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May 26, 2020

隔輩情



很小的時候,你很依賴他們,因為他們總會給你好吃的,總會給你零花錢,總會在父母訓斥你的時候,幫你説好話,給你足夠的保護。

你慢慢長大了,他們依舊如此,每天圍著你轉,但你覺得他們太囉嗦,漸漸感到厭煩,甚至想要逃離他們對你的情感。

這就是隔輩情。

不少人小的時候,更多的時間都是和自己的爺爺奶奶或者外公外婆渡過的。因為那時的爸爸媽媽很忙,正處於事業上昇期。老人給孩子無微不至的疼愛,孩子也能給老人帶來無窮无盡的歡笑,這本是很和諧的場面,可是隨著時間流逝,一切都開始變得不同。

當你開始喜歡薯片的時候,爺爺奶奶給你的還是你小時候愛吃的番薯糕;

當你開始喜歡看電影和偶像劇的時候,爺爺奶奶給你留著的還是小時候的動畫片;

當你開始喜歡一個人感受音樂魅力的時候,爺爺奶奶還是習慣在你耳邊説這個説那個。

很多事情他們聽不懂,已經解釋好多遍了,還是糊裡糊塗的,你真的很無奈,甚至開始抗拒他們。

曾經情深義重的隔輩情,慢慢失去了以往的溫度,開始冷卻--老人心涼,孩子心煩。

股友的奶奶幾天前去世,讓水星熊想起了家裡的老媽和侄女的隔輩情,那小孩的童年,也多數是在外婆的陪伴下成長的,這樣的情景,隨著小的來到中學,漸漸長大,不懂還能維持多久。

來到青春期,所有人都開始有了自己的追求,有了自己的愛好,有了自己想做的事情,就漸漸冷落了曾經最疼愛我們的隔輩親人。

想想看,儘管有時候他們很嘮叨,很囉嗦,還經常拿出你小時候才喜歡的東西,讓你覺得尷尬,可這一切都是源自對你的疼愛。

前幾天在IG分享曾聽過一番話:“你聼奶奶講一個故事要5分鐘,即使你不爽,你不開心也就不開心這5分鐘,可奶奶會因為你願意聼她講故事而開心一整天,你算算這筆賬,到底劃不劃算?”

恰好昨天收到好友的呼籲,爲一個老人院籌款,特別的是,籌款的方式不一定要捐錢,也可以捐出你的時間,致電院里的長者陪他們聊20分鐘。展現了“有錢出錢,沒錢出力”的用心,所以自己為他寫下本篇的幾個短字,并把鏈接分享在下,希望大家有能力的話也讓愛傳遞。

萬里望愛心之家籌募資金

一些人出生的時候,自己的某位隔輩親人就已經不在了,所以,如果你恰好擁有這樣隔輩的疼愛,一定要珍惜,因為你是幸福的,不要等到他們聽不見,看不清,甚至離開這個世界的時候,你才想到陪伴他們。

謝謝你們。

~水星熊~

Monday, May 25, 2020

寸金可買點光陰

曾經,收過Lesley的訊息,説她在搬了兩次家之後,職務連升三級,薪水也翻倍了以上。

水星熊打趣地驚呼:“風水那麼好!?”

她回答道:“不是風水好,是我讓自己昇值了。”

對比數年前,Lesley現在的精神狀態和那時判若兩人。那時候,還在實習期的她,因為工資不高,為了省錢,不得已和朋友在偏遠的地方合租了一套房子,上班需要搭公車換地鐵再走路,單程超過一個半小時。

Lesley當時逢人就吐苦水:“別跟我説什麼下班時間充電和學習,每天在路上我就折騰了三個多小時,回家唯一想做的事情就是一動不動地躺著,要不是就找個娛樂節目讓自己傻樂一下,否則隔天根本沒有勇氣去擠公車和地鐵。”

一個偶然的機會,經朋友介紹,Lesley找到了租金稍高的新住處,不過距離公司的路程也由一個半小時縮短為一小時。她利用這早晚各半個小時的時間精修了和工作技能相關的網路課程,早上背概念,晚上讀實例。凭著出色的表現,先昇一級。

嘗到甜頭的Lesley決定再“奢侈”一把,她在离公司很近的地方租了一個單人房,房租是她以前合租時的兩倍還多,但她因此多出了近3小時的寶貴時間,因為她每天只需走十分鐘就能到公司,然後以飽滿的熱情投入工作中,下班了也有充足的時間去學習,去看書,去社交。

後來的她反覆強調:“要用錢去買時間,而不是花時間省錢,因為有了時間,你才有精力和機會去換取知識,換取人脈,換取洞見。

確實,身邊一些人,每天上班的時候,在顛簸,擁擠,吵鬧的車廂裡蜷縮良久,到了公司就什麼都不想幹了;下班的時候,又擠在汗臭以及濃烈香水味交織的車廂里折騰同樣的時間,回到家就什麼也不想做。

水星熊無意借Lesley的例子來反駁“寸金難買寸光陰”這句話,衹是,我們對這句話有誤解的地方是,“難買”,不等於“不可能買”。

雖然買法必然有限制,好比我們不能隨意付錢,就説自己要回到21歲的青春時期。我們也無法付出金錢的代價,然後就要求每天可以活25個小時。

不過,在不少的情況下,我們其實都有選擇以金錢“買下”時間的權利。

比如你在網路購物,選擇水路或空運,快郵或普通郵,收費和速度就正好呈反比。

比如你的電腦卡得要死,導致你的工作效率很低,衹要肯花錢買臺新的,就可以省下大把浪費在電腦反應速度上的時間。

考一個資格證照,比起花大把的時間在過濾和篩選網路上尋找的零碎,陳舊的免費資料,花錢報個優質的補習班或者買幾本專業的書籍和題庫自修,也是一例。

即使無法像Lesley一樣花錢買下每天三小時的時間,衹要你能夠在日常生活中找到方法以金錢買下每天半小時的時間,一個月就能買到15小時,每年就有180小時可以靠金錢買回來運用。

極端一點説,病在危夕時,有時並不是醫療水平的問題,而是患者沒有足夠的錢去治療,就如報章上常常可見籌款救命的新聞,此時,金錢就可以幫助延續一條寶貴的生命,這也是用錢為患者買下很多年時間的例子。

更勿論,我們和老闆之間的賣身契,基本上就是一種時間與金錢上的交換契約。



當然,我們也可以成為別人的老闆,花點錢買別人的時間為我們處理一些瑣碎事務。

提出種種例子,并不是想說金錢的重要性在時間之上,水星熊也同意“時間有限,金錢無限”這道理。

祇不過,常見的是,因為越沒錢,所以越拿時間去省錢,如果技能沒有任何提高,就會演變成越省越沒錢的惡性循環,也是有錢人和平常人的其中一個差異。

或許,一寸金真的買不了一寸的光陰,但是,如果出現了可以買和性價比值得的情況,有錢人是會選擇以一尺金或更大的代價去買下一寸光陰。

賺錢和花錢都是重要的能力,善於把握以金錢換取時間的機會,亦是致富秘訣之一。





Sunday, May 24, 2020

衹要我有本錢,就能比他更好




最後的99天,換張性感浴袍圖陪伴渡過這段日子。

昨晚很開心,雖然下午時很睏,還是在一幫朋友的督促下一起在網絡被逼著運動流汗,換來大大的滿足感,之後還吃了一頓美味的肉丸意面,頗有小確幸之感,席間還聽到了桌上另兩人的這段對話:

A吐槽:“王健林給了兒子王思聰5億,王思聰賺回來40億,才翻了八倍就被媒體大肆炒作。我爸才給我5塊錢,我買雙手套去工地搬磚,一天就賺了100塊,翻了20倍,一個關於我的報導都沒有,可見我比王思聰優秀啊,衹是資金不足。”

就在水星熊被他的腦回路深深折服時,另外已經有B開口替我說出心中話回應他説:“哈哈,你偷換概念的能力真強。”

A:“我怎樣偷換概念了?”

B:“王思聰有開公司做生意的能力,所以他用5億賺回來40億;你祇有搬磚的能力,給你5億,你也就只能賺回來5億零100。”

A尷尬笑笑:“你不要那麼直白好不好?”

不是認真的口角或討論,衹是打屁閒聊,不過自己覺得很有意思。

好比遇過一位優秀的設計師,在別人看來極具天分,總能夠提出優秀的創意,她的同事都說自己沒有她那樣的天分。

其實哪有什麼天分?就算有,她的天分也是讓她在初學設計時比別人快一些罷了,後期的“天分”,都是她日復一日努力的結果。

在公司其他女生敷面膜的時候,她在網上找資料;在同事在泡吧的時候,她在翻雜誌開拓視野;在大家一起吃飯的時候,別人都在看菜單,她在看店內裝潢的色調與搭配來研究。

天分衹是別人為她的努力,以及自己的無能找的藉口。

有人説,我要是有一個億,我就會被人看得起,我肯定比某名人XX強。

這句話在邏輯上是個假命題。就算你有一個億,被人看得起的也是你的錢,而不是你本人。就和中彩票的人一樣,或和你擁有一份高薪工作卻缺乏理財能力而需要永遠為銀行而打工一樣。

資金是財務自主的一個起步,但不是一個保證。

就算今天把全世界的財產重新公平分配,數年後窮富人士的比例出現還是必然的命運。

對於哪些常說:“因為是他所以才能做到,我努不努力都無所謂,自己活著舒服就行”的人。以前常說做好自己就行了,想修改一下這句話,做自己沒什麼了不起的,真正厲害的,是成為自己想要成為的那個人。

畢竟這世上最遺憾的,從來不是求而不得,而是你本可以。


Friday, May 22, 2020

終結星聲之Let It Be~倒數14/26

昨天和一位來自中國的朋友Billy喝咖啡,他心情不太好,而原因也有點奇葩:他這馬幣計算,月薪近兩萬的工作又被他父母看不起了。
Billy來自小康之家,爸媽不是什麼大富大貴的名門世家,他們在國企工作了一輩子,退休了拿著人民幣三千多元的退休金。Billy則是個部門經理,在公司有相當大的權力,也不時會到各種地方處理和監督事物。

但他爸媽説讀了那麼多書,竟然還需要“跳飛機”跑去“山卡拉”的第三世界國幹活,又說他們親戚的兒女在國內的國企,或在外企工作,是如何如何的體面。

水星熊:“哈哈,我以為當今世道,能掙錢才是世上最體面的。”

Billy拼命點頭表示同意的説:“可不是嗎?之前回國難得和他們一起去參加一個婚禮時,一個親戚問起我媽我的工作,我媽低聲回了一句“在PNG呢”,那語氣好像我多給她丟臉似的,然後那個親戚還以一種同情的口吻問我:“為何去到那麼偏僻的城市掙錢,是不是沒上大學啊?”,之後我媽説這親戚的薪水才數千人民幣,還真敢問。當時我假裝沒聽見,如果再告訴他,我這個月在市區,下個月在鄕區,有時還去樹林或火山區報到,那他肯定以為我和原始人一起生活了。”

看著他的表情和詞句,自己還真得忍著笑地安慰道:“真有風度,你拿的是清清白白的錢,做的是自由的工作,還可以有很多你喜歡的接觸大自然的機會,薪資也足夠你過瀟灑的日子,那就好了。父母説的體面,又不是指你的生活本身,而是看起來體面罷了。”

事後在想,或許正是有這類想法的存在,所以才有那麼一段俗話:我就是願意在大公司里窮,也不要在校門口賣茶葉蛋成富翁;我就願意在公務員人堆里做螺絲釘,也不要在菜市場上做個魚販子。”

對抱擁這種想法的人,水星熊衹能說,人各有志。但希望你能明白一點,大多數打工族工作是為了什麼?不就是為了賺更多的錢,然後拿著這些錢,去完成自己的理想,過更好的生活?

個人認為,不偷,不搶,不違反法律,保持好奇心,能實現自己的價值,又能養家餬口,然後离夢想越來越近,而不是空談道理。這就是最有尊嚴,最體面的生活。

實際上,任何工作都是體面的,丟臉的是懶惰,是你對生活的熱情逐漸枯竭,是為了所謂的體面而打腫臉充胖子。

李嘉誠對體面的生活有過這樣的闡述:“當年,我只用一分鐘就算出了去那個體面的地方上班的結果,於是我離開了。現在,很多人用一生的時間去證實我算的是對的。很多人有體面的工作,但是,并沒有過上體面的生活。因為體面的工作并不能保證給你體面生活的資本。”

說得很棒。

怕就怕,你既沒有能力讓自己和在乎的人過上好日子,甚至還不得不過捉襟見肘的日子,卻要裝得很有尊嚴,很清高,很體面的樣子,然後苦口婆心地教育著自己的下一代:“你要活得體面好看。”

聽到Billy的訴苦,水星熊有感欣慰的是,自己無論是在坦桑尼亞或PNG工作時,家人都從未表示過“不體面”這件事,或説些“怎麼不是去歐洲美國中國打工?”的話,而是對這些地方的天災人禍,對水星熊的安危和起居飲食不時表示關心。

給Billy點一首歌詞雖很少,但總能讓自己平靜下來的的Let It Be。這首歌有很多不同的版本,就選挑了一個自己喜愛的。不必被這種言論影響或嘴舌,時間自會給你一個公道。



對別人太用心,對自己不用力,只會絆倒自己。

有錢男子漢,沒錢漢子難。

把話說得體面,卻生活得敷衍,這種人,既取悅不了別人,也滿足不了自己。





Thursday, May 21, 2020

内向是種个性,不是一種死穴



過去幾天,自己組合陸陸續續出爐的業績有黑狗,咖啡機以及老虎,再加上月初時的倫平。當中,本身衹是對老虎較往常一般拖到最後兩天才公佈,“過早”來到的業績和其表現有點驚訝,其餘大致上給水星熊的感覺是一如既往的四平八穩,雖然這次業績潮反映著的還不是最艱難的時刻,但是,能夠在這種局勢維持平穩,對自己而言已屬意外驚喜。

突然發現,自己會選擇這種安靜穩定地做好自己本分,為股東賺取利益的公司,除了優質的基本面,大概還因為是覺得它們和內向的水星熊的本性很相似。

每次回國都會抽時間整理房間,有次在文件袋里翻到了自己首次應徵工作時的簡歷,時隔多年回頭看去,看到自我評價那一欄的開頭寫著:“本人個性活潑開朗,喜歡與人交際,擅長團隊工作”,不禁啞然失笑。

把它拍下分享給做HR的朋友,她回水星熊兩個吐舌的表情,然後提到:“我們每年收到的幾百份resume里,幾乎90%的人都會用類似的這幾句話來偽裝自己。哪兒有新人敢承認自己內向,木訥,不善交際?這樣不就等於向考官宣告,雖然我很優秀,但不要錄用我嗎?”

水星熊有點意外,更多的是無奈。意外的是,連專業的HR都會把“內向”歸入貶義的範疇;而無奈的是,正因為有太多人持有同樣的想法,才會選擇用謊言來偽裝自己。

不少人有過類似的問題:

我不喜歡參加多人聚餐派對,但又怕顯得自己孤僻內向不合群,怎麼辦?

我一到人多的地方就心煩,是不是有什麼毛病?

我太內向了,不太會說話,該怎麼改變自己?

在解決這些問題之前,你需要先瞭解“內向”真正的含義。

內向不等於木訥,更不等於社交恐懼。

我們對內向有一種誤解:內向的人一定不大愛講話,比較嚴肅和孤僻,有著不同程度的社交障礙,在人多的社交場合常常呆若木雞。

看過一些注重內向個性與優勢的心理書籍,當中覺得最貼切的定義是:

內向的意思是你更容易从獨處中獲取能量,無論是物理空間上的獨處,還是心靈的放空。

當內向的A和外向的B遇到煩心事時,A更希望能自己待著,無論是看看書,聽聽音樂,甚至什麼都不做衹是發呆;B則會選擇參加熱鬧的聚會,或向一班朋友傾述。

像水星熊一樣,是個內向的人,就一定不善於社交嗎?

你需要區分一個概念:內向與外向是性格因素,是一種風格,而社交,是一種能力。

能力無需改變,它需要的是練習。

不妨嘗試用“群聊”和“私聊”去理解。在一場網聚中,外向的人像是群里的活寶,不管對方熟悉與否,都能輕鬆地與之破冰打開話匣;而內向的人通常是較沉默在旁聆聽的一群,他們更傾向於與人私聊,需要一些時間來找到同頻的人,但一旦“配對成功”,溝通就會漸入佳境,比外向者更容易建立深層的聯繫與共鳴。

因此,內向的人并不是社交無能患者,他們衹是不喜歡無意義的閒聊,他們習慣用沉默的傾聽來識別跟自己同頻率的人,一旦進行深層次的對話,你就會發現他們的可愛和有趣,就像水星熊一樣(不要臉的自誇🙊)

所以,你要做的選擇題並不是“外向還是內向好”,而是“我要去喜歡所有的人,還是只喜歡聊得來的人。”,僅此而已。

內向者雖然慢熱,但是善於傾聽,又因為不太八卦而成為很多人的傾訴依靠。

內向者或許不太喜歡過多的閒聊,但比較細心,別人隨口説的小事也會留意到,因此能不時地製造一些驚喜。

內向者或許沒辦法做到八面玲瓏照顧到所有人,但專注力很強,因此做事效率可能較高。

就像文章一開始提及的LPI,HEIM,UCHITECH和MBB,雖然鮮少有爆發性的成長表現,但卻有一種沉默寡言的靠譜。

本來也一直想改變自己內向一面的水星熊,意識到這些事後,才有勇氣做回原本的自己,開始選擇性地參加一些自己喜歡的活動,比如爬山,board game之夜;果斷且客氣地拒絕那些會消耗自己精力的事,比如受邀去disco跳舞或karaoke唱歌。

其他人的聚會并不會因為水星熊的缺席而黯然失色,而水星熊也不會因為錯過了本來就把握不住的機會而後悔傷心。

猶如錯失了本來就輪不到自己賺的政治概念暴漲股,給予祝福,但毫不可惜。

如果你也是個內向的人,“學會選擇”是你需要培養的最重要能力。

選擇你喜歡的人,認真維護你們的關係。

選擇你喜歡的事,珍惜你寶貴的精力和注意力。

要知道,可怕的不是內向,而是四不像。

明明想說話卻要強顏歡笑,明明煩躁不安卻要假裝活潑。

一直讓自己處於“社交一小時,回家暖半年”的痛苦狀態,那才是最得不償失的選擇。



~內向熊~

Tuesday, May 19, 2020

讓自己優秀起來的520

今天是520,因為這數字被某歌曲諧音成“我愛你”,後來也被人喻為網路情人节。手機和網上都可看到不少相關的發表,有趣怪的搞笑,有誠意的祝福,也有認真的感慨。

一些人,他們或是被家人逼迫,或者是被現實左右,年紀輕輕的時候,看到身邊的人都成雙成對了,就巴不得趕緊把自己也交出去,就像是一起參加考試,看到別人都提前交卷了,於是自己也慌慌張張地交了。

問題是,完成感情的試卷,我們若不深思熟慮,就胡亂蒙一個答案,那我們憑什麼要求愛情高分?隨時連及格都困難。

太多人給戀愛与婚嫁貼上一個高尚的標籤;對單身與大齡貼下一個難堪的定義,以致於讓後者覺得:寧可在湊合著的婚戀里哭,也不要在自由的單身生活中笑。

或許也因有此想法的人,富蘭克林才有了這句話:哪裡有沒有愛情的婚姻,哪裡就有不結婚的愛情。

如果你將談戀愛當成是消滅無聊,打發寂寞的手段,那你註定得不到一個稱心如意的郎君或淑女;如果你把結婚當成一項到了一定年齡就必需完成的任務,那你的下半生大多不會如你所願。

沒談戀愛有什麼丟人?真正難以啟齒的是,每天和一個心猿意馬的另一半虛情假意地過日子,每天以一種冷漠無趣的方式渡過餘生。

怕孤獨而談的戀愛拯救不了一個人。

戀愛最好的相處方式是爲彼此錦上添花,而不是靠某一方雪中送炭。

你想要得到一個走過南,闖過北,知識廣博,閱歷豐富的另一半,那你自己就該背上行囊,去感受這個世界的樣子。

你想要一個學富五車,事業有成的另一半,那你就該多讀幾本好書,努力增加自己的能力,讓自己也在學識和事業上有一番作為。

你想要一個身材健美,體型標緻的另一半,那你就該穿上運動鞋去健身房,讓自己也有一副好身材。

想要擁有一個優質的戀人,不是秒回對方的訊息,不是必須每一張圖都修得美美的,不是讓自己在朋友圈看起來光芒四射,而是真正的內外兼修。

這樣的你,精神上不怕孤獨,身體不怕幸苦,文能妙筆生花,武能殺魚切肉。

這樣的你,就算以後遇見情敵,你能做的是直接面對對手,而不是繳械投降,因為你優秀得可以把對方比下去。

對在520這些日子感慨起自己曾經被拋棄而傷心難過的人,真要説的話,個人覺得,被人拋棄真的沒什麼,怕就怕在幾年後,你依然又醜又窮又無聊,這衹能證明了當年拋棄你的人是多麼有遠見,做了一個正確無比的決定。

贏得愛的方法,不是努力去愛對方,而是努力成為一個值得愛的人。




Monday, May 18, 2020

現實的她,很棒!

讀者小雨來信吐槽男友,説為了他的一句話而哭得眼圈紅紅的。

他們是大學同學,戀愛也談了好幾年,眼看到了談婚論嫁的關口,卻為了房產証上的一個名字起了口角。

他們的新居首付來自男方父母,但由於男友做自由職業,房貸就辦到了小李的名下,理所當然的,她要求自己的名字也出現在房產証上,可一向對她言聽計從的男友卻百般推諉,甚至不惜祭出“必殺技”:“我們倆這麼多年感情了,你為什麼不相信我?”

無論他怎麼説,小雨都堅持要把自己的名字寫進去,兩人幾乎因這件事吵到分手,最後,以男友的妥協而告終。

辦完手續後,他歎了口氣:“沒想到,你其實是个這麼現實的女孩。”

正是這句話刺痛了小雨,她跟他冷戰了好幾天,説這件事以來,這是她感到最气到一句話。

水星熊覺得有點好笑地問道:“房產証上不寫你的名字你不是最生氣,他把兩個人的感情作為逼你就範的武器你也不是最生氣,那就說一句你現實的抱怨話又有什麼好氣?又不算是貶義詞。”

自己也問:“那如果再來一次,你還會要求他把你的名字加上嗎?”

小雨的回答是:“不瞞你說,我有些猶豫,也不太明白為何被說現實不是貶義詞,不過思考過了以後,在房產証的名字這事情上,還是會堅定自己的立場。”

看到小雨的回應,水星熊在心底為她叫了聲好棒棒,慶幸她是個足夠現實的女孩。

婚姻不是祇有幾句山盟海誓就夠了的,也要有白紙黑字,也要有法律的保護,也要有那種“這也是我的家”的底氣。

人心與感情隨時都有發生改變的可能,真正拆不開走不散的,祇有現實的協議約束。

我們說起“這個人很現實”時,常常會不自覺地帶上貶低的語氣,將現實等同於功利,等同於算計,等同於背叛自己的初心。

可我們吃的很多虧,往往卻正是由我們的這種不夠現實造成的,總是在該談利益的時候談感情,在該止損的時候談未來,在該低頭的時候談骨氣。

要知道,保持單純和衝動其實是最簡單的,真正難的是認清現實,然後最大限度地為自己爭取應有的權益。

缺乏自我保護的現實意識,那個口口聲聲説愛你的人,一旦到了分道揚鑣的時候,轉身就能利用你的每一個弱點,把它們當作為自己牟利的武器。

猶如以前另一個訴說他想在大學報考自己熱愛的繪畫專業的小李,但家裡條件一般,学藝術開銷又大,父母不是特別支持。苦惱的小李就問:“我是應該咬緊牙關堅持自我,還是應該順從父母,顧慮現實考量,放棄藝術生的夢想。”

自己的回答是:“如果你想堅持自我,就要做好最坏的準備,比如你父母在傾盡全力供你上藝術學院後很可能會天天在你耳邊嘮叨生活的壓力,比如你可能需要一邊打工一邊學習,比如你的畫可能很久也賣不出好價錢。”

“必須要能接受最壞的結果,才有資格説去試試看。”

小李有點失望地説:“那夢想就不重要了嗎?”

夢想當然重要,但正因為夢想太重要,所以才不能把它當作与現實死磕的武器,再銳利的刀,也經不住瑣事的磨損與磕碰。

你總得現有足夠的錢去支撐基本的生活所需,才能有去選擇,去追夢的資本。

現實一點,和堅持夢想以及美滿感情其實并不矛盾,無非是殊途同歸。

無論愛情,還是夢想,誰不買現實的賬,現實就會來找誰算賬。

對現實彎彎腰,有時是對自己最好的保護。



~現實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