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October 27, 2020

自閉的他所擁有的武器

有一個小孩天生有智力障礙,他性情暴躁,總是不斷地哭鬧,把放在手邊的東西全都扯碎,砸壞,沒人能讓他安靜下來,因此見到這個孩子的人都覺得他很令人厭煩,父母也常不耐煩。父親幾次想把他送到福利院去,但一直狠不下心來。


6歲的時候,這個孩子仍不會說話,甚至無法正常地讀出一個單詞,在人們的冷眼下,他越來越害怕見生人,對這種情況,醫生無奈地説:“他得了自閉症,我們沒有辦法。”


無奈之下,父母將孩子送到了康復中心,希望在那裡他能漸漸好轉,可是在那家兒童教養中心里,孩子常常忽然在課堂上尖聲大叫,一再使身邊的其他兒童受到驚嚇,就算不叫的時候,他也總是抓起又丟掉手邊的玩具,一刻也不安靜。


某一日,孩子在地上撿到了一支彩筆,然後就在地上畫了一條線圈。他對這支筆和這條線很有興趣,就拿著筆一直在地上畫線,沒有人注意他,也沒有人阻止他。


當他在第二天繼續畫時,一位老師發現了,很驚訝地喊道:“天啊,你們看,他竟然在畫畫!”。其實那些線條根本不能算是畫,衹是一個個或圓或方的圖案,但是比起這孩子以前的行為,這已經是一個令人驚訝的改變了。於是老師為他鋪了幾張白紙,又給了他幾支不同顏色的彩筆,讓他繼續畫畫。


從此以後這孩子每天都拿著自己的彩筆一刻不停地畫著,除了睡覺以外,他所有時間都用來畫畫,沒人指導他,也沒人糾正他,他就這樣沉浸在自己的繪畫世界裡。


10年以後,他的畫在拍賣會上意外地賣出了不錯的價錢,而且得到了很多畫家的好評,而這個蘇格蘭自閉症孩子的名字-----Richard Wawro也很快就家喻戶曉,他的作品幾年間賣出了上千幅,每幅的價格都在兩千美元左右。


當人們感嘆這樣的一個孩子竟然有著這樣的繪畫天賦作為武器時,總是忘記了事情的另一面,他所擁有的最強武器:在這個孩子的眼睛里,從來沒有別的東西,祇有自己手中的彩筆和白紙。


正是這種單純和專注成就了一個藝術家,有時正是我們的眼睛看到的東西太多了,因此每個東西都沒有真正看清楚。


投資亦然。


記得以前寫過一篇《留在舒適圈》時,有讀者好奇地問道,留在舒適圈,豈非鼓勵別人原地踏步,不進則退?


其實,水星熊對留在舒適圈的定義,不是止步不前,而是專心一致。


一開始還沒找到所愛時,確實不該停留在僅滿足到生活溫飽的事業與生活,但找到自己的熱情所在後,就該專心一致停留在哪個“舒適圈”,一心一意,心無旁騖地發揮所長,將之做到最好。


好比鄭鴻標,一生光景專注於銀行業,沒有不斷地脫離舒適圈,生意A還沒做好又開始搞作生意B;好比冷眼前輩,一生醉心於研究股票的價值投資;自己,也在找到適合的股息路後,專心的在所謂的“舒適圈”走好自己的路。


一個“不務正業”,常年找不到自己定位的公司,高喊不要停留在舒適圈,僅僅為了要變而變,不斷涉身於不同的生意中,這是真正的逃離舒適圈,還是不瞭解自我長短處的反證?


股息路確實不易走,需要相當的專注力,但當你體會到越走越輕鬆的美味果實時,就會明白到能專注是一件多麼難能可貴的甜美的過程。


如果目前找不到值得讓你專注的事情,不妨像蔡康永說的:“找不到真心喜歡的事物時,就去找真心討厭的事物,然後用盡全力往反方向奔跑。”


Tuesday, October 20, 2020

報應

 


Carol參加了一場聚會,遇見了多年沒見的老同學兼舊同事Ivy,回家後鬱鬱寡歡。


Carol和Ivy曾經是最好的朋友,大學同班,工作同部門,無話不說,親密得如同一個人。


但這份要好後來被Ivy單方面終止,當時她們的部門重組,空出來一個經理位置,Carol和Ivy同年入職,業績不相上下,也都頗得領導賞識,成了彼此最有力的競爭對手。


那段時間剛好是年底,每個人都忙得焦頭爛額,有次兩人一起加班到淩晨,大大咧咧的Carol跟Ivy吐槽:平時閑到瘋年底忙到死,上司為了做業績這麼折騰人,根本不會管理嘛,等到我當了管理層,絕對把工作分配得妥當,讓大家準時下班回家睡覺。


Ivy當時還笑著附和了幾句,可Carol萬萬沒想到,Ivy把這句話記得那麼清楚,Ivy給上司複述的時候,一個字都沒差。


恰好她們的上司平時最是小心眼也最剛愎自用,直接把Carol叫到辦公室一通臭駡,而背後捅了她一刀的Ivy則順利榮升了經理的寶座。


像吃了隻蒼蠅一樣噁心,吐不出來又咽不下去。Carol索性辭職遠離到他鄉,折騰了好幾個月,才找到了一份比較滿意的工作。


Carol後來在工作上遇到困難時常常會想起Ivy,想到她的出賣時,總能憋著股氣接最難的項目,出最遠的差,為了一個slide show幇客戶磨到淩晨,換來一次又一次的加薪,以及坐火箭般的升職。


就當她覺得自己“準備好了”的時候,她在聚會見著了Ivy。


原來Ivy也跳槽了,借著原來公司的東風,三級跳成了總經理,月薪不懂翻了多少倍,還被新公司看重,公費派到歐洲學習了一年,還找到了一個男模般的意大利男友。


這也太不公平了吧,Carol説。


這種耍手段的人不是該有報應的嗎?


憑什麼我這麼努力得來的一切,她也有?


xxx


因為很多細節沒辦法靠一封來信搞清楚,水星熊想了挺久,一行字刪了又敲,最後還是衹回覆了Carol一句:


習慣就好,這世界原本就常常讓人難過。


水星熊很小的時候也問過父母類似的問題。


為什麼做錯事的人可以不被懲罰?


而他們告訴了水星熊五個字:遲早有報應。


在之後的生活中,自己也曾經無數次聽到“報應”這兩個字被反覆提起:


人在做天在看;

惡人偏有惡人磨;

這種人以後會有報應的。


會有嗎?或許吧。


但總不是現在,不是今天,而是誰也不知道會不會來的以後。


就像一個隊伍里有人插隊,往往祇有一兩個人會站出來表態,而大多數人,衹是沉默著,往後退一步,一邊念著明哲保身吃虧是福,一邊在心裡咒駡:“誰插隊誰今天丟錢包。


的確,也不是什麼十惡不赦的惡與壞,但正是因為瑣碎與日常,才讓人無可奈何,又如鯁在喉。


在網上看過一個好玩的問題:


給你十億美元,但會有一隻蝸牛永遠在你周圍10公里範圍內追殺你,它不能被殺死,壽命無限,可以翻山越海,可以進出密閉空間,它沒有標記,也不會預先告訴你它長什麼樣,你無法把它跟其它蝸牛區分開來。


這樣的條件,你願意接受嗎?


下面有個很多人按贊的留言説:這只蝸牛,不就是我們的良心嗎?


所謂良知,並不是你能不能面對別人,而是每天早晨醒來,你敢不敢面對鏡子里的自己。


或許,這世界上根本沒有報應這种事,老天很忙,顧不上拿著555的小帳本來計算你所有的功過得失。


但每個人,都會有必須要直面自己的那一日,來自良心的提醒有時會遲到,但它永遠不會缺席。


那一刻的心虛,愧疚和悔恨,才是最慚愧的懲罰。


或許是到那個時候,我們才能明白為何還要選擇當個好人吧。


因為“好”,從來不是為了得到,衹是為了不失去。


Sunday, October 11, 2020

父親的物業管工

 


來自讀者的心酸故事不少,但這則特別讓水星熊心疼。


她21歲,父母三年前離婚,父親很快再娶,婚後依舊對她蠻好,不時帶她去逛逛街買衣服,即使在外地工作也會給她打電話。


就在一年前,父親新添了一個男孩,從那之後,她跟父親的見面次數就少了很多,他給她生活費時也是急匆匆地叮囑幾句,説自己生意很忙,讓她好好準備學院考試。


她畢業且拿到首份工作的錄取通知書後,約了父親好幾次説想見面,直到第六通電話時他才答應,席間他去上廁所,她等的時候想起他説手機有時響鈴會聼不到所以沒接她的電話,於是她用自己的手機撥過去,想幫他測試一下音量的大小。鈴聲響起的時候,她看到了屏幕那個閃動的名字。


不是女兒,不是寶寶,不是她名字中任何一個字。而是冷冰冰的四個大字:物業管工。


她是個聰明的孩子,幾乎是瞬間就明白了一切。


為什麼她每次打電話過去,父親總是那麼生硬的語氣。


他藉口説手機太卡,讓她給他打電話而別發whatsapp。


他叮囑她的時候不說努力學習,而說好好幹活的原因。


明白了他看到通知書時的心不在焉和滿不在乎,也明白了他的那句:“這是爸爸最後一次給你生活費了,你馬上就出來社會工作,要學會獨立,學會理解父母,我們也不容易。


是啊,多不容易。


他大概很怕新妻知道會生氣吧,他大概每時每刻都想陪在兒子身邊吧,大概是想把錢都攢起來給兒子吧。


所以才把她設置成“物業管工”,所以才總是急著掛斷她的電話,所以才在離婚協議上“男方每月支付撫養費到孩子21歲”剛滿,就急忙跟她劃清關係。


xxx


伊阪幸太郎說過這樣一句話:


一想到為人父母居然不用考試,就覺得真是太可怕了。


以前看過關於一個中國明星毛曉彤的新聞,一個疑似她生父的男人公開向電視臺的法律節目求助,要求自己的明星女兒提供五千萬的贍養費。


他在節目開頭大肆渲染了女兒的無情和自己的淒苦,好像一個無助老父在渴望女兒的關照,可之後的故事,卻完全沒有一絲悲情。


女兒出生十個月,他就因為出軌跟妻子分居;女兒一歲半的時候他們離婚,每月撫養費祇有區區的50元;女兒跟母姓,由媽媽一手養大;他曾經因為涉毒被捕入獄,并在節目上理直氣壯地聲稱自己“已經有半年不吸毒了”。


而當律師問他,為什麼自己明明有律師還要來上節目,他回答:左手法律利劍,右手傳媒巨筆,我就走這個路線。


律師又問:上節目,上網攻擊,這些你是要干什麼?我覺得你要毀掉她。


而這位聲稱“我非常愛我女兒”的父親,竟然毫不掩飾眼中的怨毒説:如今我把一切都看明白了,那麼我就一桿子插到底,咱們一塊下地獄吧。


他口口聲聲的付出,不過是支付了每月50元的生活費,不過是在她上大學時給了她一些零花錢,不過是她去邯鄲拍戲之前塞給她的三萬塊。


而他要求的數字,是半個億的天文數字。得不到,便要毀了她。


對於明星來講,家庭危機的衝擊實在是太大了,就連當年如日中天的張韶涵,因為被生父生母誣告的官司而難逃被雪藏的命運。


他知道她怕什麼,但他不僅不保護她,反而拎一把最利的刀,眼也不眨地捅進她心裡。


萬幸的是,這一代的網友,早已不再是當年那班喊著讓張韶涵滾出娛樂圈的人,對毛曉彤風波的留言和評語,更多的是惋惜和心疼。


xxx


對該讀者的遭遇,雖然不能説完全是感同身受,但她大概也知道水星熊有位拿刀追砍自己的生父,所以想分享自己的心情吧。


雖然水星熊覺得她至少還是該靜心和父親深談一次,即使最後得到的結論真的是他不在乎了,也總好過單方面的猜測。


而最終若真的確定他的心意,或許你會問,世界上怎麼會有像張韶涵,毛曉彤,或自己這樣的父母呢?


就是有的啊。


那是像天災一般隨機分配的倒霉,沒得選也沒得逃,更不是你的錯。


但那又怎樣呢?一個人的生活意義,從來就不是去得到父母的愛啊。父母不過是出發的地方,而不是人生最終的目的地。


沒能擁有的,就到此為止吧。


給自己心底打一根鋼筋,站起來,走出去,去闖,去體驗,去看更美的風景,去愛更好的人。


那才是你應得的時刻,在那一刻,你會明白自己為什麼活著。


這也是水星熊當年開始理財投資的原動力之一,做好自己能做的事,不將自己的命運託付在別人手中,即使他們是父母,成為更好的自己途中,也會遇上一幫在乎和愛你的人,即使你們并沒有血緣關係。


哭一場,擦乾淚,別崩潰,你值得。







Friday, October 2, 2020

自私與無私




在一個多人聚會上,玩起了一個簡單小遊戲:將自己生命中的“重要他人”排出一個秩序。


率先發言的A君給的觀點是:


自己 > 伴侶 >孩子 >父母


話音剛落,其他人雖然沒直接說出“自私”二字,話裡話外卻也不約而同的明顯帶上七分訝異和三分懷疑。


開玩笑的吧,怎麼能把自己放在第一呢?


還是另一個爸爸給的秩序幾乎得到了全部人的認可:父母 >孩子 >伴侶 >自己。


這也是太多人踐行了一生的排序,年輕的時候不忍違抗父母,要你報讀什麼專業就讀什麼專業,要你畢業後住哪裡就住哪裡,按部就班結婚生子,從不敢説一個不。


有了小孩之後的自我變得更加渺小,榨乾畢生積蓄買房然後給孩子報各種培訓班,好不容易等到孩子長大成人離家,千瘡百孔的精力還要留給被忽略多年的另一半。


一開始看不見自己的人,一生都覺得自己不重要。


奈何心底的那個叫做“自我”的小人總是不斷跳腳,自己虧欠自己的,就總是希望從別人身上要。


以前就聽過一個阿姨跟老媽申述道。


兒子到外州打拼八年多,終於攢夠了一間小公寓的首付,和另一半興冲冲的去看了盤,這阿姨知道後卻著急了。


“這小房子不夠呀,將來再有個孩子,根本沒法一起住”。她本著此想法和老伴合計,沒和兒子多商量就咬牙把老家的一套房子賣了,錢全部匯給了兒子,讓他們將寒酸的公寓換成了體面的大房子。


而老阿姨兩口為了省錢,住的是老舊的小房。一年多後,兒子的新房剛裝修好,她看照片時忍不住高興地問孩子:“以後我和老爸每個月都可以過去住幾天吧?讓我們也享享福。”


兒子面露難色,欲言又止了幾秒還是選擇拒絕,你們要來玩的時候我給你們訂酒店吧,你們住我這兒也不大方便,還不如住酒店隨意。


阿姨就跟媽媽一把鼻涕一把淚地哭訴:“你說他是不是沒良心?我跟他爸犧牲自己,還不是為了他,他現在住上大房子了倒嫌棄起我們了。”


我媽勸:“可你當初不也是自願的嘛?人小倆口本都沒嫌公寓小,也沒開口討錢,你非要管。”


阿姨説:“可我不都是為了他好嘛,又不求他給我們還什麼,但這小孩也太不知道感恩了吧,我真是命苦......”


水星熊在一旁听的只想笑,明明是硬塞過去的恩惠,卻總盼著對方領情,口口聲聲説不用還,卻總覺得別人應該感恩。


但想想也蠻難過的,越是不會為自己好的人,才越是期待別人的回報。


越強逼自己無私,就越痛苦,越渴望回報,就越將別人推得更遠。


“我都這樣對你了,你就不能同樣對我嗎?”,永遠都是抹殺人際關係的首要元兇之一。


以前有個剛畢業的小朋友剛找到一份實習,問水星熊,剛入職場的時候應該注意什麼?


自己想了想,回説:幇別人的時候一定不要勉強自己,有空的時候幇別人打打雜跑跑腿沒什麼,但很忙的時候一定不要勉強,除份內的工作,不要爛好人主動幇別人加班。


可這樣不會顯得很自私嗎?他有點坎坷不安。


是啊,很自私。


可你扮演無私的小天使,又能堅持多久呢?


犧牲自己的時間端茶倒水取外賣,等別人都走了以後自己再加班熬夜,時間一長,心中難免就有渴望和怨懟,希望對方能給你對等的援助,又暗暗算計自己的每一次付出值不值得。


與其中途變臉,倒不如開始的時候就自私一點。


以自己的時間為準繩,因為不需要勉強,人際互動產生的愉悅感就足夠讓你快樂,你不會因為幇對方打印了一份文件就耿耿於懷,也不會因為跑腿買了幾次外賣就委屈得不行。


職場也好,家庭也罷,太多的因愛成恨,不過是源於自私得不夠坦蕩,又無私得不夠徹底。


想要改變這種因老好人而內心忿忿不平的局面,外力沒用,你祇有逼著自己硬起心腸來。


永遠把自己放在第一位,尊重自己的時間,能力和意願,只提供能力所及範圍內的幫助。


每個人都能且衹能為自己的人生負責,而你祇有先將自己的生活過好了,才有餘力惠及他人。


學會坦蕩的自私,摒除虛假的無私,才是愛自己的開始。


Thursday, September 24, 2020

25歲的成年洗禮




看到一段話:人到了25歲 自己就得是那個屋檐,再也無法找其他地方躲雨了,得學會做自己的樹洞,很多事不必説,也不必說出來,自己慢慢消化就好。


看到和水星熊初次出國打工時的26歲差不遠的一句話,深有感觸。雖然明知這段話确是現實的一面,衹是沒想到年齡的分水嶺會來得那麼早。


20左右尚求學時的自己不懂,那時大概是連跌一跤磨損點皮也要跟好友呼痛的Drama Queen,跟那個同學不對眼,對那個老師有看法,上哪門課很無聊,針尖一點點大的情緒,仿佛都是向親友吐槽的用料。


是從什麼時候開始改變的呢?


或許是從撥通另一半的電話,對方比你還疲憊地説自己正在加班開會,晚一點打回給你的時候;


或許是跟死黨視頻通訊時情緒崩潰,而她一邊安撫身邊的小孩,一邊焦頭爛額地安撫你:你別哭,我抱不了你的時候;


或許是公公婆婆甚至父親母親開始頻繁的進出醫院,再也不能像從前那樣微笑的任你撒嬌的時候。


水星熊想,自己也是出國後一段日子,忽然明白了25歲分水嶺的意義所在。


我們25歲之前遇到的問題都太情緒化了。


無論是15歲時跟同桌鬧了彆扭,還是18歲的時候背書背到想哭,無論是20歲糾結多次的“他喜歡我她不喜歡我”,還是22歲時初入職場的一片懵懂與茫然。


那些事情與其説是問題,更像是情緒上的一個疙瘩,衹要有人陪著,有人説我懂,有人説看看我比你還慘呢,自己就能滿足地哈哈一笑,次日醒來又是新的一日。


可是25歲以後遇到的問題都不是。


工作數年還卡在不上不下的瓶頸;


不得不面臨親人的離世,或是還沒準備好就成了父母。


職場遭遇了手狠心黑的馬屁精同事;


開發商遲遲不交房,現在的房東不續租。


沒有哪件事,是能被幾句輕描淡寫的安慰或是幾句抖機靈的調侃打發掉的。


見面寒暄時問的“how are you?”,若是你不按常理去答“fine,and you?”,大多會收穫一個略帶尷尬的笑容,或是另一個比你還慘的故事。


你會在對方的笑容和故事中確認自己的悲苦與沮喪,卻又因為沒有獲得實質上的出路或力量而更加難過。


有人說,中年危機這個詞已經不再貼切了,現在都叫成年危機,從成為成年人的那一刻起,歡迎步入殘忍叢林。


可能拯救成年危機的,恰恰不是抱怨,嘲諷,互相比慘又互相安慰,而是一個人的勇氣和進步。


沒人陪你了,沒人懂你了,沒人能手把手的幫你解決生活中的種種難題,而你,也在一次又一次的失望和挫敗中慢慢成長。


學會不再哭喪著臉到處抱怨,學會不相信太過輕巧的安慰或敷衍。


學會成為一位合格的成年人,不自憐,不自哀,不自怨。


冷漠不是不想關心,而是每個人都在忙著包紮自己的傷口。


水星熊總覺得,這或許才是對待情緒的理想態度吧:


有情緒,但自己能治癒。


知道自己并不是在孤軍作戰,但永不,永不用悲傷和絕望去交換戰友。


覺得很難的時候,就告訴自己,值得的,都不會太容易。


如果真有奇跡,那衹是努力的另一個名字。


共勉。

Sunday, September 20, 2020

薪水泡沫都是行業的錯?

 


股市以行業作為炒風的情形已經持續了好一段時間。


水星熊在飯局時聽到一位5年內換了6份工的人滔滔不絕的就“打工仔的薪水成敗只在行業選擇”的課題提到他的觀點。


比如:“你看以前紙媒體多風光?報社的廣告費簡簡單單就賺個盤滿缽滿,現在呢?”


“之前房產業熱成什麼樣,仲介輕鬆賺錢,現在就一灘死水。”


“珍珠奶茶火時店鋪一家家地開,潮流一旦過去,在哪裡打工的人的花紅也沒了。”


總之,他不斷換工的理念就是:“不是我不行,而是行業不行。”,說得好像是在職場換了賽道,按下“Restart”鍵,就能扶搖直上一樣。


“選對潮流的行業就能成功,薪水泡沫會被紮破,千錯萬錯都是行業不行”的理念,絕對不止他一個,時間一久,它偷偷變成了一塊偽免死金牌。


個人覺得,以打公仔的立場而言,哪有那麼多躺著賺的行業?多少號稱月薪兩萬的工作,最後還不是被別人做成月薪兩千?


踏入行業,不過是個起點。沒有哪個“好的行業”能永久照明,真正點亮前程的是你自身的工作能力與態度。


即便以前處於房產業的黃金時代,市場如火如荼之時,也有聼過一個在房產公司做營銷策劃的泛泛之交提過:“雖然工資+獎金是很高,但也真受不了,活動那麼多,忘了通知一個合作方有什麼大不了?老闆這樣就要發脾氣,而且營銷活動結束後還要提交一堆總結報告,以為我們有多閑?我有機會一定走人!”


後來,乘著東風的房市 又跌回涼涼的塵埃,他公司縮減人員,老闆開門見山地給業績長期墊底的他兩個選擇:要麼大幅減薪留下,要麼就走人。


曾大放肆詞的他,即便憤懣難平,最終還是選擇了留下,成了20余人的團隊里首先被開刀扣薪的人。


潮水褪去才知道誰在裸泳。


行業浪潮此起彼伏,潮起時,或許再怎麼良莠不齊都能風光無限;潮落時,第一時間洗刷掉的就是價值注水,滿身虛高薪水泡沫的人。


有句俗話:“同個行業里,牛逼的人都相似,出局的人各有各的姿勢。”


沒熱情,不動腦,缺態度,不專業等等....最初兩個背景沒差很多,薪資差不多招進來的人,還是能走向迴然不同的路。


在IT公司打工的朋友,就見證過類似的事,公司為他的團隊招來兩位運營助理,小黑和小白,分別負責兩個平臺的運營數據分析。沒兩個月,差距逐漸浮現。


小黑做得中規中矩,永遠就是三部曲:後臺取數據貼到Excel+各項基本合計+相比昨天增加或減少比例。


小白則一開始先按照朋友交代的做,幾次後,她提交的內容逐漸多了起來,比如哪類商品上架後銷售速度最快,那種產品賣得最好,每天峰值出現在那幾個時段等,還做成簡明的圖表。


半年過去後,公司使用新的系統,小黑做的三部曲工作幾乎都可以自動化,而且更高效,準確與不費力,一步步被邊緣化的小黑,不到一年就離職了。


小黑所在的行業不錯,崗位ok,公司發展得也有聲有色,可無腦被動的工作方式還是讓她在選對行業的情況下,所謂的薪水泡沫先被紮破。


行業再朝陽,崗位名頭再響亮,若你個人沒長板無法立足,照樣混不下去。


人衹會看見自己想看見的東西,衹相信自己希望相信的東西。


當一個人看到誰誰誰在A行業風生水起,在B行業平步青雲,在C行業吃香喝辣,懊惱一拍大腿“我就是選錯行了啊!不然我的人生也開掛了!”


無論哪個行業,站在金字塔頂峰的,大概都不過10%。


你看到的一切,都是無數項你看不到的因素,包括別人的天賦,汗水,銳變,機遇等等交織而成的結果。


雖然個人還是難以否認,春光明媚的領域,肯定還是比秋風瑟瑟之地有希望得多。但它就像一張空白的月薪支票,能寫多少數字,筆終究握在自己的手中。


不要嫉妒哪些比你好的人,把薪水泡沫的過錯都推到行業選擇上,別人衹是每一分鐘都在做你不敢做的事,吃了你不想吃的苦,說了你不好意思説的話,認識了你沒有勇氣認識的人,堅持了你放棄的東西。


心機,可以讓人相信一陣子;但用心,才可以讓人相信一輩子。


Sunday, September 13, 2020

止損力

 


經濟學上有個術語,叫沉沒成本,它指的是不可回收的支出,如時間,金錢,精力等等,而我們常常聽到的,是這樣的話:


“我對他那麼好,他憑什麼就去喜歡上別人?”


“我已經在股市里付出了這麼多,一定要等機會翻盤賺一把。”


“我一定要改變我爸媽,讓他們意識到他們以前的做法都是錯的。”


小時候我們總覺得,得不到是因為不夠努力。但長大的過程就是慢慢明白,有些事,真的並非人力所及。


愛不到的人,掙不到的錢,和無法改變的原生家庭。


你開始知道有的夢想註定實現不了,比如那個很好很好但是并不愛你的人,比如1500度的近視還想做飛行員,比如明明才華平平且興趣不大,但又發著丹青妙手萬古流芳的畫家夢。


而成長就意味著你會知道:沒能實現那個願望確實很遺憾啊,但這並不是我生活的全部意義。


而止損力的可貴之處,就在於它能幫助你逃離“越陷越深”的困境。


讓你知道自己對什麼念念不忘,在哪些地方還沒得到滿足,然後去思考,是否可以通過其他途徑來滿足自己的願望,而不是僅僅憑著一腔不甘心,把自己的生活攪得一團糟,還自以為這叫做堅持。


堅持和死撐最大的區別是:前者是會轉彎的,曲線救國畢竟也是圓滿,後者卻只蒙著眼扎進牛角尖死不回頭。


夢想也罷,成功也罷,都是人性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但千萬不要被他們所奴役。


友誼也罷,愛情也好,都是生活中割捨不掉的一個部分,但千萬不要誤以為那就是你人生的全部。


認一點命,但不要全認,用盡全力,但不要死撐。


畢竟遺憾也沒那麼可怕的,衹是不要把它都變成了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