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August 12, 2019

我还能做什么


明天就是农历714了,就凑个热闹,讲一则很短,不过在日本相当有名的鬼故事。是从上个月去日本旅行回来的上司哪儿听到的。


有一个功课很出色的孩子,他没有空闲时间,所有的课余时间都花在补习功课上了。


某日,他到老师家补习功课,他妈妈一个人在家,突然电话响了,然后传出他孩子的声音:“妈妈,我现在还能做什么?”


他妈妈就问他:“你在哪里啊?你不是去补习了吗?“


但这孩子始终只问一句话:“妈妈,我现在还能做什么?“


他妈妈觉得不对劲,就放下电话,但一放下,电话又响了,拿起来就是她孩子在说那句话。他妈妈只好报了警。结果查明,她孩子的老师那天突然有事,说要换个时间补习,那个孩子就有了两个小时的空挡,但他不知道该干什么,就想去打电话,结果过马路时被车轧死了,他的灵魂却到了电话亭给他妈妈打电话。


Xxxx


分享这则故事,除了凑热闹,也请大家回顾一下自己的世界。这个故事之所以出名,是因为当时有很多知识分子非常反感日本的教育制度,认为这种从名牌幼儿园开始的教育制度非常残害儿童,觉得这样教育出来的一代,他们的人格是残缺的,最大的残缺是这个孩子没有属于自己的世界,他所有的时间都被家长安排的节目占满了,一旦他有机会面对自己,他就不知道该做什么,以至于必须请求长辈的下一个指示,哪怕只是两个小时的时间。


想起以前造访朋友家时,在客厅里,某个有张不苟言笑而显得过分严肃的脸的阿姨,走向一个刚结婚不久的女后辈聊时的第一句话,就是问后辈什么时候要辞职,后辈反问道为何要辞职。她认真地说:“结婚后,不是应该留在家里相夫教子吗?“


自己暗暗心惊,这个时代,还有如此食古不化的人。


见后辈不语,她继续现身说法:“你看,我本来是一家大公司的会计师,可是女儿一出世,我便辞去了薪金优厚的工作,当了全职母亲。我觉得如果你不能全心全意地照顾你的孩子,便没有做母亲的资格。“


事后从朋友口中得知,这阿姨的女儿确实在学术方面有很高的水平,除了成绩,还是各种课外活动的能手,然而,这亲戚的女儿也向朋友哭诉过妈妈不了解她的想法,也从不尝试去了解,只是一厢情愿地为她安排生活,让她觉得似乎连吸入多少空气都要管制的地步。


水星熊想,那位放弃会计师专业,改行做“雕塑家“的阿姨,确实成功地塑造了一位会跳舞,游泳,电脑,绘画和英语的完美少女形象。


这少女,如同一只不快乐的蛹,她母亲是丝,长年累月紧紧地缠着她。


个人觉得,可以预见,这蛹一旦化蝶,将会飞得远远的,永不回头,永不。


讽刺的是,来到投资世界,却又有不少人希望做位被别人控制的小孩,最好是每一步该怎么做都给我安排好,一旦投资状况没有照时间表来走的时候,只需要向前辈请示:“我还能做什么“,不必自己动脑筋就最棒了。


这种反差,体现在人类想控制自己的生活,却又不愿意对自己的财务负责的奇怪态度,导致“该买,该卖,该守,牛市/熊市来了,我还能怎么做?“之类的语音不绝于耳。


也有“读过了一些基础投资书,但还是不懂怎样开始,可告诉我怎样开始投资,该买哪一家吗?“的问题出现。


何不亲身去银行了解开户口的程序?何不亲身去搜索你想投资的公司背景,未来计划,财务状况,管理人员等等的资料?


毕竟,一旦开始喂养,就会演变成,仿如某天接到的鬼魂电话一般,重复地问道:“我还能做什么?“



1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