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December 1, 2020

第五個一百千(股息雪球篇)

 發生相當多事情的一個星期,所以本篇主要記錄一下水星熊的近況,當中雖然有些是已經寫在IG的“舊聞”,不過沉浸自己後再整理出來的感受,會更能反映自己真正的心情。


首先是好幾年沒生病的自己病倒了,雖然衹是咳嗽,不過相當的嚴重,晚上睡覺時幾乎不時都會咳醒,加上喉嚨不舒服的關係一直在喝水,即使沒咳醒也會被尿憋醒,在那幾天相當嚴重地影響了睡眠品質和精神,感恩的是,開始服藥以後,不久就痊癒了。

總覺得,越長大,越不敢依賴別人,因為人心易變,自己給的,才叫安全感。

然而,生病的時候,尤其親友都不在身邊時,還真是難得地感受到一絲想依賴他人的心情,儘管如此,水星熊還是屬於倖運的一位,因為有位一直都很照顧自己的上司,幫忙買藥外帶,讓熊早退休息都沒問題,很謝謝他。

倒霉的病痊癒後,就引來了好事,這些年來累積的股息終於來到了半個百萬,心情之喜悅,比當年淨資產達到第五個一百千時更棒。





回顧自己這些年累積股息雪球的佰仟過程:

初次少量買股:15th Dec'08
開始大量買股:14th Mar'11
首個第一百千:31st Dec'15(從初次買股算起,用了七年又半個月)
第二個一百千:31st Aug'17(一年又八個月)
第三個一百千:30th Sep'18(一年又一個月)
第四個一百千:30th Nov'19(一年又兩個月)
第五個一百千:30th Nov'20(一年)

第三個一百千會比第四個百千更快的理由在於當時有特別股息的幫忙,排除掉這些客觀因素,其實每一個一百千的間隔都逐漸在縮短中,也印證了雪球越滾越輕鬆的真理。

更何況,不要忘了,滾雪球的這些年來大事都不曾中斷,比如英國脫歐,特朗普當選總統又輸掉選舉,大馬政局的改朝換代,後門政府和各種動盪,當然少不了尚未完結的新冠病毒。

雖然都是一些大幅影響人心的事件,然而,以價值面一路走來的股息派,不管外面的氣候有多狂暴,他人有多瞧不起它的烏龜速度,它還是穩穩當當的引領水星熊走過了這些風雨,依然茁壯地為自己帶來豐厚的被動收入。

雖然水星熊衹是一介平凡的散戶,但足以以自身的路途說明價值和股息投資法長期的可行性。

畢竟,紙上談兵再出色也不如帶兵出征學得多,前者衹是理想中的狀態,而後者卻是腳踏實地的行動。

別人説,事情有個平衡或許是真的,好事來臨的同一天,水星熊就接到了中學同齡好友的死訊。

水星熊的要好朋友,多數都是從中學開始就認識的,以前每當進入一個人生階段,總可以從同齡人身上感受得到當中的變化,比如中學時大家開始學騎電單車和駕車,互相交換考undang undang和駕駛技術的心得;當大家各自出來社會找到第一份工作的興奮與坎坷之時;第一次的戀愛和失身的經驗之時;大家陸續穿上禮服披上婚紗迎接賓客的時候;再到下一代呱呱墜地用小手指緊握著已爲父母的朋友的一刻,都會感覺自己踏入了一個新階段。

衹是沒想到死亡的警鐘會被敲響得如此迅速,雖然是沒人能預測到的腫瘤日漸惡化所致,不意味著自己已經踏入一直迎來朋友白事的階段,但我們這一幫人確實在逐漸迎來送走我們父母的日子。

我們每進入一個階段都會激動不已,久了就會習慣。

“習慣了”是個很強大的短句,它能代替所有的一言難盡。但不要因習慣了世界的冷漠,自己也變得無情。珍惜尚在你身邊的人,也愿骨灰已遵從她本人意願,被撒在大海的朋友可以好好安息。







向朋友永別後,喜歡向人類開玩笑的命運又反轉的給了水星熊一個喜訊,十一月在以組合老大FPI為首的帶領下,多家公司交出了讓人意外的驚喜業績,也帶動了股價的復蘇,迎來了自己投資生涯以來單月最高的漲幅,足以涵蓋自己剩下的房貸有餘。在大馬病毒案件屢創新高的情況下,確實是讓自己有些意外的發展。

或許受到了朋友離世的影響,有閃過一絲把本月漲幅額的股份賣出用來清還房貸的念頭,不過和一些志同道合的投資夥伴討論以後,目前自己應該還是會按照一路以來的還款步調去清繳房貸,不要被股價涨伏影響了自己對投資項目的價值判斷。

短短一個星期多,生活以就好壞好壞的交叉節奏來敲水星熊的門。

水星熊不禁在想,我們口中的每段雲淡風輕,都曾經是我們世界里的傾盆大雨。

而勇敢不是無所畏懼,而是帶著勇氣走下去。

希望有緣讀到這篇文章的你,能夠擁有大人的勇氣,也可以擁有小孩的快樂。



Tuesday, November 24, 2020

輸得清醒

 


今天是口木兄的牛一,祝他老一歲快樂,過去一兩年對他而言最大的改變,莫過於從打工仔的身份轉變成藥劑店的老闆。


雖然水星熊和口木兄投資的工具開始有各自不同的方向,但也無損我們兩人的交流和情誼。


曾經問過他,初次創業的人,最畏怕的未知和失敗,他是抱著怎樣的心態去面對的?


他說過的話中,最打動水星熊的心的,是“輸得清醒”四個字。


很久以前和朋友旅行時,和一個開朗的朋友同行,去到一條長長的小吃街時,第一次來到這城市的他,看見每個攤位店鋪幾乎都挪不開眼,街上大多攤位都有提供試吃,他都笑盈盈的逐一吃過去,有的店沒有擺試吃品,他還會要求老闆:“這個能給我嘗一點嗎?”


他吃得開心,水星熊陪得提心吊膽,恨不得把他的一張嘴封印起來。


“人家不放就是沒有,你怎麼能向別人要東西,萬一別人不給呢?”


“不給就不給,不給我就去下一家咯。”他若無其事地笑笑,毫不在意的樣子。


尚年幼的水星熊不解地問“你....就一點都不覺得丟臉?”


他一聳肩:“這有什麼好丟臉的?人家就算不肯給,也不單單是針對我。”


“可是你也被拒絕了啊。”


“那又怎樣?我就問一下也沒什麼損失嘛,他們又不會來打我。”他大刺刺地笑著,繼續在街上流蕩找吃。


水星熊也只好繼續跟上,一邊自作多情的替他尷尬,一邊卻非常羡慕他的灑脫。


確實,對於競爭激烈的旅遊街店鋪來講,比起顧客帶來的流量,一小塊柿餅,一粒棗,一顆糖,一口湯根本算不上什麼,可是衹要別人的神色有一絲不悅,當時的自己腦子裡就會蹦出一連串的負面聯想:他是不是嫌棄我只吃不買?他是不是覺得我故意占他便宜?萬一他駡我怎麼辦?我要還嘴嗎?我該怎樣還擊?


即使別人露出為難的神色禮貌的跟水星熊説:“對不起啊,我們這個不提供試吃”時,自己還是恨不得找個地洞鑽進去,覺得自己就是那個給別人找麻煩的小壞蛋。


可他不是,他能坦然的跟店鋪和攤位老闆討論食物的味道,從容開口討要,被拒絕也毫不在意,他不曾以惡意的角度的揣度他人,哪怕偶爾有人態度不好,他也覺得沒什麼。


心理學上有這樣一個理論:


別人之所以能往你心裡掛東西,那是因為你先有了鈎。


越是怕惡意,就越是過度放大惡意,越是想被認可,就越是在意反對的聲音。而朋友他卻不是這樣的,他的心是平整的一片,也正是因為不在意,才不會被傷害。


好比讀書時我們總有過心動的對象,因為太怕被拒絕,所以提前拒絕了自己,不敢行動。


有部值得一看的美劇《This is Us》中,有這樣的一個情節:


天生有一副好嗓子的Kate在未婚夫的鼓勵下決定去參加一場歌唱比賽,可是走到半路自卑心理忽然發作。她打退了堂鼓,跑到自助餐廳大吃了一頓,吃完才覺得不甘心,又掉頭回去比賽現場。但比賽已經結束了。在Kate的懇求下,主辦方還是同意給她一個清唱的機會,她才唱了兩句,評委就不耐煩地對她揮了揮手:“你可以走了。”


Kate不服,對主辦方囔囔:“你們這是歧視,你們不能因為我長成這個樣子(她的體重嚴重超標)就看不起我,你們這樣是不對的。”


很勵志吧?可Kate下一秒就被打臉了。


“你以為我要你下去是因為身材?”評委招了招手,一個身材纖细的漂亮女孩走上臺,同一首歌,同樣沒準備,同樣是清唱,無論是嗓音還是技巧都完勝Kate。


她還是輸了啊。


可是這一次,她是輸給了別人的實力,而不是輸給自己的心魔。


如果她偷偷退賽,如果她沒有勇氣說出哪一句質問,她大概永遠都會像從前那樣,將自己的失敗歸咎於肥胖,一邊自慚形穢一邊裹足不前。


雖然最終結果是失敗,多慶幸她還是邁出了那一步。


所有的得不到都存有痛苦成份,唯一的區別衹在於痛苦的具體程度,痛苦越具體,你就越清醒,你會明確知道自己失去了什麼,為什麼失去?祇有這樣的痛苦才能讓人成長,讓未來的你獲得抵禦痛苦的力量。


投資亦然,投資路上的失敗是不可免的,但我們不能因為怕失敗,就放棄了起步和嘗試的機會,即使輸了這次,也該搞清楚輸在哪裡,而不是懵懵懂懂的不了了之,把自己的失敗歸咎於股市是大鱷騙人的地方,再也不敢碰股票。


每個人都會怕,怕被拒絕,怕會失敗,怕藏在失敗背後的尷尬和羞恥。


沒有人能保證你這次就一定會贏,就像口木兄也無法打包票做老闆就必然成功。


但哪怕贏不了,能輸得清醒一點,才不枉費痛苦這一回。


Tuesday, November 17, 2020

從疫情省思三種能力




如果世界上衹剩下你一個人,你能活多久?


聽到一個挺有意思的音頻節目,聊的話題是“如果你穿越時空回到了過去,你怎樣謀生?”


水星熊想,大概不少人也跟自己一樣,沒有把這問題當成難題。


畢竟我們可是領先了幾百乃至幾千年的現代人,掌握以前的人想也不敢想的科技,隨便拿一個出來都是必殺技,還用得著擔心什麼生存問題嗎?


但你衹要多想一步,就會發現這個想法背後的問題.....


對,你什麼都知道,但就像投資理論一樣,從“我知道”到“我能做”,卻完全是另一碼事。


比如,你知道水稻會成為宋朝之後最重要的糧食作物,但你能從一堆雜草中辨認出稻子,知道如何選种,如何種植嗎?


又或許,你知道某種藥物或疫苗可以救命,把很多以前足以致死的疾病變成輕症,但你會培育成份,再把它們製作成藥物嗎?


這話題也讓水星熊從這次的疫情中,省思了普通人最缺乏的三種能力。


其一:基本生存的能力


我們生活在一個高度依賴合作與分工的社會,一旦離開這個大前提,我們所知道的一切都可能失去價值,作為個體,我們遠比自己想像的要脆弱。


這也是這次疫情讓人異常焦躁的主因之一,我們習慣了叫grab,在外面吃飯,東西壞了找人來修,而一旦城市的基本功能開始停擺,每個人都會從中看到自己的無能為力。


比如一個朋友在MCO期間遇到的問題,是衛生間洗手盆的水龍頭漏水,但物業的維修工人早已經回了老家,復工遙遙無期,只好把水閥擰上,洗個臉得從廚房打水過去,就這樣湊合了幾天,遠程和她爸媽聊天時才給她支招:你拿生膠帶在水龍頭管道接口纏兩圈就不漏了。


簡單得不得了吧?但當朋友把生膠帶發到群組時,至少有半數人表示不認識,更不知道用在哪兒。


我們這一代人,在知識上好像懂得最多,但論起動手能力,我們會的卻很少,甚至就連在老一輩眼中屬於“常識”的東西,在我們看來都像天方夜譚。


在2020年之前,“獨立生存的能力”好像只跟如何賺錢,如何撫平孤獨感這種話題有關,但是這次的疫情,將我們拉到了眼前的事實。


會不會做飯,會不會開車,會不會換燈泡,會不會裝電腦系統,會不會修水管,被燙傷了怎樣處理,拉鍊被鎖死了怎麼辦。


這才是決定一個人是否能獨立生存的關鍵因素之一。


xxx


其二,保持情緒穩定的能力


水星熊相信在這次疫情中,很多人都有過刷面書等社交群體,又氣又急的難眠之夜。


有的人明明在安全區,但還是嚇得一天量了幾十次體溫,用消毒水把家裡擦了一遍又一遍,直到自己的手都開始脫皮。


焦慮和擔心本身很正常,可一旦陷入過度恐慌,就會引發很多不必要的問題:坐立難安,寢食無味,因為熬夜免疫力下降,自我暗示又引發了真的疾病。


如果你不是站在最前線的人,此刻最好的處理方法就是保持情緒的穩定,做好你能做的事,儘量少參與戶外活動。


當不知道該聼誰的才對時,你要能找到最可信的信息渠道。


當無法判斷消息的真假時,就像投資時會遇到的狀況和處理手法一樣,你要學會給自己設置一個“情緒冷卻期”,比如三分鐘或者五分鐘,不要想都不想的就去轉發或者去罵人,這樣就像聽了謠言就馬上把股票賣出一樣無知。


不知道這一切什麼時候才能結束的時候,你要剋服這種不確定性帶來的無力感,每天找出自己能做的三件事,哪怕是“跟家人認真聊聊婚姻問題”或者“每天寫日記”也可以。


做好你能做的事,不要自己嚇自己。


xxx


其三,運用時間的能力


網上看到有個大學生問起,有沒有好的英語學習資源,本來即將踏入社會的時刻,疫情來訪後她也被逼悶在家裡,不知道什麼時候才結束,不如趁這段時間加強英語,哪怕是抱一小段時間的佛腳,將來面試旹也覺得有底氣一點。


下面有留言説,既然今年都這樣了,應屆生的情況都差不多,不用給自己太大的壓力。


而她的回復是:可是我找工作的時候,競爭對手可不僅僅是我們這一屆的人。


確實,好工作就那麼多,應屆生想要,其他人就不想要嗎?就沒有更資深的人想要跳槽過來嗎?就沒有那些忽然丟了工作,不得不重新應聘的人要加入競爭嗎?


這個幾乎足不能出戶的疫情時期確實非常糟糕,但也給了我們最多的自由時間。


學生不開學,上班族在家工作,省下的不僅僅是在路上堵車的通勤時間,還有在人際社交場合中察言觀色,虛與委蛇的全部精力。


而你用這些省下來的時間做了什麼?


打遊戲,刷面書,還是一遍一遍地翻看朋友圈?


追劇,看電影,拿起一本買了好久但從沒翻開過的書?


學著寫書評,記錄自己看完電影的感受,學會把自己的情緒梳理成有順序的邏輯鏈?


熬時間不如漲知識,而把知識化為己用,最好的方法不過是輸出,哪怕就是原創一條短短百多個字的帖子,也好過每天不停地點擊“轉發”。


競爭不會因為這一場疫情就平靜下來,永遠還有人準備好了,永遠還有人隨時能拿得出成果,來迎接機會的檢驗。


不是你在打發時間,就是時間在打發你。




Tuesday, November 10, 2020

當好人做了壞事

開始習慣了這種每星期一文的步調,目前把時間花在學習烹飪和英語,兩個多月以來,一邊收股息一邊愜意過活的日子,其實還蠻合適自己的,不過還是希望退休後能找到一個可以取代工作日常的活動,而這個目標,在選項和治安都不好的PNG,相信需要等待回到大馬才有明顯的進展,目前所能做的是為之打好一定的基礎,以準備好往後各種可能的挑戰。


前幾天用餐時,一位認識挺久的老闆Mark提起他店裡發生的事,為上個月的賬目盤點時,發現有兩萬多元的營業額不知去向。Mark像福爾摩斯一樣將蛛絲馬跡仔細的拼湊,然後將目標鎖定了店裡一個幹了五年的小哥。


Mark開著錄音的手機放在身邊問他:“是不是你挪了店裡的錢?”


小哥一愣,做了一些無力的抵賴後,在Mark胸有成竹的眼神和證據確鑿的罪證下,立馬供認不諱。


“老闆,我也是實在沒辦法,我挪用公司的錢是為了還我爸欠下的賭債,他天天在外面賭,越賭越欠下一屁股債,快要過聖誕了,我不忍心看著我爸每天被人堵在家裡要錢,一想到他每天被人威脅說要打殘他我都害怕。”小哥緩緩講述著自己小時候的種種苦難,向來都是以善為本的他首次心歪自己也過意不去,他說到辛酸處還不時配合上一點眼淚,希望Mark不會報警。


故事講到這兒Mark對我們一笑問説:“你猜,我是怎樣回答他的?”


水星熊仔細思量了一下Mark的問題。


如果他單純灑脫一點,他會默默地把證據收起,悲憫地看著面前的男人説:“算了,這錢我也不要了就當給你發了年終的Bonus,你以後遇到什麼困難跟我説。”


如果他善良一點,他大概會提出讓他繼續留下來用,每月工資的一部分來填補這部分的虧空,然後等到還完之後將這事假裝沒發生過。


不過,Mark就是Mark。


他一聲不響的默默聽完小哥的話,然後在小哥一把鼻涕一把淚的時候遞過一張白紙一支筆:“你寫個欠條給我,三個月之內還清我不會告你。另外,從明天開始就不用來上班了。”


小哥不敢置信地看著眼前的紙和筆:“老闆,我跟著你這麼多年了,我是個好人,你一定要相信我。”


“可是你不是個好員工,所以我不會再用你了。”Mark拿了借條轉身就走,將小哥和他“我是好人”的呼喊統統拋在身後。


Mark説,這永遠是一個不乏好人的世界。


搶劫金店的強盜也許衹是為了覆行結婚三年後要給妻子買鑽戒的誓言。


在地鐵上拿了別人手機的小偷也許衹是為了給家裡年幼的妹妹買一罐奶粉。


連失手殺了人的罪犯都是好人,他祇不過是為了丟掉工作鬱結成病的妻子打抱不平而已。


不管是怎麼樣的動機和背景,本來都不應該成為為錯誤辯護的藉口。可是我們有一個口口相傳的詭辯秘訣,叫做聲東擊西。


別跟我講專業素質,別跟我講職業操守,別跟我講道理。我衹要佔據了道德的高地就好。


這一原則可以廣泛用於各種爭議,將各種原本針對“事件”的眼光引向“個人”,而此時這“個人”的好壞就成為我們評論事件的依據。


Mark的思維邏輯,或許不是人人都同意,但也確實值得玩味,乍看似乎少了人情味,深思一層也有其理性的一面。


如果好人做了壞事不被追究,是否壞人做了好事也應該被無視?


投資也是需要大家最缺乏的理性,而散戶往往被感性的大市氣氛所冲襲,而作出了和理性不符的決定。


好比,一家向來表現優良的公司,出現了一位舞弊的管理層,而董事會決定保留他,你會否能繼續安心持有?


或許,答案人人不同,并無對錯之分,但對於能保持足夠冷靜的的那部分人來說,就如Mark有點冷酷的所言:“你是不是個好人,跟這件事有什麼關係呢?我關心的,是你沒有撒謊,沒有作假,沒有違背職業道德,衹要這樣就足夠了。”

你覺得呢?

Wednesday, November 4, 2020

不能共苦的女人?



改編自水星熊身邊人的故事。


Alicia和相戀多年的男友分手之後,立刻變成了他口中“衹能同甘不能共苦”的女人。


他們成為情侶前相識也已甚久,故此朋友也有不少同一圈子的人,被前男友搶先在朋友群中吐槽抱怨一通後,Alicia成了被埋怨的不齒對象。


Alicia和她那已經成為歷史的男友,曾經是一幫朋友中最有潛力的一對。


郎才女貌才子佳人的搭配不說,連雙方的家長都在數次的家長見面會上相談甚歡并表面“以後我孩子跟對方在一起也很好”的念頭。


踏出社會後的他們努力工作,然後正是談婚論嫁的好時候,而這時的命運,卻帶著猝不及防的淩厲身姿,殘忍地拉開了他們之間的第一個裂痕。


他因為工作中的一個無心之失,給公司造成了幾十萬的損失,公司雖然沒有要求賠償,卻也毫不客氣地炒了他魷魚。


在生活壓力巨大的環境,他們本來就不夠富裕的小窩因為失去了他的收入,而顯得更加寒酸。即便如此,Alicia也沒生出一絲嫌棄他的心,變著花樣做好吃的給他,絞盡腦汁逗他開心,不敢在他面前提起任何關於公司工作同事之類的話題,生怕惹他鬱悶和傷心。


“他是自尊心那麼高的人,受了這麼一遭肯定不好受,我當下就下定決心肯定不會逼他,如果他什麼都不想做,那我就努力地養著他,等他恢復。”Alicia私下敘述時這麼自嘲道。


“可是你知道嗎?那段時間不管我説什麼樣的笑話逗他,他就只會面無表情看我一眼,我覺得自己好像小丑一樣,我們倆能接上最多的話題,就是天氣和政治,像無聊的政客似的。”


而兩年多過去了,他的頹廢不見絲毫收斂,反而常常拿了Alicia的工資出去喝酒徹夜不歸。在每個月捉襟見肘的時候,就會暗示她:“你是女孩子,你向家人要錢不要緊的,不會傷面子的。”


Alicia忍耐許久之後的第一次爆發,則是看到他剛剛失業時候跟她一起買回來的,耗資甚大的原版編程教材,被他好不珍惜的撕下來鋪在地上,上面放滿了他因為懶得起身去拿垃圾桶而高高堆起的花生殼。


他面對Alicia兩年來的首次指責,冷笑一聲:“我就知道你們女人是這樣子的,你不是愛我嗎?原來你衹是愛我的光鮮不愛我寒酸,真是虛偽。”


而那一瞬間,Alicia的心,也像是被撕掉的那一張張教材紙一樣,孤零零地生出許多皺紋,好像提前了多年就開始蒼老。


那一次Alicia選擇了道歉,她安慰自己的話,是所有的感情都會經過不完美,而她的愛,理應懂得并包容他所有的無奈和悲傷,以及見到他最醜陋的一面能願意伸手擁抱他。然後Alicia又憑著這樣的自我安慰,咬著牙和他磕磕絆絆地撐了許久。


直到那個下午,Alicia送來探望她的母親離開時,媽媽也許是看出來什麼,可她什麼都沒說也什麼都不問。衹是在機場久久擁抱著Alicia急劇消瘦的肩,塞給她一個厚厚的紅包説:“要是累了就回來,有我和你爸在,什麼都沒關係啊。”


走出機場的那一刻,Alicia才第一次感覺到累,連站立面對的力氣都沒有。


從兩個人的攜手共進,到一個人的獨木難支。


從兩個人的其樂融融,到一個人的小心翼翼。


她依然是愛著他的,衹是沒有力氣再繼續了。


那疲倦感深入骨髓,像是一條慢慢絞緊的鎖鏈,一寸一寸殺死Alicia所有的歡樂和青春,讓她每一次回想起兩人當年快樂的時光,都像是上一世一樣遙遠。


“或許真的是我現實和不好,我確實不能接受他一直這樣子下去。他哪怕是想去另一個城市或國家也好,自己創業也好,在家安心的學習新領域重新開始都好。我以為我無論怎樣都會陪著他,可是我確實已經沒力氣再愛他了,感覺每一天回家都是一種折磨。”


小的時候曾經覺得,“不管你怎麼樣我都永遠愛你”,是一句不能再溫柔纏綿的誓言。


可是長大後,每每聽到這樣的承諾都會莫名生出一點恐懼感。


如果水星熊拋卻了自己所有的好,變成個面目全非的小怪獸後你依然不離不棄地愛水星熊,那麼你到底還愛著水星熊的什麼?或是最初愛上水星熊的到底是什麼?是懷抱改造這種小怪物的心?還是衹出於道義責任習慣才不得不強迫自己停留?


而那些理直氣壯地說著:“你愛我就要接受我最壞的一面,這樣你才配得到我最好的一面”的人,也總該記得,為這句話加上一個時間期限。


是的,水星熊願意接受一個人的不太好以及不好,畢竟那是真實世界的一部分。


但是自己不能接受對方長期將這些缺點或毛病毫不掩飾地傾倒在我面前並且理直氣壯。


如果愛情是一起成長前進的路,水星熊不想孤零零地走下去,或是永遠背著一個永遠不肯清醒滿是怨氣和負能量的包袱。


靠他人的溫暖療傷,靠自己的心智堅強,這才是每一段感情平衡的基礎。


可以偶爾頹廢,可以偶爾悲傷,可以偶爾無所事事,可以偶爾不要努力,都沒關係的。


我們每一個人都需要有這樣的洞穴來休息,可是千萬不要放任自己去做太久的怪獸,久到你有天找不回那個遺忘已久的真身,久到讓你愛的人和愛你的人再無力負擔。


這才是對感情最好的尊重,對自己最好的負責。


Tuesday, October 27, 2020

自閉的他所擁有的武器

有一個小孩天生有智力障礙,他性情暴躁,總是不斷地哭鬧,把放在手邊的東西全都扯碎,砸壞,沒人能讓他安靜下來,因此見到這個孩子的人都覺得他很令人厭煩,父母也常不耐煩。父親幾次想把他送到福利院去,但一直狠不下心來。


6歲的時候,這個孩子仍不會說話,甚至無法正常地讀出一個單詞,在人們的冷眼下,他越來越害怕見生人,對這種情況,醫生無奈地説:“他得了自閉症,我們沒有辦法。”


無奈之下,父母將孩子送到了康復中心,希望在那裡他能漸漸好轉,可是在那家兒童教養中心里,孩子常常忽然在課堂上尖聲大叫,一再使身邊的其他兒童受到驚嚇,就算不叫的時候,他也總是抓起又丟掉手邊的玩具,一刻也不安靜。


某一日,孩子在地上撿到了一支彩筆,然後就在地上畫了一條線圈。他對這支筆和這條線很有興趣,就拿著筆一直在地上畫線,沒有人注意他,也沒有人阻止他。


當他在第二天繼續畫時,一位老師發現了,很驚訝地喊道:“天啊,你們看,他竟然在畫畫!”。其實那些線條根本不能算是畫,衹是一個個或圓或方的圖案,但是比起這孩子以前的行為,這已經是一個令人驚訝的改變了。於是老師為他鋪了幾張白紙,又給了他幾支不同顏色的彩筆,讓他繼續畫畫。


從此以後這孩子每天都拿著自己的彩筆一刻不停地畫著,除了睡覺以外,他所有時間都用來畫畫,沒人指導他,也沒人糾正他,他就這樣沉浸在自己的繪畫世界裡。


10年以後,他的畫在拍賣會上意外地賣出了不錯的價錢,而且得到了很多畫家的好評,而這個蘇格蘭自閉症孩子的名字-----Richard Wawro也很快就家喻戶曉,他的作品幾年間賣出了上千幅,每幅的價格都在兩千美元左右。


當人們感嘆這樣的一個孩子竟然有著這樣的繪畫天賦作為武器時,總是忘記了事情的另一面,他所擁有的最強武器:在這個孩子的眼睛里,從來沒有別的東西,祇有自己手中的彩筆和白紙。


正是這種單純和專注成就了一個藝術家,有時正是我們的眼睛看到的東西太多了,因此每個東西都沒有真正看清楚。


投資亦然。


記得以前寫過一篇《留在舒適圈》時,有讀者好奇地問道,留在舒適圈,豈非鼓勵別人原地踏步,不進則退?


其實,水星熊對留在舒適圈的定義,不是止步不前,而是專心一致。


一開始還沒找到所愛時,確實不該停留在僅滿足到生活溫飽的事業與生活,但找到自己的熱情所在後,就該專心一致停留在哪個“舒適圈”,一心一意,心無旁騖地發揮所長,將之做到最好。


好比鄭鴻標,一生光景專注於銀行業,沒有不斷地脫離舒適圈,生意A還沒做好又開始搞作生意B;好比冷眼前輩,一生醉心於研究股票的價值投資;自己,也在找到適合的股息路後,專心的在所謂的“舒適圈”走好自己的路。


一個“不務正業”,常年找不到自己定位的公司,高喊不要停留在舒適圈,僅僅為了要變而變,不斷涉身於不同的生意中,這是真正的逃離舒適圈,還是不瞭解自我長短處的反證?


股息路確實不易走,需要相當的專注力,但當你體會到越走越輕鬆的美味果實時,就會明白到能專注是一件多麼難能可貴的甜美的過程。


如果目前找不到值得讓你專注的事情,不妨像蔡康永說的:“找不到真心喜歡的事物時,就去找真心討厭的事物,然後用盡全力往反方向奔跑。”


Tuesday, October 20, 2020

報應

 


Carol參加了一場聚會,遇見了多年沒見的老同學兼舊同事Ivy,回家後鬱鬱寡歡。


Carol和Ivy曾經是最好的朋友,大學同班,工作同部門,無話不說,親密得如同一個人。


但這份要好後來被Ivy單方面終止,當時她們的部門重組,空出來一個經理位置,Carol和Ivy同年入職,業績不相上下,也都頗得領導賞識,成了彼此最有力的競爭對手。


那段時間剛好是年底,每個人都忙得焦頭爛額,有次兩人一起加班到淩晨,大大咧咧的Carol跟Ivy吐槽:平時閑到瘋年底忙到死,上司為了做業績這麼折騰人,根本不會管理嘛,等到我當了管理層,絕對把工作分配得妥當,讓大家準時下班回家睡覺。


Ivy當時還笑著附和了幾句,可Carol萬萬沒想到,Ivy把這句話記得那麼清楚,Ivy給上司複述的時候,一個字都沒差。


恰好她們的上司平時最是小心眼也最剛愎自用,直接把Carol叫到辦公室一通臭駡,而背後捅了她一刀的Ivy則順利榮升了經理的寶座。


像吃了隻蒼蠅一樣噁心,吐不出來又咽不下去。Carol索性辭職遠離到他鄉,折騰了好幾個月,才找到了一份比較滿意的工作。


Carol後來在工作上遇到困難時常常會想起Ivy,想到她的出賣時,總能憋著股氣接最難的項目,出最遠的差,為了一個slide show幇客戶磨到淩晨,換來一次又一次的加薪,以及坐火箭般的升職。


就當她覺得自己“準備好了”的時候,她在聚會見著了Ivy。


原來Ivy也跳槽了,借著原來公司的東風,三級跳成了總經理,月薪不懂翻了多少倍,還被新公司看重,公費派到歐洲學習了一年,還找到了一個男模般的意大利男友。


這也太不公平了吧,Carol説。


這種耍手段的人不是該有報應的嗎?


憑什麼我這麼努力得來的一切,她也有?


xxx


因為很多細節沒辦法靠一封來信搞清楚,水星熊想了挺久,一行字刪了又敲,最後還是衹回覆了Carol一句:


習慣就好,這世界原本就常常讓人難過。


水星熊很小的時候也問過父母類似的問題。


為什麼做錯事的人可以不被懲罰?


而他們告訴了水星熊五個字:遲早有報應。


在之後的生活中,自己也曾經無數次聽到“報應”這兩個字被反覆提起:


人在做天在看;

惡人偏有惡人磨;

這種人以後會有報應的。


會有嗎?或許吧。


但總不是現在,不是今天,而是誰也不知道會不會來的以後。


就像一個隊伍里有人插隊,往往祇有一兩個人會站出來表態,而大多數人,衹是沉默著,往後退一步,一邊念著明哲保身吃虧是福,一邊在心裡咒駡:“誰插隊誰今天丟錢包。


的確,也不是什麼十惡不赦的惡與壞,但正是因為瑣碎與日常,才讓人無可奈何,又如鯁在喉。


在網上看過一個好玩的問題:


給你十億美元,但會有一隻蝸牛永遠在你周圍10公里範圍內追殺你,它不能被殺死,壽命無限,可以翻山越海,可以進出密閉空間,它沒有標記,也不會預先告訴你它長什麼樣,你無法把它跟其它蝸牛區分開來。


這樣的條件,你願意接受嗎?


下面有個很多人按贊的留言説:這只蝸牛,不就是我們的良心嗎?


所謂良知,並不是你能不能面對別人,而是每天早晨醒來,你敢不敢面對鏡子里的自己。


或許,這世界上根本沒有報應這种事,老天很忙,顧不上拿著555的小帳本來計算你所有的功過得失。


但每個人,都會有必須要直面自己的那一日,來自良心的提醒有時會遲到,但它永遠不會缺席。


那一刻的心虛,愧疚和悔恨,才是最慚愧的懲罰。


或許是到那個時候,我們才能明白為何還要選擇當個好人吧。


因為“好”,從來不是為了得到,衹是為了不失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