房产广告的投放,房子还是买了一间又一间,不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吗?再者,也别忘了,目前的价格是第N次预言房市要崩盘之后达到的新高度。



至少,在过去十几年间,自己身边理性派的企业家或投资家朋友经历经济下行时刻,他们之中多数是采取了在明天继续下注的方式,继续生产,继续投资。其中亦有一小部分选择了离场,保有现金。两类人都有存活下去的例子。


对于打工族,尤其是“有点资产阶级“来说,面临的问题也是类似的。个人并不否认在经济前景未明的情况下,重新配置资产以抵御风险是一个明智的选择。但是,个人怀疑这些手段如果真的遭遇经济崩盘,能够在多大程度上减少对个人生活的冲击?又在多大程度上会变成别人的新赢利点?毕竟,一部分人的危,正是另一部分人的机。



对此,自己也没有答案。

其实本文不是想要大家过度正面,忽略隐忧地去面对一切,而是想说,市场中,与其说悲观者和乐观者何者居多,不如承认,心理受操纵的跟风者是最多的。
水星熊只知道一点:长期处于焦虑和烦恼之中,经济危机最终未必如预言般到来,但是你的生活肯定会被毁掉。既然我们不可避免地要寄居在这一具肉身里,要用这具肉身去感受世界,享受生活,那么,水星熊认为最安全的投资,莫过于投资在自己身上。对自己好一点,让自己过得舒心一点,然后,努力让自己游得快一点。


说到底,经济变化并不是无差别击杀的瘟疫,你只需要比一部分人跑得快点,就够了。






Tuesday, January 7, 2020

强弱的对调

昨天发布Ivy的故事后,收到另一位读者的分享。

她和老妈争执时,妈妈很常以“我们不都是这样长大的,还不是好好的”来回应她。某天吵完后,她问了老妈一句:“你到底能不能让我幸福?”后,老妈破天荒的没有拿出平时的这句话来顶她,而是沉默了一会儿,说:“妈不知道。”之后她含泪以一堆心理层面的道理完成了疾风暴雨般的控诉,第二天就匆匆收拾了东西离家回到工作的城市上班。

之后,老妈给她发了个讯息:“你那天说的那些心理学的书,能不能下载一份给我?”,那时她才醒悟和理解了妈妈立场上的“不知道”。对啊,妈妈在她的这个年纪时,又哪有心理学可以读呢?

水星熊想,就一般家庭而言,他们那一代人,小时候穷,少年时乱,中年时赶上时代剧变,到了老年,又被淹没在了资讯的洪流里。这样的时代烙印,或多或少被刻在了他们的身上,成为那些并不那么可爱的特征。

比如说,对权威的狂热迷恋。

比如说,对体制的盲目推崇。

比如说,对新知的排斥鄙夷。

比如说,坚信着“到了年纪就应该结婚”或“棍棒之下出孝子”的理论。

但,他们或许也不想成为那样的人。他们只是不知道,生活还可以有另外的可能。

过去,父母和我们之间强者和弱者分明的立场,现在,位置早已偷偷地做了对调。我们拥有更好的教育条件,能轻易接触到最新的科技和最权威的观点。我们不像他们那一代人,只能靠着老一辈口口相传下来的理念生活。

个人认为,妥协有两种,一种是弱者对强者的让步,一种是强者给弱者的温柔。

以前水星熊总是不理解父母对某些事情的立场观点,其实,有一些到现在依然不理解。

而他们,或许也很难理解水星熊。

理解不了水星熊为什么选择投资“高风险”的股票而不是稳定的定存或房产,理解不了为何水星熊只想谈恋爱不想结婚,理解不了水星熊为何要出国工作,理解不了水星熊喜欢但对他们而言却很陌生的会计学和心理学。

可是,那又有什么关系?

他们不是水星熊理想中的父母,水星熊也不是他们心中完美的小孩。

这世界,也不是一定要“非常幸福”才够圆满呀。

各自安好,彼此不负。就已经是很好的人生了。



Monday, January 6, 2020

那一句谎言


改编来自读者来信的故事,水星熊不懂该如何安慰你,不过希望本文能让你的心情得到抒发。


自小,Ivy就觉得妈妈有句很恐怖的话:“你老实跟我说,我不会生气的。”


为了让她说出实话,妈妈总是先动之以情,晓之以理,然后心平气和,和颜悦色地对她说出这句谎言。


比如,小学时,每当Ivy考试考差了,坎坷不安回到家,脸色已经暴露出真相,妈妈还会故作和悦地说:“你老实跟我说,到底考得怎样,我不会生气的。”不过,当妈妈接过考卷后,一行行看下去时,脸色会越来越难看的骂起来:“这几个简单的问题怎么都不会做!?”


挨骂时,如果Ivy反问她:“你不是答应不生气吗?”就会被如愤怒的子弹反击一样,被妈妈理
直气壮地吼道:“没错!我答应不生你的起!我是生我自己的气!”


年纪大一些,上中学时,好奇又焦虑的妈妈总能感觉到Ivy的心事,希望掌握更多情况的妈妈就会旁敲侧击地问:“你老实跟我说,你是不是喜欢上了你们班的某某,我不生气,不会骂你的。“


Ivy和盘托出内心的小秘密时,妈妈听着听着,最后还是会不可遏制地爆发:“你才多大?就想着爱谁恨谁的?!“Ivy再次忘了,妈妈的那句话总是谎言,多半不算数的。


Ivy长大独立了,不常回家,每当过节过日回到家时,妈妈看着她空荡荡的身旁,就会向她叹气道:“跟你差不多大的,都做爸妈了,你怎么一点都不着急?到底为什么还没有对象?你老实跟我说,我不生气,不会怪你。”


Ivy解释了一堆,可很显然,妈妈都听不进去,还是生了气,她想要的结果其实只有一个:把另一半给带回来。


从小到大,妈妈的“你老实跟我说”这句话如影随形,个人觉得,不是妈妈对Ivy总不信任,心境上,就像放风筝,既希望它飞得更高,又总是担心它断线。


最近的一次听到这句话时,Ivy的妈妈老了,Ivy陪着她从医院走出来,不懂英文的妈妈瞅着诊断书,叹了一口气平静地问:“你老实跟我说,我的病是不是治不好了?你放心,知道真相后我也不会倒下,能受得了的。”


之前Ivy每次都以实话应付妈妈的谎话,结果每次都中骂。唯独这次,Ivy没有对妈妈说实话,选择了以谎言来对抗谎言。虽然,她明知道谎言并不能留住妈妈,但她还是多么希望因此而让妈妈那句“你老实跟我说……我不会倒下,受得了的”,变成不再是一句谎言,即使,只有那么一次也好。


好不容易,Ivy才来到了小时候曾最羡慕的年纪,可却没有了母亲。


对在读着本文的你,水星熊想借Ivy的故事表达的是,你的父母也是凡人,一生人中可能也只有一次或寥寥几次当父母的体验。他们并不特别,一样会孤单,一样会害怕,一样会痛心,一样会哭泣。他们只是,不知道该如何去爱你,去懂你而已。可你,又懂他们了吗?你是否知道当18岁离家以后,家以及父母对你的概念就要质变了,不再是无时无刻能躲避的港湾,少了屋檐的外头世界,你得一个人走。


然后,有一日,在你遭逢苦难跌落谷底时,你仍需对着电话那头说:“妈,我很好。”


然后,有一日,你发现妈妈偷偷染黑头发,爸爸也有搬不动的东西时,你却只能忍着,将酸涩给吞下肚。


然后,有一日,没有然后了,没有家可以回了。


你的父母,是会老的,用远比你长大更惊人的速度老去,趁还有机会时抱抱他们吧,尤其农历新年来即。


父母在,人生尚有来处;父母去,人生只剩归途。

Ivy,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