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March 27, 2020

終結星聲之Bleeding Love~倒數22/26

“休假”期間感覺比平時更忙,提筆的動力也有所減少,恰好收到了幾個通告,本周的倒數就用比較隨心的方式簡單記錄就好。

~其一的通告是由咖啡機所發出,大致上是因海外業務受到疫情的影響,預計2020财年以美元計的營業額將出現低雙位數的跌幅。雖然內容本身並非好消息,今年才剛過了第一季就表明全年的業績會不理想,不過,反過來思考,這也是個人欣賞管理層的地方---坦誠和透明。咖啡機的管理層向來屬於默默耕耘型,也是樂於透過派發股息和小股東分享成果型,此次咖啡機預先提醒小股東做好心理准备的坦然做法,實際上是增添了水星熊對其管理層素質的信心。當然,將心比心,作為散戶的我們完全沒有義務非要和公司一起渡過寒冬,所以因這次的通告而選擇賣出的投資者也無可厚非,然而,在這段艱難期,除了特定領域,相信因疫情而導致的各種限制与關閉肯定會對大多行業的業績造成負面影響,業績下降是大家心知肚明的事情,所以個人看的是這段期間管理層對困境的的態度与能力,以及它們是否有扎實的財務基礎与現金去渡過難關,在咖啡機符合自己選股的其中兩大標準下,固此,個人目前還是會繼續持有。

~通告之二是PNG政府把娛樂場所本來祇有一星期的關閉令,延長多10天至4月8日。雖然PNG目前祇有一宗Covid19的確診案,但個人相信以這裡的醫療設備水平而言,一旦爆發是很難處理与控制的,所以採取未雨綢繆而非亡羊補牢的措施,個人基本上是贊同的。目前這裡并沒有像大馬的行動管制令,但不少公司也很主動的關閉或只提供外帶服務,取消多人聚會的活動,入門前會測體溫和噴灑消毒液等,路上的人流也少了很多,算是相當自動自发。水星熊也儘可能待在家做冬眠熊。

~其三的通告是老虎銀行在昨天發出的股息通告,數額的豐厚是早已知道的事,所以亮點在於派息時機比去年提早了一個月左右,心中的小劇場不禁有所騷動,是不是因為國行下調了SRR所以虎虎手中的可支配現金多了,又不敢隨意借出去所以拿來提早派息?還是收到了政府的指示要配合政府的派糖政策提振經濟?呵呵,搞笑而已,不必想到那麼複杂,奉行簡單投資思維,能提早收到這筆五位數的股息對自己就是好事。只希望,國家那提振經濟的2500億資金來源与去向,是取之有道和真正用之于民的,如果是以洞補洞,先印錢或使用未來錢,仿如無限刷信用卡,長期而言減低貨幣的購買力,未必是件好事。

~公司關閉這星期以來,除了吃,睡,下廚,看書,追劇,寫作和打機以外,還有維持每天在家裡做一定的運動量,包括了至少4分鐘的Tabata,就是四分鐘內,以做20秒休息10秒的頻率,持續完成8套動作,可以用不上工具,大家在家裡也可以試試。另外發現了一套哆啦A夢/叮噹的模型,帶過來很久都未完成,也突然想起留在大馬的哆啦A夢/叮噹的一千塊拼圖,如果有帶過來就可以玩了,這裡有喜歡拼圖的人嗎?個人的拼圖最高記錄是兩千塊,曾挑戰過5千塊的但失敗了。



~本周想分享的歌曲是Bleeding Love,是首以背叛為主題的歌曲。本想以此曲子比喻成在淌血的股市,但覺得并不符合本周的走勢。依然想分享這首歌的理由,是因為一個朋友意味深長的向水星熊説了一番話:“如果一個男人最重要的幾年中,你投資的是一個女人,那麼以後的幾十年里,你將不斷地求著這個女人不要離開你。如果你投資的是自己,那麼在剩下的幾十年里,你會很順利地收穫真正屬於自己的愛情。”,他的一番話讓水星熊想起當初去非洲工作這條路,做出的選擇与捨棄的心情,而這恰好是水星熊在非洲生活時的某段時間常在當地電視上播放的一首歌,很好听,自己也很喜歡最後男生敲門拯救了在浴缸貌似想自殺的女生的那一幕分鏡。

~話說,政府的振興配套打著“惠及全民 無一遺漏”的名號,怎麼好像沒一個和自己相關,遺漏了熊啊,動物就不用理嗎😭👻看到有一條是説做老闆的如果收入比之前低50%也可以claim每月RM600的救濟金,持續三個月,如果定義上,小股東也是老闆,故意賣股把做老闆時的股息“收入”降低50%也能claim嗎?純來亂的🙊👻




Tuesday, March 24, 2020

股友的見解


收到讀者的來信,先恭喜他凭藉自己的努力存到了100k,喚起了自己當初剛抵達這個數字時的感動。可能在部分人眼中,覺得這是不值一提的數字,但個人覺不該因而抹殺了這階段人士的努力与付出,畢竟,有100k的人總比沒100k的人強,小錢管不好的人,得到大錢也未必能保得住。

這次回答的方式有別於常,水星熊把信件轉發給一位自己認識的股友當中,最努力做功課的一位,請來了他用心寫出的見解,很感謝他願意花時間應酬熊,他的分享如下:

1. 以生意的角度看股票,而不是以股票的角度看生意。這當中有很多功課可以學習:管理層的誠信,公司營運的效率,公司未雨綢繆的取態以及準備。

2. 盡量別去做 “估低”這些吃力不討好的事情,市場先生的情緒轉變很快。就如這次的大跌,來得突然。美股每天過千點的大起大跌,投資者可以如何去 “估底” 呢?這不是用電腦弄幾個Excel 方程式可以計算出來,因為往往是市場先生的心理反射。就如疫情的初期,香港人或者新加坡人去超市搶購,其他國家的人民會嗤之以鼻甚至嘲笑覺得不可理喻。可是當疫情蔓延到自己國家的時候,往往也羊群心態去搶購物資。

3. 盡量去做 “估抵“(上一段乃底部的“底”,這段則“抵”,意即是否值得),多認真做功課,對公司的生意有個理解,對管理層有個認識,嘗試去了解年報裡邊,一大堆數字背後的意義,年報的數字可以用電腦弄幾個Excel 方程式大概大概去計算出來。”抵唔抵買“,別太執著要做到精確的計算真確,只求不太離譜的計算錯誤就好。就如迎面而來一個人,可以無需用秤重機,只用眼睛就可以大概感覺到他是胖還是瘦(除非對肥瘦的觀點很特別)。

4. 知道投資的目的,清楚買股票的目標。別膚淺的只想到投資就要發達,應該更進一步去思考要多少回報。當然,應該是合理的回報,切記要心存感恩,要君子愛財取之有道!有了明確的大目標(當然可以隨著年紀、經驗,不斷的去完善),就可以去思考要買什麼資產,然後資產可以產生多少現金流(回報)。

簡單的假設,一個資產賣10塊錢可以帶來每年 5% 現金流,現在同樣的資產因為市場先生的悲觀,只賣6塊錢,再假設因為現在嚴峻的環境導致股息派發下調40%,以6塊錢買入還是可以帶來5% 的現金流。如果明年情況好轉,派息恢復正常,那6塊錢買入的資產就可以帶來8.3% 的現金流了,假設那個時候資產價格也回到10塊,那會有66%的資產價格上漲。

5. 當然在這個嚴峻的大環境,最重要的是,“活下來”。財務方面,有做好最壞情況的準備。注意個人衛生,千萬一定要 Stay at Home!趁機會多看公司的年報。

6. 買股票,切記要有安全邊際,也要量力而為!

最後想補充:現在大跌市,是該以合理甚至划算的價格去買優質的資產的時機,而不是該浪費時間去看平庸甚至劣質資產的時候。

xxx

上述為投資實力在水星熊數段之上,忠實奉行價值投資的股友所分享的看法。個人特別喜歡他對疫情搶購物資和肥瘦觀點的這兩個比喻,以及他對不要“估底”,而要“估抵”的對比。

最後,個人的簡短看法是,這次的問題核心是病毒疫情對經濟造成的影響,在問題有個實際性的解決方案前,對公司業績的負面影響是會一直存在的,所以計算預計盈利与股息時,最好能先打个折扣才去“估抵”,而這個時候,更該回歸基本面,選擇具備強勁与健康財務體質的公司,才更有機會熬過寒冬,迎來復蘇的春天。

而個人還是維持一貫的做法,無視熊牛的市場,而是根據自身對公司的估值評估而作出買賣決策的,所以來信中關於視市場情緒与熱度來決定是否買賣的問題,對自己而言并不存在,所以亦無法作答。因為對自己主動收入和股息回流的能力有一定信心,所以應對熊市最需要的後備資金自己已有方案,故此平時并沒有刻意存下資金,但那是建立在水星熊明瞭自己能力的前提下所作出的決策,對你而言未必就適用。

你知道嗎?1951年,愛因斯坦在普林斯頓大學教書,某一日,他剛結束物理專業高級班的一場考試,正走在回辦公室的路上。他的助教跟隨其後,手裡拿著學生的試卷。這個助教小心地問:“博士,您給這個班的學生出的考題与去年一樣。您怎麼能給同一個班連續兩年出一樣的考題呢?”

愛因斯坦的回答十分簡單經典,他說:“答案變了。”

同理,雖然目前我們面對同樣的考題,但答案是會因人而異的,直接根據他人的意見而做,并不見得就會有效,有時還會有東施效顰之結果。

但,做功課苦心專研公司,越做越有信心這點,對誰而言都是个永恆不變的有效方法,如同評估一個人值得深交與否的最佳方法就是親身去認識他,多花時間和他相處一樣。功課越常做,投資力越高,比起聽過讀過的文字,自己寫下會更有用。

常說口裡順,常做手不笨。

最淡的墨水,也勝過最強的記性。

水星熊是這麼相信的。








Friday, March 20, 2020

終結星聲之Let Her Go~倒數23/26

今早有點小混亂,因為病毒也開始影響PNG的實體經濟与民生,首當其衝的是娛樂場所被諭令關閉一星期,所以水星熊的公司忙著把通告轉發和向相關者解釋情況,現在才有時間寫稿。

上司提到,這次的病毒事件,讓他想起以前的外勞生涯中,他曾在一個較偏僻,附近有著很多山谷的地方工作了蠻長時間的經歷。他當初報到的那天,他對周圍那些高聳的山峰充滿了嚮往与熱情,剛抵步的那個週末就爬上了其中一座,那座山幾乎沒有路,讓他的衣服都讓荊棘劃破了。儘管如此,他還是決定以後每個星期都要爬上一座新的山峰。

後來他的工作忙了起來,他就安慰自己,他可能要在這裡渡過一生,有的是時間去登那些山,一時做不到也不急。

現在,他永遠離開了哪裡。走的那天,當飛機起飛時,他悲哀地發現在過去的那麼多年中,自己再也沒有爬過當地的第二座山。而當年那個年輕的他,居然有興致去攀登那樣一座沒有路的陌生山峰,無論从理智還是精神上,現在的他都羡慕當初的自己。離開后才發現自己錯失了機會。

水星熊也是如此,以前在坦桑尼亞工作時,興致勃勃地一個人做輪船也試過乘搭衹能載20人左右的小飛機去過Zanzibar旅行。本來還想著既然已身在非洲,就該趁機嘗試去Safari看野生動物,想去挑戰Mount Kilimanjaro,也想去別的黑色大陸國家走走,特別是埃及和南非。後來忙於工作,也以為自己大概會一輩子都待在非洲當外勞,機會多的是,就自我安慰地説有的是時間。幾年後被通知需要緊急換國家工作時,終究還是任由難得的機會溜走,有三四年的時間也沒把握機會,最後這些旅程都只成腦海中的理想。

所以,四十歲后的上司去旅行去得很隨心所欲,北歐,南美,中東国,甚至南北极都有留下了足跡,趁還有能力時不留下遺憾,現暫時禁足了無法旅行,也沒有多大遺憾。

而水星熊也很欣慰認識了他這個旅行的好夥伴,并影響了自己對旅行的積極精神,去過以前沒造訪過的澳洲,紐西蘭,斐濟,尼泊爾等國家。

今日的世界,物質文明發达,在表面上來看,是歷史上最幸福的年代;但是人們為了生存的競爭而忙碌,為了戰爭的毀滅而惶恐,為了欲海的難填而煩惱,在精神上,也可以說是歷史上最痛苦的時代。對某部分缺乏明確目標的人而言,人是莫名其妙的生下來,無可奈何的活著,最後是不知所以然的死掉。

能自由活動時,大家覺得理所當然,都想賴在家,當行動被限制后,才懂得自由的可貴。

所以,今天想分享的歌曲,是歌詞充滿寓意并帶有淡淡哀愁的Let Her Go。



Cause you only need the light when it's burning low

Only miss the sun when it starts to snow

Only know you've been high when you're feeling low

Only hate the road when you're missing home

Only know you love her when you let her go.

故事,因分享而美麗;
孤獨,因陪伴而消散

珍惜眼前人,愛惜眼前事。

Thursday, March 19, 2020

餐盒裡的髮絲

讀書時代,有過流行帶餐盒到學校吃的時候,也多少節約一筆。

別的同學經常裝著火腿,荷包蛋,或配料豐富的炒飯或炒米粉,而他的飯菜,永遠是黑黑的豆豉,和一起吃飯的同學有著天壤之別。

大家不時也會有交換一部分便當吃的時候,但沒有人願意和他交換,倒不是嫌他的飯盒寒酸,而是他每次都會先从飯盒里撿出一些頭髮后,再若無其事地吃他的便當。這個令人不舒服的發現一直持續著。

“可見他媽媽有多邋遢,竟然每天的飯盒裡都有髮絲。”一起用餐的同學們私下議論著。為了顧及他的自尊,又不能表現出來,總覺得好骯髒,對他的印象也開始大打折扣。

某日放學之後,他叫住了幾位一起吃飯盒的同學:“如果沒什麼事就去我家玩吧。”雖然心中不太願意,不過自從同班以來,他第一次開口邀請大家到家裡玩,所以也不好意思拒絕他。

隨著他來到一個相當偏遠,地形陡峭的某個看起了貧窮的住宅區。

“媽,我帶朋友來了。”

聽到一陣帶點興奮的回應聲之後,房門打開了,他的母親出現在門口,“我兒子的朋友來啦,讓我看看。”

但是走出房門的他母親,衹是用手摸著房門外的樑柱,慢慢靠近我們。

原來她是雙眼失明的盲人。同學們感覺到一陣鼻酸,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他的飯盒菜雖然每天都是如常的豆豉,卻是眼睛看不到的母親,小心翼翼幇他準備的飯盒,那不止是一個便當,更是母親滿滿的心意,包括摻雜在當中的髮絲。



行動管制以來,朋友圈最常見到的post之一,就是在家準備的菜肴照片,有感而發。

曾聽過關於巴菲特每年一度天價午餐的小故事,據說餐會結束后,會評選出一篇最佳報導。

某一年的獲奖者的報導,脫穎而出的卻是篇不足兩百字,而且文中只字未提巴菲特的作品:

“牛排館被圍了个水泄不通,我實在擠不進去了,正準備打退堂鼓,忽然看到一名流浪漢,他衣衫襤褸,卻怡然自得。此時,他正在餐館外的垃圾桶翻檢食物,突然他一陣狂歡,顯然,他發現“戰利品”了!大快朵頤后,他撫著鼓鼓的肚子,打著飽嗝,自言自語地嘟嚷著:“過期的三明治和沙拉醬,也照樣能把肚子填飽。”

據說,是文章的最後一句話打動了巴菲特。對於一個人來說,生理需求是非常容易滿足的,而永遠都填不滿的,是無邊的貪欲。其實,人生在世,所需無多,因為,你僅僅擁有一個胃。

水星熊想,在這種時刻,想囤貨當然可以理解,但也請依照需求而為。

不然,就像某個朋友説的,他的姑婆一生从沒穿過適合腳的鞋子,常穿著有點過大的鞋子走來走去。晚輩問她,她回答説:“大小鞋的價錢都一樣,為何不買大的?”,一樣可笑。

猶如抵不住誘惑而落入陷阱的人,他們不是敗給了聰明,而是敗給了自己的貪婪。

也感恩為自己幸苦煮飯那麼多年的媽媽。


Tuesday, March 17, 2020

平常心回應平常信


借用昨天在面書個人戶口的發表:



以股災來臨前約RM15左右的價格計算,她大概每兩個月就有能力買進RM15,000的股份,而且衹是提到LPI的存股而已,还未算上她组合里可能存有的其它公司。讓水星熊覺得讀者群里真是臥虎藏龍,這種有錢人幹嘛來水星熊這只小蝦米的專頁看熊班門弄斧😰

類似的信件收多了,所以才寫了昨天在專頁的短文和感慨,人終究還是得靠自己闖過心關。

从股友處聽到喜歡的一句話是:要以生意的角度看股票,而不是从股票的角度看生意。

深有同感。

虽然未来几季的业绩数字應該會放緩不好看,繼而可能影響股息的派發,但水星熊依然深信,数年后回眸,这还是个让我们成长与成熟的良机。🐻

xxx

股市激烈波動時,總能聽到各式各樣的奇葩説,比如,昨天就有人問水星熊為何駭客突然从最低1.24一度反彈到最高1.65,是不是因為大家都要買房子在家裡躲避病毒😅

當然,“這樣做對嗎?”大概還是占了問題中的較多數。

姑且不論網上的萍水相逢,即使身為好友,身為情人,或者身為一個關心他的人,個人覺得,不能只憑愚勇,就把他變成“我覺得這樣才對”的人,而是應該瞭解他的想法,接受合適他的選擇。

想控制一切,扭轉一切的慾望,並非愛,也不是友誼。

關愛是企圖接受,不是企圖改變,是成全,不是要他委屈求全。

固此,水星熊還是衹能分享合適自己的做法,在等待股息以及努力打工繼續存買股資金的同時,雲淡風輕地看待期間的波濤。

話説回來,怎麼覺得喜歡用車价來形容自己損失的人好像不少,是一種流行嗎?😬

行動管制的首日,願大家都能配合,平安渡過難關。


Sunday, March 15, 2020

多少錢才能感到安穩

近來油價大跌,除了波及大馬与世界,也讓自己想起了保羅蓋帝(J.Paul Getty)。

孤陋寡聞的水星熊第一次聽到保羅蓋帝的大名時,其實是在冷眼前辈的《保羅蓋帝十問》一文中才得知這位石油大亨的。這篇好文只需Google一下就可以輕易找到。

第一次讀到他的投資心得時,十分佩服,續而嘗試瞭解更多關於他的一些事蹟。

1973年,保羅蓋帝的孫子---John Paul Getty被綁架,在面對綁匪提出的1700万美元巨額贖金要求時,這個身價數十億美元的石油大亨毫不動情,他面無表情地在媒體面前宣佈,自己一毛錢都不會給。綁匪割下John的一隻耳朵給保羅,威脅他如果10天內沒有贖金,第二只也將送到。保羅最終屈服了,但他還是討價還價了一番,以320万美元換回孫子,而且,其中祇有220万美元是他自願支付的,剩下的100万美元需要John的父親事後償還,并支付6%的利息。

這件曾轟動全球的綁架案,後來也被拍成了電影《金錢世界》/All The Money In The World。事實上,影片本身并不驚險刺激,故事也相當平淡無奇。或許,導演想拍的不是案件本身,而是這個被喻為“世界上最有錢的吝嗇鬼”保羅蓋帝。

保羅的吝嗇,多少受到了父親的影響。他21歲進入父親的公司,兩年后想自己創業做石油生意,手中卻祇有500美元,於是開口向父親借錢。父親答應給他每月100美元的注資,但要求享受70%的利潤提成。保羅答應這條件后,僅用了兩個月,就通過倒賣石油開採權賺到了人生的第一桶金---1万2千美元,同時乖乖地將當中70%的利潤交給了父親。

在商界賺錢精明的保羅,在生活中也被這樣的“經濟思維”支配,有許多關於他摳門的故事。例如他撤掉了家裡所有的外線電話,就是為了防止傭人偷打電話;無論和誰外出用餐,他只支付自己的那一部分。相當極端的重複使用文具和衣物等等。

一直以來,蓋帝家族人情淡薄,人和人的關係很疏遠,在冷漠壓抑的環境長大,保羅的子孫們似乎都不太幸福。比如,在綁架案被贖回的John沉迷于派對和毒品,最后中風在輪椅上渡過下半生。此外,他的長子和次子也分別因吸海洛因和承受不了重壓自殺身亡。

最終,1976年去世的保羅蓋帝,繼承了公司的三子戈登根本沒有興趣做石油生意,賣掉了父親嘔心瀝血建立的石油公司。保羅的子女也因矛盾重重的遺產問題,爆發了激烈持久的官司大戰,石油帝國土崩瓦解。

其實,個人最感觸的,倒是《金錢世界》中的某個片段:當被下屬問到:“你覺得要有多少錢才能感到安穩”時,保羅蓋帝的回答是“更多錢”。

因為對金錢的無限執著,堅守了“世界首富”名號近20年的保羅,雖然坐擁金錢世界,卻沒能為自己,更沒能為家人買到幸福。

所以,每當來到財務自主的話題,有人提起“多少錢才夠退休”之類的課題時,總有一幫人以不屑或緊張的語氣説“這個時代,兩三百万不可能退休,就算是一千万也是勉強ok而已”,自己衹能搖頭苦笑。搖頭,并不是因為水星熊覺得對方可笑,反而覺得有點可憐,自己衹是認為,他們對金錢和生活的追求,是否有點過於極端,有點接近保羅蓋帝的思維,能讓他們感到安穩的數額,就是抱持“更多錢”?如是者,滿足之日何時才會降臨到他們身上?

當我們以10年的時間“買”了文憑,以10年的時間“買”了職業和名分,以10年的時間“買”了房子車子,又準備以10年的時間去“買”榮華与富貴時,一莖一莖白髮,一條一條皺紋,一頁一頁病歷記錄,都是生命信用卡一次次刷卡的留痕。

貪婪是最真實的貧窮;知足是最真實的財富。


Friday, March 13, 2020

終結星聲之Apologize~倒數24/26

Samuel Langhorne Clemens出生在美國一個貧窮的家庭,他12歲開始打工,業餘時間寫作,17歲發表了處女作。

某一年,Samuel當上了密西西比河的領航員,和他共事的老船長也喜歡寫作,但老船長的文筆不怎麼好,經常找Samuel討教,Samuel直言不諱地説:“你寫的文章不會有人有興趣,也不可能有市場,別再浪費時間了。”

老船長沒有生氣,而是繼續寫,偶爾也在報紙發表一些關於密西西比河的小品。

一次,老船長寫了一篇預測新奧爾良市將要被水淹的文章。當時年少氣盛的Samuel見老船長一直不肯放棄寫作,決定戲弄一下他,他就模仿了老船長的筆調寫了一篇非常尖刻的諷刺小品,老船長看到后神情呆滯,隨後棄筆,Samuel十分得意。

不久,Samuel當上了記者,寫了很多好文章,名聲漸起。一次,他經過密西西比河,想回去看看老船長,新船員告訴他老船長已去世了。Samuel説:“怎麼可能!?老船長向來身體健壯,比許多年輕人都更有活力懂得照顧自己,怎麼會去世的?”新船員告訴Samuel:“聽說幾年前有個叫Samuel的傢夥諷刺了老船長,老船長棄筆不寫稿子,每天鬱鬱寡歡,最後生病去世了。”Samuel想起當年的惡作劇,非常後悔。

“怎樣才能彌补這個過失呢?”傷害了別人,卻無法得到別人的原諒,Samuel深深地自責著。

他找到老船長以前發表過的文章,一篇篇地翻看,他想把老船長的文章整理一下,出一本書作為紀念,但又覺得文章質量不好,難以讓人記住。當他發現老船長生前都是使用“馬克吐溫”這個筆名發表文章,他心裡一動,老船長喜歡用這筆名發表文章,我何不沿用老船長的筆名作為自己的筆名,以此紀念老船長呢?

之後,“Samuel'這個名字漸漸淡出人們的視野,“馬克吐溫”卻廣為人知。

原名Samuel,筆名馬克吐溫説:“傷害一個人很簡單,有時衹是一瞬間,我傷害過一個人,而永遠不能當面得到他的原諒,所以要用一生的時間去償還。”

這個星期,收到平時不太注意時事的媽媽的語音訊息說,叫水星熊目前即使可以也先別回國,她寧可水星熊待在暫時沒有病毒風險的地方。

而過去一年,比起有心臟病的水星熊,似乎身邊相識,平時生活習慣良好,身體健康的人卻陸續比自己更先進入手術室和醫院。

這兩件事都讓自己不禁感慨,很多事情,不要因顧慮面子而說不出那句抱歉,等到永遠錯過了道歉的機會,才來懊悔。

所以,本周的歌曲是非常動聽的老歌Apologize,但願我們都不必面臨歌詞里的“too late to apologize”中的遺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