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August 19, 2019

是叛逆还是犯傻

以前刚开始投资时,每个月都有在写股息薪水报告,当时身边没人说些什么,随着数额变得比较丰厚,开始有身边人与读者善意给予“财不露眼”的告诫,个人其实真的很珍惜这些人的好意。然而,为何自己仅将之改成季度报告,却依然没有隐盖股息数字?是爱现的高调表现吗?


再重申一次,在大马投资界,股息方面做得比水星熊好的人比比皆是,要现的话还轮不到水星熊,只不过这些人大多属于私下与同好分享,不愿抛头露面。本身选择充当股息派前锋的理由之一,除了喜欢写作,还想在充斥着“短期买卖才是王道”的环境中,和大家分享另一条可行路的思考空间。而在残酷的现实社会,要成就这方面的目的,让人听得进去,就需要有一定的成绩作为后盾。


看实力的现实世界,在求学时期已有所体会,成绩敬陪末座的同学问老师一个问题,得到的回应是“尽是问一些没用的。”,让名列前茅的同学问一个类似的问题,得到的回应是:“善于思考的好学生。”。成绩平平无奇的学生忘了写作业除了被骂懒惰,还得罚站和被打。常考九十多分的学生忘了写作业,得到宽容的对待之余,还可能还被喻为“有独到的学习方法”,让人充分感受到“分数才是硬道理”的无奈。


这似乎就是真相,很多时候你挨骂不是因为你做得不好,而是因为你太弱。


当某个观点或行为没有违背社会基本常识的时候,对其判断往往见仁见智,东西南北,皆成角度。这个时候谁对谁错,看的就是实力。譬如,两个企业家都说对方的经营模式有问题,谁牛谁傻?谁公司做大了就是谁牛。两个拳击手都说对方的训练方法脑残,谁牛谁傻?谁K.O了对方谁就牛。


社会的聚光灯太小,璀璨之处容不下太多人。牛人的叛逆就叫叛逆;庸人的叛逆就叫犯傻。大神的挫折叫历经沧桑;凡人的挫折叫无痛呻吟。


一个大神,自负狂傲,得到的是粉丝的拥护:“就喜欢你这股傲气!”


一个庸人,飞扬跋扈,换来的是大家的不忿:“他有什么可狂的啊!”


你“高富帅智”,你的尴尬糗事就被说成“萌萌哒”;


你“矮穷丑笨”,你的尴尬糗事就被说成“好恶心”


社会很残酷,犹如比尔盖茨说过的:“这个世界不会在意你的自尊,除非你先有所成就。”


大家不会因为你的天真和善良而包容你的过错,但是会因为你的非凡和出众而忍受你的肆意;大家不会因为你的无能和平庸而赞美你的谦逊和内敛,但是会因为你的聪颖和贡献而神化你的瑕疵和怪癖。




写出这种让人无力的血淋淋真相,会不会让粉丝跑掉?自己不懂,只知道,即使选择视而不见,充耳不闻,并不代表事情就没在发生,或现实不是如此运作。以前有过一个叫《每天来点负能量》的专页,作者在他的书籍中提到的中心概念之一,就是先承认与认清这社会既存的种种恶意,我们有了这一层认知,精神有了准备,反而能减少社会对自己心灵的各种伤害。即使做不到英雄,只是一名在路边为人鼓掌的村民,我们依然可以用自己的方式昂首而行,潇洒走过这一遭的人生。


我们不能把拿到的一手烂牌,硬说成是好牌;但我们可以尝试把拿到的烂牌,打成一副好牌。


有鉴于此,回到原点,公布股息,因自己需要一定的实绩作为股息理念和论点的支撑,而身体力行就是最棒的说服。


犹如爱情世界,最可贵的情话,并不是在认识你的第二天就给你一句虚无缥缈的“我爱你”,而是以长期的行动令对方在未来的某日对你说一句“我习惯了有你”。






金融危机时的一则故事(下篇)

“问得好。“我说

”我不久前刚从印尼回来,现在在印尼交易都必须用美元,他们所处的环境比你们了解到的还要艰难。从我们的公司---福耀的角度来看,我们现在的弱点是没有浮法玻璃生存工厂,主要靠外购。在中国,只有两家企业可以为我们供货,所以一个健康的印尼ASAHI是我们所希望见到的。“


说到这儿,我发现林国宗眨着眼睛,一副疑惑不解的表情,便直接告诉他理由:


“想要让福耀公司健康发展,不仅需要我们自己产品的客户端繁荣,更需要我们的产品供应商发达。表面上看是我们在帮助他们,实际上,这样做也是在保护我们自己。既然定位是帮助对方,那就完全可以省略讨价还价这个环节。我相信日本人也是聪明人,知道我的用意,不然他也不会来拜访我。“


东南亚的金融危机过后,在1998年年底,亚洲经济开始回暖,浮法玻璃又开始供不应求。那段时间,幸好我们有印尼ASAHI每个月一船的供货。


让我感到奇怪的是,印尼ASAHI始终没有涨价。他们好像不知道玻璃的价格在猛涨似的,不仅按时发货,而且绝口不提涨价的事。


一直到一年以后,玻璃价格几乎翻了一倍,我们才收到印尼ASAHI的通知,说不好意思,要涨价了。


我们马上就答应了:“早就该涨价了,真的很感谢!“


Xxx


类似的小故事,之前在《郭鹤年自传》中也可以读到一些。世上有各种类型的生意人与领导人,从他们经商的手法与角度去思考总是可以学到不少,也可将之运用在投资的思维模式,例如曹德旺的这段故事的经验之一,就是我们所投资的公司,顾客并不是唯一的着眼点,供应链也是影响基本面的重点之一。


危机出现时,大家都被恐惧遮蔽双眼,事后却又说机会没眷顾过自己。


不要说机会从来没有出现,它曾经出现过,只是你不舍得放下自己拥有的东西。


《全文完》




Sunday, August 18, 2019

金融危机时的一则故事(上篇)


读到一则关于玻璃大王,来自上海的曹德旺的自述故事:


1997年初夏的一日,集团采购部经理林国宗敲门进来。


“老板,印尼ASAHI的日本总经理计划到公司来拜访您,问您届时会不会在公司。”


“他什么时候来?”


“对方说,如果您的时间允许,他计划后天就到公司来拜访您。”


“他有没有说是来干什么的?“


“我认为他这次来的目的,可能是想和我们商量,希望我们尽量用他们的浮法·玻璃。最近浮法玻璃的市场非常疲软,几乎销不动。“


众所周知,1997年春爆发了金融危机,印尼很多企业破产。当林国宗告诉我印尼ASAHI的日本总经理后天就到的时候,我告诉他:“你去机场接他,晚上送他到我家里,我在家里请他吃饭。国宗,记住,你亲自去机场接。“


那天晚上,这个日本人送了一个小礼品给我,然后如国宗所料,他讲了东南亚金融危机的情况,希望我们帮助他。


“人都有遇到困难的时候,企业也是这样。“我说,”所以,企业之间互相帮忙是应该的。“

我为印尼ASAHI的日本总经理斟上中国的茅台,向他敬酒,欢迎他的到来。


“但我们公司也是小公司,每个月只用四~五千吨玻璃,如果这样可以帮得上忙的话,没有问题。“我对日本人说。


“从这个月开始,我们每个月都向你们买一船玻璃,大概4千吨,相当于我们用量的80%~90%。“我说着这话时,又为日本人斟满了酒:”至于价格,参考中国市场的现价,你看可以吗?“


我的话音刚落,日本人“扑通“一声跪了下来,举着酒杯,恭敬地向我敬酒道:“曹总,谢谢您!”


“快起来,快起来。”我赶忙起身扶起他,“这只是我能力所及的一点事,不必行如此大礼。”


“我在印尼的仓库太小,这次东南亚爆发的金融危机,玻璃不好卖,也不易存放,您要的这一船的货,正好救了我们。”


次日,送走日本人后,林国宗回到我的办公室。


“老板,我有一事想不通。印尼ASAHI这一次的受灾情况很严重,我们为什么不趁此机和他商谈更好的价格?“


《未完待续》

Friday, August 16, 2019

安静权利


不是每一个人都会开启FBIG,也不是每一个人开启后都会更新的。这是常识,不是奇闻。

有些人理解不了那些美好的事物,恐惧一切和自己不一样的人物,所以才会出现一些攻击那些个人面书板块干干净净,或者不为热门话题出声的人,觉得那种干净与安静底下隐藏着不可告人的深重心机。


因为自己在做某件事,因此自然地认定别人也在做一样的事,这叫做天真;


因为自己在做某件事,因为理所当然地认定别人也应该做相同的事,这叫做自我。


在一个如此喧嚣的世界里,一个人退避而去,保持可贵的缄默,这并不是多么不可思议的事情。


不在网上分享自己的生活,也不在网上观察别人的生活,这是一种个人选择,也是一种个人自由。对于某些人来说,展示自己的生活,同时观察他人的生活,是生活乐趣所在,那么,自然也有人会想从这种展示和观察中退出,用避让的方式来维护他们对生活的理解。


水星熊朋友当中,没开面书或开了面书又关闭的人并不罕见,一批“季更”甚至“年更”的人也比比皆是,以至于偶尔看到他们发出的一张照片或者一句话来,都有种喜出望外的感觉,甚至有点“原来你还活着”的感慨,他们当然都还活着,只是活法不大一样而已。


他们的面书板块干干净净,没多少内容,一般这样的人也很少和别人在面书互动,所以在点赞列表和跟帖里很少看到他们的名字。只因如此,所以他们都是心机深沉之辈吗?水星熊觉得有这种结论的人,未免太过恭维自己,仿佛觉得自己是世界的中心,所有人的所作所为,目的都是指向他们,却没有想过另外一种可能,他们活得根本不值得别人动用心机,毫无被计算的价值。


部分人只爱单对单聊天,或只在朋友群说话,极少更新,本身倒是很了解他们的作法。因为个人在现实世界中也更喜欢一对一或者只有三两知己的聚会。对于这种人来说,这种网上的生存方式更让他们惬意自在,更新面书意味着更多的压力,尤其是那些一开始就没有区分工作和生活的人,朋友圈里什么人都有,似乎发布什么内容都不合适。


而更多的人相信是出自于厌倦之情而退出,永远分享不完的帖,永远响应不完的请求,像面对着一个无穷无尽向你索求的世界,你需要不断耗费精力去照顾和满足它的需求,这也是个人鲜少回应来信或和读者牵扯上类似课程或收费群之类等个人利益的理由,只想写己所想,读己所爱。


有人向自己表达过,有那么一刻,当他游览面书时突然觉得一切都是重复,人们每时每刻都在更新状态,但他们都是在重复昨天的生活,昨天的自我,发表着相同的感慨,他觉得自己仿佛坠入了时光的陷阱,被永远地囚禁在某一刻,因此,他选择安静下来,努力从这循环挣脱出来,从必须表达,必须点赞,必须跟贴里退出来,不愿再回去。


不禁在想,在这个世间,最为丰富的陈述,或许就是安静与沉默。


和最能谈的知心好友,也存在很多沉默的时刻,没有发声还是可以舒服地相处于同一个空间。


个人而言,最为恐惧的事情之一,就是试图打破这种沉默安静,当发声变成一种必须,甚至是强制,而理由只是因为,安静让一个人显得与众不同,而沉默者的罪过,只是因为没有加入万众合唱。所以,不成熟的网民要给安静的人一个罪名,指摘他们包藏某种祸心,在隐匿之处行阴谋之事,就连干干净净的朋友圈板块也成为一种罪证,总要逼迫对方和自己完全一样才会心满意足。


无论你是位安静的网民,还是位在投资路上不爱参与其盛,和热门炒作永沾不上边的投资者,都要记得,在任何时候,一个人都有权保持沉默,都有权不受打扰地一个人待着,有权不向别人解释自己的生活,用不同的方式去感受世界,用静聚的力量去累积财富。


我们总是很在乎别人眼中的自己,却忘记了自己本来的样子。


要看清自己,别看轻自己。



Wednesday, August 14, 2019

潜力与现状

昨天中元节,也是水星熊大姐的农历生日,想起了,童年时期的我们,父亲多数时间都因避债而不在身边,她作为家中的老大,也帮妈妈承担了不少的家庭责任。

虽然家境贫困,但作为老么的自己,成长过程有妈妈和两个姐姐在前面帮忙护航挡雨,也算是幸运的一位。或许也因为围绕在三个女人的环境下长大,所以能反映内心的文笔,就变得比较有女性的细腻。

某女性友人说过:“许多女人一辈子都在和男人的潜力谈恋爱。她说,男人爱女人的现状;女人则爱男人的现状和潜力。”

水星熊道:“把男人视为潜力股的意思吗?”

没投资股票,只从水星熊口中略知一二的她,倒是运用了股票在她的恋爱经里,说:“男人不是股票,即使男人是股票,也没有一个理性的投资者会笨得纯粹靠自己的期望和幻想去买一只股票。但,女人这种动物,却会用期望和幻想去爱一个男人。”

忘了当时的自己对她的这番话有什么反应。

现在回想,潜力,即是未发生,也有可能永不发生的东西。

只迷恋现状的人,可能有点肤浅;只顾跟潜力恋爱的人,又太脱离现实。

现状和潜力各占多少百分比,无论是恋爱或者投资,都是见仁见智的事。

百分之三十的现状和百分之七十的潜力,个人觉得未免太危险。一半一半,便有一半的机率会得意或失望。

也有一些像昨天刚出业绩的大众银行这种男生,属于百分之九十五的现状和百分之五的潜力,倾向极端平稳类型的人,不论是营业额或盈利,涨跌幅都在5%以内,好歹还有3%的股息薪水增长,这种平淡如水的男人,也不乏钟情者。

就当下的自己而言,无论是恋爱和投资,水星熊的理想标准,会是希望百分之七十的现状和百分之三十的潜力。相信他有潜力,是相信他会和水星熊一起进步。爱现在的他,不管将来如何,自己至少享受过他的现状,而不是只跟自己的期待谈恋爱。

可能年纪越大,越输不起。

大姐也经历了很多,除了同样的出身贫困,她还遭遇过事业的低潮与人脉的背叛,以及离婚的伤害,但是,今天的她有着一位孝顺的儿子,生意也逐渐上轨道甚至有能力开设店铺,靠着打不死的精神,将自身从低潮的现状逐渐拉到潜力的爆发,仿如上演了一出股市好戏,作为弟弟,与有荣焉。

你读过的书,经历过的事,等时间长了,那些细枝末节你都忘了,剩下来的,就成了你的素质。

如果你觉得生活是一种刁难,那你一开始就输了;如果你觉得刁难是一种雕刻,那你迟早都会赢的。


Monday, August 12, 2019

我还能做什么


明天就是农历714了,就凑个热闹,讲一则很短,不过在日本相当有名的鬼故事。是从上个月去日本旅行回来的上司哪儿听到的。


有一个功课很出色的孩子,他没有空闲时间,所有的课余时间都花在补习功课上了。


某日,他到老师家补习功课,他妈妈一个人在家,突然电话响了,然后传出他孩子的声音:“妈妈,我现在还能做什么?”


他妈妈就问他:“你在哪里啊?你不是去补习了吗?“


但这孩子始终只问一句话:“妈妈,我现在还能做什么?“


他妈妈觉得不对劲,就放下电话,但一放下,电话又响了,拿起来就是她孩子在说那句话。他妈妈只好报了警。结果查明,她孩子的老师那天突然有事,说要换个时间补习,那个孩子就有了两个小时的空挡,但他不知道该干什么,就想去打电话,结果过马路时被车轧死了,他的灵魂却到了电话亭给他妈妈打电话。


Xxxx


分享这则故事,除了凑热闹,也请大家回顾一下自己的世界。这个故事之所以出名,是因为当时有很多知识分子非常反感日本的教育制度,认为这种从名牌幼儿园开始的教育制度非常残害儿童,觉得这样教育出来的一代,他们的人格是残缺的,最大的残缺是这个孩子没有属于自己的世界,他所有的时间都被家长安排的节目占满了,一旦他有机会面对自己,他就不知道该做什么,以至于必须请求长辈的下一个指示,哪怕只是两个小时的时间。


想起以前造访朋友家时,在客厅里,某个有张不苟言笑而显得过分严肃的脸的阿姨,走向一个刚结婚不久的女后辈聊时的第一句话,就是问后辈什么时候要辞职,后辈反问道为何要辞职。她认真地说:“结婚后,不是应该留在家里相夫教子吗?“


自己暗暗心惊,这个时代,还有如此食古不化的人。


见后辈不语,她继续现身说法:“你看,我本来是一家大公司的会计师,可是女儿一出世,我便辞去了薪金优厚的工作,当了全职母亲。我觉得如果你不能全心全意地照顾你的孩子,便没有做母亲的资格。“


事后从朋友口中得知,这阿姨的女儿确实在学术方面有很高的水平,除了成绩,还是各种课外活动的能手,然而,这亲戚的女儿也向朋友哭诉过妈妈不了解她的想法,也从不尝试去了解,只是一厢情愿地为她安排生活,让她觉得似乎连吸入多少空气都要管制的地步。


水星熊想,那位放弃会计师专业,改行做“雕塑家“的阿姨,确实成功地塑造了一位会跳舞,游泳,电脑,绘画和英语的完美少女形象。


这少女,如同一只不快乐的蛹,她母亲是丝,长年累月紧紧地缠着她。


个人觉得,可以预见,这蛹一旦化蝶,将会飞得远远的,永不回头,永不。


讽刺的是,来到投资世界,却又有不少人希望做位被别人控制的小孩,最好是每一步该怎么做都给我安排好,一旦投资状况没有照时间表来走的时候,只需要向前辈请示:“我还能做什么“,不必自己动脑筋就最棒了。


这种反差,体现在人类想控制自己的生活,却又不愿意对自己的财务负责的奇怪态度,导致“该买,该卖,该守,牛市/熊市来了,我还能怎么做?“之类的语音不绝于耳。


也有“读过了一些基础投资书,但还是不懂怎样开始,可告诉我怎样开始投资,该买哪一家吗?“的问题出现。


何不亲身去银行了解开户口的程序?何不亲身去搜索你想投资的公司背景,未来计划,财务状况,管理人员等等的资料?


毕竟,一旦开始喂养,就会演变成,仿如某天接到的鬼魂电话一般,重复地问道:“我还能做什么?“



Sunday, August 11, 2019

不介意


看到张小娴的一部小品,觉得挺有意思,收集于此。


这一生里,你听到过多少句的“不介意”?


那时候,你对他说:“我已经有男朋友了。”


他说:“我不介意。“


你说:“我不能给你全部的爱。“


他说:“我不介意。“


你问:“难道你不介意我的过去吗?“


他非常肯定地说:“我不介意。“


然后,有一天,他开始介意所有他曾说过不介意的事情。


他不是曾经那么深情地说过不介意的吗?


那一刻,你感动得抱着他流泪。


谁知道,时日过去,他忘记了自己所说的一切。


下一次,当你听到“不介意“这三个字的时候,你就知道:


人在得不到的时候,什么都可以不介意。


得到之后,什么都有点儿介意。


这是爱情,希望你不要太介意。

xxxx

有时候,会收到读者的评语问道某文章和理财投资有什么关系,水星熊则想问道,为何所有的文章都一定要和理财投资有关系?人生知足常乐的层面,不限于金钱这一领域,写我所爱,这就是水星熊的分享方式,希望你不要太介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