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October 18, 2018

千年老二


小学的时候,第一次代表学校参加吉隆坡区的数学赛时,并没有任何寄望,抱着轻松的心情上阵,公布成绩时,由安慰奖名单,到优秀奖的陆续颁发,其他三个队友都一个个被喊到名字上台领奖,要宣布前三名的前夕,心中还是不免担心唯独自己让老师失望了,结果从主持人的口中听到亚军得主的名字是自己时,难免惊喜万份。

一两个月后,不同考题的全国赛成绩公布时,从老师口中得知自己再次屈居亚军,虽然冠军得主并不是吉隆坡区夺冠的那一位对手,而是来自沙巴州的参赛者。

之后的校内赛以及毕业前参加的最后一场校际赛,本身延续了做老二的命运,连老师也觉得奇怪,即使在校际赛表现一直都比同校的队友好,可是在校内赛时却还是会败在其中一个人的手中。

中学时,无论被分派到那一班,也总会有一位挡在前面的对手,自己常常只能拿到第二名。加入校队参加辩论赛,数学赛也还是面临类似的命运。

当时还在经历青春期的自己,年少气盛,心中多少有点介怀为何冠军的光环总轮不到自己。

后来领悟到,地球上每一个人都比不上另一些人,例如自己的口才不如姐姐,投资理财不如口木兄,保龄球不如死党,画图甚至不如侄儿侄女,但,水星熊不会因此而觉得不如人,人生也不会因此而黯淡无光,因为明白到,我们所遇到的每个人,无论是务农的,还是经商的,在某方面他们比我们强,但也有部分事情是我们做得比他们更好的。

猫不可能变成狗,狗不可能变成猫,没有谁比较精明能干,它们都擅长做它们自己。

做一个最好的自己,就是成功。

千年老二的体验,来到理财投资时,反而让自己变得比较豁达。市场上大家都希望自己能够做到买价最低,卖价最高的那一位,但能够每一次都持续做得到这点的人并不存在,然而即使没有人可以做到这点,还是无阻众多的价值投资者透过股票投资达到财务自主,可见,“一定要买卖在最高/低点”,并不是成功投资的必要条件。

部分投资者的心理很奇怪,明明自己已经做得很好,卖股赚了不少钱或买到了遭低估的股项,却还是会让自己变得痛苦,只因为,他们卖了以后得知股价持续上涨,或买了以后得知股价持续下跌,自己的交易似乎不是发生在最佳的价位,至少短期而言是如此。

你知道你头上有多少根头发吗?不知道,对吧?但是如果有人拔了你一根头发,你就会清楚地感觉到;当你鼻塞时你会感觉到,但通了以后就会忘记鼻子的存在;当家里停水停电,我们会觉得真糟糕,可是一切运作正常时,感恩的人却没多少。

由此可见,人类对感受痛苦,悲惨与不幸非常敏感,而对于已经身在其中的美好幸福的事似乎都感觉不到。

千年老二的名号,我们可以负面的去想自己技不如人,但细心一想,能够经常名列前茅,也已经是难得的好事。

投资亦然,做不了赚最多的那一位,实在不必感伤哀怨,“最好”的名号虽然只有一个位置,但财务自主的得奖名额有很多,我们并不需要坐到第一的位置上,才可享受到幸福的成果。










Wednesday, October 17, 2018

那些年,追过的退休目标


理财的最终目的,并不是为了金钱,金钱只是手段,而目的是为了通过财务调整以保持人生平衡,从财务自主中体现属于自己独有的幸福感。

奈何很多人在追求财富的途中,总会不知不觉间迷失了自己,本来是希望让家人过上更好的生活见到他们脸上的笑容与畅快,后来却因为金钱而和家人渐行渐远只见到他们脸上的孤寂与失落;本来是希望可以在将来获得更大的生活选择权并寻得属于自己的人生意义,后来变成害怕失去反而束缚了自己让生活变成单纯为户口追逐更多的零;本来想做钱的主人,后来成为了钱的奴隶,等等等….

固此,无论在财务自主路走了多远,都不能忘却自己的本心,犹如投资上的勿忘初衷。

当然,改变也并不一定是坏事,若能够在途中发现自己更好的潜能,修正目标也并无不可。

只是,有时候会想看看以前笔下的自己,再检讨现在的自己,看是否有偏离轨道之余,也想提醒自己理财的真正目的。

回顾旧文,看到自己当年写下的几个主要退休目标:

~一间没有房贷负担的自住房产

约两年多前完成了买房子的理想,35年的房贷也在这段时间减少到24年左右,算是完成了31%的目标,目前虽然有能力全额清还房贷,但是在停止工作主动收入的来源前应该还不会考虑此选项,个人更倾向制造一道被动现金流去应付这方面的房贷。另外,理财中途因为某些特殊原因,目前也抱有多一间原本住着的组屋收租,在租金应付到房贷之余,亦稍微提升了非股息的被动收入以应付部分固定开支,算是意料之外的发展。

~一架没有贷款负担的车子

去年在父亲去世后把原本的manual Wira换了autoAxia以方便姐姐取代父亲的角色去载送妈妈出入,因为是用现金买的,所以目前无贷款,但要考量到未来车子旧了以后应该还会有换车的需要,要把未来这笔开销费用计算在退休规划内。车子和手机一样,从来都不是自己兴趣所在,坐过大老板们的所谓豪华车,酒店的高级limo等,都觉得不就是如此吧….能够安全送抵目的地已足够,表面的亮丽留给有需要的人就好。

~一百万的净资产

这点几年前已做到,可以参考过往写过的百万系列,净资产高低对目前的自己而言是其次,现金流重要得多。

~平均每月五千的被动收入

也是大概两年多前已经达到的能力范围,不过设立目标的当时还没有联想到房贷所需要的被动现金流,所以目前会把房子的供期也加入原本的被动收入目标。股息方面的被动收入,假设去年每家公司的派息额不变,目前的实力大约去到每月七千左右,自律的循序渐进,要在40岁前达到所需要的被动收入不会很难。

看回青涩的自己,有了会心的一笑,现在的自己或许在别人眼中或许不算是什么,但比起从零开始的自己,心中踏实了很多,这份源于财务的安心感也让自己更可以品尝到与珍惜生活其它层面中的一点小幸福。

当下的自己更想要做的,是能够有多一点时间陪伴妈妈与家人,想去除掉地理因素好好发展一段感情,还有继续自己在这些年一直都有实施的旅行蓝图计划,愿能慢慢地走遍世界,从过程中发现自我。

走过这段路,发现懂得自己的人其实不用多,只要最后是那个自己也在乎的就好了。

Monday, October 15, 2018

慎选英雄


口木兄上周末参加了一场喜宴,他在喝着喜酒的时候给水星熊发讯息,说他听到对面的人在聊股票,让他不小心笑了。内容大意上就是一个人向另一个人炫耀说把一百千丢进去,几分钟就可以赚到一千,之后话题从股票延伸到外汇,但大概也是类似的内容,说的人想表达的不外是“我的投资赚钱能力很快很可靠,你不拨资跟着我参与错失机会就很傻”,当然最后也不忘加一句“其实我也没有很强”,“这也没什么"之类的虚情假意的话去美化自己的人品,希望对方能够更拜服自己,其实,如果真的觉得没什么的话,也不会刻意说出来了吧?

类似的状况和故事,在这时代已算是成腔烂调的典型,最终无非是想把你对他表面成就的这份信任,转化成一种利益,或许是向你筹资,或许是向你兜售某种“可靠”的产品,或许是要你付费加入一些有“精准”交易时机的VIP群组等等,然而,误入这类快速致富或有捷径可寻的陷阱的人,还是从来都不曾间断,人性的弱点,从来就不易修正。

假设那个人是每6分钟就能赚1%(以100千赚1千),只需要600分钟或10个小时,就可以赚翻倍了,这种轻松赚钱感,难怪教人心动。

或许他并没有在个案撒谎,而是确有其事。然而,只关注投资成功的案列,最大风险在于陷入逻辑上的“倖存者偏差”(survivorship bias,误以为成功案列所采取的方法一定有效,却不知道可能有更多的人采取相同的方法却失败,只不过媒体或书籍都很少去报道失败者而已,更勿论存有私心的说话者本人,毕竟,真正有能力者,基本上也不会主动的常常到处提起自己的丰功伟绩。

巴菲特说过:“慎选你的英雄,你的英雄非常重要”,现在这个时代,充斥着过多的行销资讯和媒体造神,要找到真正的典范人物变得很困难。

多数人不会反对,有机会向所投资的公司管理层正面交流是很好的一种做功课方式,不过,也有部分人离经叛道的认为:跟经营阶层密切接触,更可能伤害投资报酬率,但这群人并不是想说管理层心存不良或不道德,只不过管理层的工作,目标和技巧,会引导他们在股东面前强调积极面,淡化任何企业问题,他们本身可能没有丝毫恶意,却可能在下意识中扭曲了资讯,固此,这群投资者更倾向以客观的方式去观察管理层的表现,而不是盲目听取别人嘴上修饰过的官腔。

相同的概念,运用在以高调渲染战绩来提升自身形象的人身上,也非常贴切,我们不该笼统的把他们称为坏人,毕竟想做生意本质上并无罪,只是站在投资者的角度,我们更应该提醒自己随时保持独立思考的态度,去应对所接受到的所有资讯,这样才能过滤出真正值得学习的对象。

因为,我们都知道,怪罪归咎于别人从来都比承认是本身误判来得容易。

实际上,原谅他人的错误,不一定全是美德;漠视自己的错误,倒是一种最不负责任的释放。








Friday, October 12, 2018

破茧而出


有个乡村小孩在家附近玩乐时看到一只茧上裂开了一个小洞口,引起了他的好奇心。仔细观察,发现原来有一只蝴蝶在艰难地将自己的身体从那个小洞口一点点地挣扎出来。小孩对此现象很有兴趣,就留在原地想观看蝴蝶破茧而出的一刻。

可是一个小时过去了,蝴蝶几乎没有任何进展,看起来它几乎已经出尽全力,还是无法从洞口再进一步。

这一幕在善良的小孩眼中看得相当心疼,就想着自己有什么办法可以帮助到蝴蝶,他找来了一把上课时用的剪刀,非常小心翼翼地把茧破开,希望蝴蝶能因而挣脱出来。

小孩期待着蝴蝶打开翅膀伸展高飞的一刻,然而,那一刻始终没有出现,这只蝴蝶虽然成功地离开了茧,但只能可怜地带着萎缩的身体和瘪塌的翅膀在爬行。

这个好心的小孩并不知道,蝴蝶从茧上的小口挣扎而出是自然定律,它要通过这一挤压过程将体液从身体挤压到翅膀,才能在脱茧而出后展翅飞翔。

小孩把洞口剪大,虽然使茧中的幼虫不费力气的从那个牢笼里钻了出来,但在帮助它走这捷径时,却也无意中使蝴蝶丧失了飞翔的能力,永远都只能拖着累赘的双翅在地上爬行。

水星熊一直都以新手菜鸟自称,有人觉得谦虚,有人觉得虚伪,实际上两者都不是,而是为从未经历过熊市的自己的自定义而已。

熊市,就像蝴蝶的破茧而出,只不过是一种市场中的自然定律,在股海近十年都还没碰过这种自然现象,不懂是一种幸运,还是一种不幸,仿佛在玩游戏时得到了一个名为“被诅咒的幸运女神像”的道具,难以判定其是好是坏。

还没经历过市场完整周期的投资者,个人觉得实战经验方面始终都还是有所不足。

嘴角边的理性,人人都懂得说,但事情真正发生的时候,能够让自己的行动秉持自己理念的人,又有多少位?

从价值投资,变成短期炒作并合理化自己的行为;从低买高卖,变成越低越卖,越高越买,并自我说服说是新时代的“玩法”,这些截然不同的理念,都只是需要一两天动荡就可以让一个人彻底改变的事。曾几何时,牛熊市在很多人眼中已经成了几天的现象而已,可以昨天喊是不是熊来了,今天就问是不是牛到了。

本身对熊市的担忧,并不是股价的下跌,而是不懂本身的自律,能否应对与通过真实危机的考验,比起户口数字的减少,更怕的,是一帆风顺的路途,会剥夺了将来自己的飞行能力,所以不想走一条毫无障碍从无挫折的路,或者是靠别人帮助的捷径,而双手拱上让自己成长的机会。

伟大的童话作家安徒生出生在非常贫困的家庭,不但没上小学,还遭到酗酒父亲的虐待。当他以童话作家而扬名的时候,他这么说了:“现在想起来,这么艰苦的环境对我来说真是一种福气。因为家里贫穷,所以我写出了《卖火柴的小女孩》;也因为我长得丑而常遭受别人的嘲笑,才能写出《丑小鸭》的故事。”

水星熊知道,就算尝试过,努力过,一个人也未必能够变得很牛,但是不尝试不努力,我们又怎么知道我们的极限在哪里?

所以作为一位投资者,自己真心期待将来有那么一日可以尝试挑战所谓的“熊市困境”。

不断往上爬的理由,不是为了被世界看见,而是想看见整个世界。


Tuesday, October 9, 2018

当下与未来的消费力取舍

投资的起点,不是来自收入,而是源自储蓄。


假设一个打工族月入4千元,扣除必需的基本消费2千元后,剩余2千元的可支配收入,我们可以选择每月消费1千元作享受和储蓄1千元作投资;当然也可以全数用来消费或全数用来储蓄。

单以这1千元储蓄计算,如果得到5%的年回酬,30年后的复利数额会是4322元。

把储蓄用于有回报率的投资,等同于在未来能换取更多的消费力;反过来说,这也意味着,当下的我们每消费1千元,就等同于放弃了将来4322元的消费权力。

人生的时间相当有限,30年几乎就是一般打工族一生中所有的工作时间,固此,我们今天消费和储蓄的决定,对我们的人生起着关键的影响。

把上述的例子延伸,每年投资12千的话,30年后就可坐拥837千,如果年回报率从5%提升到6%的话,更可以滚到百万以上,而如果单单储蓄不投资,就只有360千,复利的力量,由此可见一斑。

所以,我们不该小看手中的那一千元,以及那“区区”5%6%的年回酬。当我们明白复利的力量,就会理解到时间的重要,也会知道想要致富,与其浪费时间去投机炒股,一昧追求可以短时间内增值数倍的快速致富机会以至于让遐想蒙蔽了双眼并忽视背后潜在的风险,不如专注于能够踏实计算的投资,让时间将我们的雪球滚大。

在当下的消费 VS 未来的消费之课题上,何谓平衡是很个人的标准,在奢侈与吝啬之间调度并做到中庸与兼顾,是个人价值观的问题,并无对错之分,重要的是你要清楚知道每一笔消费的机会成本有多高,而不只是当下从你手中溜走的那一千元。

我们现在的生活或许不是我们想要的,但绝对是我们自找的,有了之前的因,才有现在的果。

而所谓踏实的投资,个人定义就是会定期产生现金流的资产,透过累积这类资产来扩大我们的收入来源,例如每半年或每三个月派一次的股息,收回来的股息再用于投资达到资产增长的效用,毕竟,财报上的盈利,资产乃至于现金流都有可能是被灌水或作假的,真金白银进入我们户口的股息假不了,当然我们还是要留意企业派息的背后是否有盈利的支持,切勿只看股息率和贪图表面的高息。

在理财投资世界要有所成,我们并不需要和天才比高低;只需要和常人拼努力与自律。

有钱人可以大大方方地小气;没钱人只能小心翼翼地大方。

多少人,为了不值钱的面子,不想被人说小气,就打肿脸皮充胖子,一掷千金地装大方?

可以做位大方的真正富有人无疑是很好,但如果当下的自己真的只有能力择其一,个人宁可要真实的所谓“小气”,也不要虚幻的所谓“大方”。



Sunday, October 7, 2018

为什么是我


网友John诉苦道,他工作不顺利,认为自己老是在职场上被欺压的那一位,回到家来自家人的压力也不小,再加上近来的投资连连失利,觉得为什么就只有他需要一直面对倒霉的事。个人觉得,John并不完全是负能量的一人,因为以前投资顺利时他也会开心分享。

一个人自觉霉运当头的时候,常爱讲的一句话是:“为什么是我?”

患病躺床,破碎家庭,爱人离弃,乃至于投资失败等等,都容易让人不禁想大喊,为何这些事情偏偏就发生在我身上!?继而一蹶不振。

John的“为什么是我”五字,让水星熊想起了已逝的美国网坛名将Arthur Ashe

Arthur不仅是一名网球运动员,也是一名反种族歧视和人道主义者。1975年他成为温布顿冠军,是第一位夺得网球大满贯男单冠军的黑人选手。

然而在他职业生涯的辉煌期,疾病却打乱了他的计划,被诊断出有心脏病的他,不得不退出网坛。但此后的他选择了为争取黑人权力而积极奔走,也鼓舞了无数人。

然而厄运并没有因他的善行而停止降临,1988年时他被确诊,因数年前的心脏输血手术而感染了爱滋病毒,此病情在1992年才被公开。

公开后接到来自世界各地的球迷纷纷来信,最多人想传递的一个问题就是:“上帝为什么要将这种可怕的疾病降临到你身上?”

Arthur当时的回答是:“全世界有5千万人开始接触网球,5百万人去学习打网球,50万人进行专业训练,5万人进行巡回比赛,5千人能够来到温布顿,5百人进入正式比赛,4人进入半决赛,2人进入决赛,在最后捧杯的那一刻,我从来没有问上帝为何胜利的会是我,所以,关于爱滋病,我也不会问他为什么。”

患病期间,Arthur仍不断为爱滋病的防治而奔波,最后,199326日,他告别了这世界。

从事业辉煌期,到患上心脏病,再迎来爱滋病的打击,这不会是一般人能够承受的命运,但他并无选择向命运抱怨,而是在思考如何让自己剩余的人生继续活出意义。

最有共鸣的地方在于水星熊也是位心脏病患者,加上一个有赌瘾的先父,在贫困环境下长大的自己,也深明生命的时间应该会比一般人短暂,但懂事以来也从来不会问“为什么是我?”,因为这问题即使得到答案也无法帮忙改善现况。宁可平静地接受已发生的事实,好好思考下一步要怎么走才会走得快乐。

固此,以所谓的“不幸”来鼓动自己要比一般打工族快一些达到财务自主,是为了追赶与扯平和一般人退休后所能拥有的自由选择时段。过去十年每年至少一次的国外旅行,也是为了能够在有限的时间多观赏这世界的奇景与多元化的生活文化与方式,因为不想花了十年的时间去过着其实只有一年不断重复循坏的生活体验。好比一些股市老鸟,即使沉浸在股市多年,也未必就代表其投资实力就会自然提升,或者一定就会比年资少的投资者做得更好,只重量不重质的时间,不是衡量生命价值的最佳标准。

个人觉得,死亡并不是失去生命,而是走出了时间。

拥有多少并不重要,如何真正享用,才是幸福与否的分野。


Friday, October 5, 2018

三百万才可以财务自主?




和股友聊起前天冷眼前辈所发表的《让主动与被动收入相辅而行》一文时,股友觉得,如果前辈的文章是以新手为目标,三百万的投资组合对他们而言是遥不可及的,可能很多人一开始看到这个目标数字就会打退堂鼓,萌生退意。他的想法是,冷眼应该用更好的例子,比如一百万组合5%股息,一年50千或每月4200被动收入,以目前一般的标准而言也已经有财务自由的资格了,因为,当一个人成功达到一百万的组合,基本上他也应该已经懂得要如何达到3百万了,只是需要时间而已。

对他这番意见,本身也相当认同,固此前天在面书转载前辈的文章链接时,也有附上“并非人人适用”这句话。

财务自主的数字,向来都容易引起争议,就像审美观,从来也没有一个固定的答案,因为每个人要求的生活不同。

对水星熊而言,在已经有了一间无贷款负担的自住屋和自用车的情况下,即使考量到未来的通货膨胀,也并不需要3百万才可以财务自主,即使还有上述贷款负担,其实也真的不需要拥有3百万才可以退休,不是自己看不起未来的消费水平或生老病死所伴随的庞大费用,而是我们也不必过于杞人忧天地忧虑老来的生活而忘却了当下的生活,每天活在压力和恐惧中。生老病死的每一个环节,都可以透过现在的理财计划去做出某程度的预防和分散风险的,包括入土为安时的葬地和仪式,而不是等到事情发生的时候才想着从哪里掏钱。

如果能够像冷眼所举的例子一样,有每个月五位数的被动收入固然是很好,但不代表每个月几千元的被动收入就活不下去,否则,勿论被动收入,时下多数打工族的四位数主动收入也早就不应该有活下去的资格了,但大家还是活得好好的,不是吗?

比起退休数字的达成,在累积财务自主所需要的现金流的过程中,更重要的,其实是学到累积财富的方法,如身家过千万的股友所言,有能力达到百万的人,自然懂得如何将之滚到3百万,除非他的百万是来自幸运的天降横财。

能够做到从无到有的一个人,即使财务自主时的被动收入只是每月数千元,不代表财务自主后就永远也只有几千元,只能吃老本而无法继续把资产滚大,在扣除生活费后,他亦可以有余裕持续透过再投资来增强被动收入以应付未来的通货膨胀,各类费用,甚至进一步提升生活素质。

但,相信即使把3百万缩减到1百万,很多新手还是会被七位数的数字震慑而望而却步。

记得有个相当著名的测验还是故事,细节记不清楚,大体的内容是要求一个体格健壮和一个体能普通的人在时限内跑完30km以得到奖励,除了某一点以外两个人的路程都是一样的,但最终完成挑战的却是体能普通的人,差异就在于他所跑的路程上每3km就设有一个标记,让他知道离开目标还有多远;而挑战失败的体格健壮的人在路途上则没有此标记,身上也没有任何的仪器可以告诉他离终点还有多远。

由此可见,阶段性的目标达成与当中带来的成就感与鼓舞感,是会影响一个人的心态甚至能力,对能否达到最终目标是能起到关键性的作用的。

当初水星熊开始认真理财时,也根据网友雷门兄的分享,而为自己设下了30年的净资产目标,再从中分割到每年需要达成的目标。之后也从中延伸出自我鼓励的方法,例如每达到百千净资产的里程碑,或者达到股息目标等,都能提升士气,仿佛看到为自己设下的每3km的路标般,让自己能够一步一步地坚持跑下去。自己也不是一开始就只看到最终的目标,毕竟,无论是30年的时间,或者是百万千万的数字,听起来就会给一般的打工族无力感和距离感,如果目光只能看到最远方,反而容易忘却当下的自己所能做的事,打击自己向前进的每一小步。只要走的是正确的路,走了一段时间,积沙成塔的力量就会逐渐让自己发现其实路途并没想象中的那么远,30年的目标,也不一定需要30年才能够完成。

以世界冠军为目标的运动员,也不会妄想一飞冲天的马上达标,而是从成为校队开始,一步步迈向州手,国手,东南亚冠军,亚洲冠军,然后才挑战称霸世界。

与其想着百万是做不到的事;不如去思考自己能够如何先累积个十万。

与其批评百万微不足道,能靠它退休是天方夜谭;不如先让自己拥有这“微不足道”的数字,怎样都比什么都没有强。

与其觉得学习投资知识困难而一直依赖他人,老想着参加一些给tips买卖的快速致富付费聊天组;不如老老实实的在正道投资起步,培育自己拥有累积百万的能力,这份能力比任何一个tips和群组都更能伴你终老。

斧头虽小,但劈砍的次数多,就能将坚硬的巨树伐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