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February 27, 2021

《打工族股息路》新書預購

《打工族股息路》預購鏈接

剛剛收到了出版社關於水星熊的第一本著作的預購鏈接,主要是舊文的修改合集和一些新增內容,現在把預購鏈接分享於此,希望大家可以幫忙支持和分享,閱讀之餘,也可以為流浪動物出一份綿力。

如你們所瞭解的,水星熊是一位不擅長且不喜歡銷售的人,所以就此打住,希望過往的文字已經能夠為我說了該說的話。

希望大家能繼續用心理財,安心投資,股息樂活。

xxx

~3月1日新書公告更新~

感謝大家的鼎力支持,對於身處大馬以外的國家的網友的郵購方式,剛得到了出版社的解答。

大馬Shopee不允許來自新加坡的預購,需要等到印刷完畢正式面市後才可以郵購。而運費目前是RM25,所以建議新加坡的讀者可以等待四月出版後,透過新加坡的Shopee郵購,以得到一些運費的回扣。

也有收到一些新加坡以外的國家的讀者諮詢,比如美國,臺灣,菲律賓等國家,可以把你們的詢問和以下的基本資料電郵給出版社:

info@acepremier.com

- Name
- Phone
- Address

他們會根據你所在的地址為你找出郵費的數額,過後告訴你們需繳付的款項,把款額匯給:

Account Name: AcePremier.com Sdn Bhd
Bank: Maybank
Account Number: 514486112071

付款完畢後把payment slip附上電郵給他們就行了。

有任何其它疑問都可以電郵至以下郵址詢問:

info@acepremier.com

不過僅限關於新書的預購和郵購問題,不可以問水星熊的三圍,感情狀況和投資組合價值之類的問題,因為他們不懂答案 😏

至於簽名的事,你們是認真要的嗎?我的字體和我的臉一樣,不是普通的醜耶 😅 。不過目前不在大馬的自己對這一點其實也無可奈何,甚至可能比你們還要遲才可以拿到自己的書,希望疫情緩和下來後,有機會回馬時再看能不能安排。

最後謝謝大家的各種鼓勵,特別是和我一樣受困於國外暫時無法回鄉的遊子們,記得:受苦衹是一时的,經過磨練的強韌心態卻是伴隨我們一輩子的財富,大家一起為財務自由加油!






Tuesday, February 23, 2021

隨波逐流

上星期收到了出版社對新書的封面設計最終版,昨天則剛收到了封底的設計,和大家分享。



看著集冊的內容逐漸從一個個的文字,串成一篇篇的文章,再慢慢結合成一本屬於自己的書,心中的喜悅和忐忑也油然而生。


喜悅,是因為達成夢想;不安,是因為怕連累出版社虧錢。


對自己而言,靠出書寫作可以賺的錢,應該還比不上兩三個月份的股息,所以靠寫作還不如靠投資賺取被動收入更靠譜,也因此水星熊一早就已經決定把從這本書收到的版權費都用於慈善,特別是流浪貓狗的社團,以自己的能力回饋社會。


縱然對於自己而言,除了付出時間之外,出書是零成本,但對於承擔了成本費用的出版社,自己對他們還是感到有一定的責任感,希望能夠達到基本的收支平衡,所以希望大家能夠支持拙作,也感恩這段時間很多讓水星熊感動的留言的私訊。


若説股息投資是一條孤獨的路,以正道的理財投資作為寫作題材的大馬作家,會是一條更顯孤獨的路。


偶爾會被問起,為何不集資搞公司,或者像一些從博客起家的人一樣做視頻成為網紅,和其他博客聯合一起開群組之類的,成立一個有力的團隊,更能發揮所長。


每當聽到這類問題,自己總想起來自曼谷的Tmas。


他出生在廚藝世家,他父親以前是給泰國皇室做菜的廚師,也許是遺傳,Tmas對菜品由著有著相當驚人的天賦,在他不到十八歲的時候,他已經會做四個國家的菜系。年紀輕輕的Tmas,也總是被很多餐飲公司和集團請去做菜品研發。


“但我最喜歡做的,還是麵條。”Tmas一邊認真地説,一邊拿出手機翻出父親的照片。在很多金碧輝煌的酒店里,與好多領導人和官員代表的合影。


尚年幼時的Tmas常讓同學感到羡慕,他的父親能為皇室工作,可對年幼的他,這樣的父親太忙了,太少有時間陪伴在身邊了。他記憶里父親每個月回家的時間很少,但每一次父親都會把他舉起來,拋到空中,再回到父親有力的大手臂里。父親那雙手,不管有多晚多累,衹要每一次回家,都會給Tmas煮一碗熱氣騰騰的麵,這碗帶著愛的麵,陪伴了Tmas到十八歲。


十八歲之後,父親把他送到了法國繼續深造。


學有所成後,父親希望他去皇室或者當地最好的酒店當廚師,他都拒絕了,他說,他在法國實習的時候,去過全世界數一數二的酒店餐館實習和參觀,他覺得,在那麼奢侈的條件和環境,大家都衹是把廚師當成一份工作,哪裡薪資待遇好,就去哪裡;哪裡發展平臺大,就去哪裡。他說,這樣的廚師,太沒有溫度了。


“我想開一家有愛和溫暖的麵店。”


後來,他不顧所有人的異樣眼光,去到一個被親戚朋友嘲笑為“鄉下”的地方,他甚至把店開在這個鄉下最偏僻的小巷子里,很多事情都是他一個人忙,包括早上購買和選擇新鮮的菜,打掃衛生,他説用心做好每一份麵,執行每一道工序,就是想純粹地把小時候自己幸福的味道,分享給每一個有緣找到這家店的人。


一家衹擺了五張桌子的店,最後卻有一面牆壁貼滿了當地不同的報紙雜誌的報導和採訪。


當Tmas被問起真的不覺得遺憾嗎?也許真的就有他當年的同學在全世界各地的酒店成為頂級廚師,成為老師或是評委。


他聳聳肩説:“遺憾?我很好啊,我覺得人生的遺憾就是隨波逐流。”


水星熊被這句話徹底擊中。


多好的Tmas,他與世無爭,他説人生的遺憾是隨波逐流,他要以自己喜歡的方式過一生。


回到自己,即使寫作十數年依然默默無聞,即使理財十數年依然無法大富大貴,即使投資十數年依然鍾情慢吞吞的股息。但,知足就能常樂,至少水星熊可以靠被動收入樂活人生,至少水星熊不必被房貸消費帶來困擾,至少水星熊還是能夠以自己的方式和文字分享理念,并出版屬於自己的書。


即使不隨波逐流,沒有世人眼中的“雄心壯志”,但在有財務實力支撐下活出自己喜愛的低調人生,不一定就比活在聚光燈下的名人來到不快樂。


有時,就是需要簡單一點的日子,好好地寫那些比較複杂的字。



Tuesday, February 16, 2021

平等相愛



情人節已過,但還是如往年般來則愛情故事。


是則很多年的往事,婉婕笑得兩眼彎彎的得意模樣:“我終於脫單了,走走走,我請吃飯安撫一下孤單的你們。”


當時還沒有什麼單身狗的稱謂,祇有婉婕和她心心念念、崇拜已久的優秀男神,兩人牽手相視而笑,虐死一桌單身,固然如此,人緣不錯的婉婕還是受到了大家的祝福。


而那頓飯經過大約四年後,婉婕帶著不甘心的顫抖哭腔:“我就知道當時不該讓他去的,男人心太善變,看不見就守不住,一個不小心就到了今天。”


身在國外的水星熊不知道要如何去安慰她,衹能由著她在電話那邊講一段,哭一段,笑一段,講述著整個分手過程的來龍去脈。


故事的開始便是她男友決定讀在職MBA,然後機緣巧合地跳槽進他從學生時代起就一直憧憬的公司,一路順風順水的被派去紐約部門,每半年才能回國探親友一次。


婉婕把這段開頭重複講了好幾遍:“我當初就是不應該讓他走,要是他留在國內,我們肯定不會是現在這個樣子。”


故事的經過便是他一個人獨身遠赴國外,而婉婕依然操著那不忙不閑不痛不癢的老本行度日,週末的時候約朋友逛街買衣服喝咖啡,在每晚的電話中跟他絮絮講述自己的喜怒哀樂,公司里的人事變動,朋友圈里的小八卦,雖然分隔兩地,卻過出了現世安穩歲月靜好的味道。


後來男友屢次勸她“要不你也去考個專試,提昇自己的就職選擇,然後過來和我一起奮鬥,我們一個人都太辛苦。每當男友這麼提議,婉婕永遠會給出那個她自認“讓他虛榮感爆棚”的文藝回答:“我們兩個里衹要你優秀就可以啦,你是向前跑的那個,我是坐在路邊鼓掌那個,就這樣多好。”


時日漸長,他們每晚的電話粥就越來越短,她不是察覺不到的,於是更加搜心刮肚地講著過去的往事逗他,可他聽完半響,往往衹回一句嗯,然後淡淡地回應:“我還有點事,先去忙了,你早點睡。”


從他離開打拼,到他們分手,不過兩年而已。


她在電話那頭發問:“難道我的心意真的那麼一文不值?我為了他都已經低到塵埃里去了,從來不敢訴苦、不敢矯情、不敢要求什麼,跟打了雞血一樣每晚都絞盡腦汁製造話題只想逗他開心一點,每次吵架都先低頭認錯就怕他一個人在外面難過,他為什麼就看不到呢?”


雖然自己對此情況有個殘忍卻可能真實的想法,卻硬生生的忍住了,畢竟自己并不十分瞭解她的男友,也不想在她傷心時雪上加霜。當時的想法是:“或許他不是看不到,衹是不稀罕罷了。”


很久以前的一部動漫《Bleach》,裡面的大反派藍染殘忍地殺死了一直崇拜景仰他如神明的下屬,面對隊友歇斯底里的質問:“你為什麼要殺她,她可是一直崇拜著你啊。”


藍染冷冷地轉身一笑:“可是崇拜,從來都是距離理解最遠的一種感情啊。”


雖然出自於反派之口,但水星熊倒是十分贊同那一句話。因為自己認為:瞭解是最好的陪伴,理解是愛情的開關。


仰望得太久,就會忘記自己,忘記邁開腳步跟上,只顧伸著脖子抬頭,崇拜得太深,又會忽略了被高高拱在神壇的那個人,其實也需要志同道合和旗鼓相當,需要身邊最親近最信任的那個人,能夠聽懂他的事業、他的困惑、他的藍圖,需要被理解,被指點,被安慰,被批評。


當一個人的疑惑衹能換來一句“別擔心,還有我在呢”這樣毫無實質的回應,當一個人的困擾衹能換來“睡一覺,一切都會好的”這樣毫無裨益的安慰,當一個人的進步衹能換來“哇,你好厲害,我就知道你最棒”這樣不痛不癢的讚美。


這樣的牽絆,對部分人而言,就不再是甜蜜的負擔,而是想拋下的包袱。


當然,這衹是想法之一,可能那男的衹是一個純粹的渣男,可能異地戀始終經歷不了分隔兩地的考驗,還有很多很多其它的可能性。


想説的是,愛情本來就該是兩個平等高度上的惺惺相惜,而不是一個人的刻意卑微,與另一個人的無奈俯就。


一直坐著鼓掌的人,總是會被拉遠距離的,就像路過一叢鮮花或一處噴泉,雖然會有一點不捨,但卻不足以讓他停下腳步。


而個人認為,溫暖的陪伴,並不是那雙永遠在背後凝望、期盼和崇拜的眼睛,而是無論你跑得有多遠,跑得有多快,衹要一回頭就會看到愛的人在你身邊,三米之內,呼吸相聞,以相同的頻率前進。


不要崇拜,不用仰慕,像兩個凡夫俗子一樣平等而熱烈的相愛,這樣多好。


遲來的情人節快樂。


Tuesday, February 9, 2021

氣餒時去觀察生活




鼠年轉眼即逝,疫情施虐的一年,大多數人都不好過,然而,感恩的是組合在後半年逐漸復蘇,至少在投資方面還有所得。


不過,相較起網上的手套黨,科技黨等等各種稱號的賺個盤滿缽滿,股息派的人多少還是黯然失色,也因而會不時會收到吐苦水的來訊。


聽到這類“雖然賺錢,但還是焦慮”的訴苦時,水星熊偶爾也會聯想到自己寫作的狀況。


各種平臺的理財投資博客似乎滿眼的月入十萬,年入百萬,授課出書接受採訪,就覺得自己混得很差。


從寫作的瓶頸到每天下班後少得可憐的時間,因為不常盯著股市或社交網站,對什麼新玩法都慢半拍,衹能看著別人一頭紮進這片紅海大賺。


可羡慕也是白羡慕,明知道才華不夠,又不想用勇氣來湊,成年人的孤勇有時候衹是大腦的短路。


剛出社會不久時,有位朋友幾次在模擬試都在優等線上的邊緣徘徊,越是怕自己考不上,越是怕自己不夠好,就越是靜不下心做卷子,越靜不下心,就越常做錯,就越覺得沒希望。


“考不上重點大學,我活著還有什麼意思?”是她常掛在嘴邊的一句話。


家人輪番勸過,帶她去散心,甚至考慮找個專業的心理諮詢師來幫助她,但讓她想通的地方,居然是巴刹。


她偶然走進巴刹時,一位賣菜的大爺就把一個大碗懟到她面前,無比熱情的用方言招呼“小姐,要不要蒜苗,今天的特別嫩和新鮮。”


她又觀看四周,看著早上五點就開始準備擺摊賣餛飩面的夫妻;看到開了不懂多少公里的貨車,帶來最新鮮水果的小夥子,以及站在案板後面,利索地手起刀落砍開兩條排骨,抽個空就拿出鏡子照一照的大姐。


她不禁自問:“還有什麼比這些體面活著的普通人更能給人力量的嗎?”


沒有任何一種生活是簡單的,但每種生活都熱氣騰騰。


他們都可以,你為什麽不行?


人類就是這樣一種生物,會因為看到其他人的不容易,回頭咂出自己生活的甜,也會因為看到其他人體面清白的努力,願意去追求更好的人生。


水星熊還遇過一位常去快餐店的中國朋友。


倒不是他特別喜歡快餐,而是他喜歡去觀察別人,尤其是週末的快餐店,他説身邊有許多帶著孩子奔波各種補習班興趣班的父母。


他家教極嚴,是那種在很多人的飯桌上,不小心拿手撥拉一下頭髮,都要挨父母筷子敲一下的那種不留情面。


從小就必須是第一名,成績稍微滑退一點就非打即罵,以至於在人人都把“原生家庭的傷”掛在嘴邊的那段時間,他甚至覺得自己得了憂鬱症。


雖然他在網上找到不少同病相憐的人,可既然同病相憐,也就衹能取暖而不能療傷,委屈感反而被無限放大,覺得自己是全世界最悲催的一群。


讓他想通的,是在快餐店里的觀察。他見過不少父母和孩子的情節,例如:“真笨,一道題給你說了多少遍還不會。”,一邊把唯一的一根雞翅往孩子面前推的媽媽。


一邊抱怨“為了你我飯局都推了,你上課還不好好聼”,一邊伸手幇孩子抹掉嘴邊吃sundae時留下的甜醬的爸爸。


在觀察那些細碎的相處中,他忽然想起了很多之前沒有注意到的回憶。


媽媽在駡完他之後深夜為他煮的雞蛋麵,爸爸在停電的夏天為他扇了一晚的扇子。


父母打著兩份工,還是毫不猶豫的給他買了最新的電腦。家裡炒的菜,肉片永遠會在他碗裡堆上一個小尖。


想到這些時,像潮水一樣,瞬間淹沒了他那個“我不被愛”的執念。


不是不被愛,衹是不像自己期望的那樣被愛而已。


可世界上哪有什麼完美的愛呢?一邊愛著一邊傷害,本來就是人與人相處的常態,祇不過自己放大了傷害之後,就選擇性無視了愛的存在。


無論是巴刹還是快餐店,那是祇有在現實世界才能看到的,鮮活的,矛盾的,真實無比的安慰。是一個即使我們躺在五星級酒店的床上,也未必想得通的道理。


所以,在回顧自己過去的一年時,即使有賺卻依然覺得技不如人而焦慮時,水星熊摘下耳機,戴上口罩,走出家門,到煙火氣中去。


那裡其實才最治療。


鼠年的最後一文。希望大家明白,焦慮不會解決問題,但會解決你。


幸福其實就是一碗白開水,你每天都在喝,不要羡慕別人喝的飲料有各種顏色,其實未必有你的白開水來得解渴。


生活的本質就是,千難之後還有萬難。


我們既然上了生活的賊船,就做一個快樂的海盜。


預祝大家新年快樂,牛轉錢坤。





Tuesday, February 2, 2021

發花紅的藝術

某公司成立以來,業務可謂蒸蒸日上。但因受國際上大環境的影響,今年的利潤卻大幅滑落。


董事長知道這不能怪員工,因為大家為公司拼命的情況,絲毫不比往年差,甚至可以說,由於人人意識到經濟的不景氣,幹得比以前更賣力。


這也愈發加重了董事長心頭的負擔,因為馬上就要過年了,照往例,年終花紅最少加發3個月的工資,多的時候,甚至還加倍。今年可慘了,算來算去,頂多衹能給一個月的工資做獎金。


“這要是讓多年來已經被慣壞了的員工知道,士氣真不知道要怎麼滑落。根據情報,大家雖知道今年景氣不好,但心中普遍預算也有兩個月的花紅,部分人恐怕已經想好要怎樣使用這筆錢,新傢俱和新電器都訂好了。”董事長憂心地對總經理説。


總經理也愁眉苦臉:“好像給孩子糖吃,每次都抓一大把,現在突然改成兩顆,小孩一定會吵。”


聽到這番話,董事長觸動靈機:“對了!你這麼説倒使我想起小時候到店里買糖或餅乾,總喜歡找同一個店員,因為別的店員都先抓一大把拿去秤,再一顆一顆往回扣。那個我喜歡的店員,則每次都抓不足重量,然後一顆一顆往上加。説實話,最後拿到的糖沒什麼差異,但我就是喜歡後者。”


於是,董事長有了主意....


沒過兩天,公司突然傳來小道消息------


“由於營業不佳,將要裁員縮減開支,上層正在確定具體方案。”


頓時人心惶惶了。每個人都在猜想,會不會是自己。


最基層的員工想:“一定由下面殺起。”


上面的主管則想:“我的薪水那麼高,衹怕從我開刀。”


但是,不久以後,總經理就宣佈:“公司雖然艱苦,但大家同一條船,再怎麼危險,也不願犧牲患難的同事,衹是年終花紅決不可能發了。”


一聽說不裁員,人人都放下心頭上的一塊大石頭,那不至於卷鋪蓋走人的竊喜,早壓過了沒有花紅的失落。


眼看新年將至,人人都做了過個窮年的打算。突然,董事長召集各單位主管緊急會議。看主管們匆匆上樓,其他員工們都面面相覷,心中有點七上八下:“難道又變卦要裁員了?”


確實是變了挂。主管們紛紛興奮地通知自己部門的同事説,年終花紅還是有了,整整一個月,讓大家過個好年。


有人把管理稱為控制的藝術,這的確是有道理的,因為管理者面對的是活生生的人,而人總是有情緒的,所以管理可以算得上是瞭解人的心理,控制人的情緒的一門學問。


來到投資亦然,投資是一門藝術,瞭解人性的弱點,不人云亦云,并反其道而行,往往能夠帶來意想不到的奇效。


人是怕寂寞的,於是,大多數人都選擇合群。


初入股市的水星熊沒有合群,現在,自己才到了自己志同道合的群體中,去做可以和應該做的事情。


這裡説的沒有合群,不是和他人結仇,也不是唯我獨尊的意識。做得不夠,自己會檢討,至少,無需刻意得罪別人,“道不同不相為謀”,不代表連話都不講,或者惡語相向。


你尊重他的生活模式,衹是你需要擁有自己的思想。


來到新年前發花紅的時期,聽到了不少打工族朋友的故事,有感而發。


加上今天自己在這個財政年過了快半年後,終於首次賣股,看到人捨我取的股份能夠開花結果,雖然沒有合群地參與手套股的交易買賣,但默默累積存股,和別人相異的道路,就未必不能達到財務自主的終點。


再一次驗證和體會到股息投資亦能帶來資本成長的美好,更奠定自己在這條路的決心。


股息派和打工族們,疫情固然難熬,但希望總藏在困境中,加油啊!



Tuesday, January 26, 2021

出書速度落後精力旺盛的前輩



今早看到冷眼前輩在短短時間內讓人驚訝的又宣告即將出版另一本新書,為精力尚旺盛的他致敬。


水星熊在親身體驗著出書的過程中,才知道事情比自己想像的要來得繁複一些,不少之前沒有留意過的細節現在也逐漸浮現摸清,所以更能感同身受的覺得前輩可以再出一本400頁的書,實屬不易,也佩服萬分。


剛看到此新聞時,除了興奮,同時也不自覺為自己出書的進度感到有點焦慮,因為目前仍為書本編輯中,但回眸這段時間,其實從交初稿給出版社算起,也僅是過了兩個星期左右,還不到焦急的時候,而且遇上了一位相當不錯的編輯,很用心的讓水星熊瞭解了很多出書的流程,事情也都有商有量的,十分感恩。


想起以前一位讀者的留訊,初入職場的他覺得自己做得很差,都到職了三個月了,還沒做出什麼成績,每天熬夜到淩晨做數套方案,可依然沒有達到讓老闆驚豔的水準。


説實話,水星熊看到這個來信時是有點吃驚,回想一下自己到職三個月的時候,每天按部就班做完前輩交代的工作,每次參加會議都坐在角落扮演透明人,從來沒想過要為了碾壓他人而熬夜加班。


自己回覆這讀者:“你這才到職三個月,好好瞭解公司的規範和流程就行了,這麼快就想打動老闆,是不是太急了?”


他又回覆時字詞間似乎有些氣憤:“你們這些股息派投資者和雞湯作者就喜歡安慰別人慢慢來不要急,不要跟別人比,我就是想要趕快證明自己的優秀,我不想等著被發現,我要主動發光,儘快讓老闆看見,才能得到更多的機會。”


個人認為,他積極上進的心并無不妥,祇不過自己在職場的這些年來觀察到的是,一個加班太過頻繁的新人,固然可以用勤奮和敬業打動老闆,但老闆更看重的,是你的工作能力與效率,用辛勞來代替功勞,得不償失。而一個連流程規章和各部門之間分工都沒弄清的菜鳥,試圖用不成熟的作品來挑戰團隊合作的結晶,鬥志可嘉,結果卻往往不盡人意。


想要成為一個很厲害的人,一個發光的,成功的有錢人,不僅要看你有多努力,更重要的是要看你能堅持多久。


工作的這些年水星熊來見證過不少實習生和新人,剛到職的時候如同拼命三郎轉世,恨不得每一天吃喝拉撒都在辦公室解決,但這種過度緊繃的狀態往往難以持久,通常是沒到三個月就原形畢露。反倒是那些不顯山不顯水的人,更容易保持緩慢但一直前進的節奏,走向那個最終的勝利。


這個模式,稍為一想,就不難發現其實和投資世界也非常相像。


我們在很小的時候就讀過龜兔賽跑的寓言,可到了自己身上,卻又往往對穩健二字嗤之以鼻。我們多喜歡速成啊,兩個月學會一門外語,半年從菜鳥逆襲到經理,隨便努努力就想賺個荷包滿滿,考前惡補啃幾頁書就想成績突飛猛進。


可時光偏偏是個最奇妙的存在,看似縱容,允許你為自己人生按下快轉。但同時,它的考驗也最為嚴苛,每時每刻俯臥在你的身旁,看你焦慮慌張,看你匆匆忙忙,然後在你終於折騰不動的那一刻發動迅猛的攻擊,讓你發現自己原來一無所有,無論是職場或股市,急於求成的心,讓你沒抓住未來,沒記住當下,也沒留住過去。


自己喜歡的一句話:


“你的生活不要太用力了,犯錯誤和呼吸一樣平常和必須,衹要你不偏執地一錯再錯。通常,你最大的錯誤就是急於證明自己,一個人50%的錯誤,長點記性就能解決和避免”。


不辜負過去與未來的每一天,不要愚蠢地犯重複的錯誤,接受生活的每一個階段,也尊重在不同階段中不同的自己。沒有什麼能阻擋你的成功,衹要你穩穩當當,每一步都好好走下去。


期待冷眼前輩的新書,也感謝他讓水星熊再次意會到耐心的重要,無論是出書,職場或是投資,都十分受用且需要持續磨練的心法。


水星熊始終相信,投資乃至人生,不是一場比較。


努力,不是給別人看的,是對自己的負責。


Tuesday, January 19, 2021

黑暗教育


 

對家人,對朋友的脾氣向來都很好的小萊,破天荒第一次向丈夫的媽媽發火,是關於女兒的教育問題。


她那剛就讀小學的可愛女兒曾經是朋友群里的開心果,就連小萊帶著她參加聚會時屢屢遲到的惡習,在小姑娘萌萌的聲音中“請你們不要怪媽媽”中得到了無數次的寬恕和笑聲。


小萊一邊喝咖啡一邊訴說:“我就說這幾天回家她怎麼不像平時一樣纏著我玩,還以為她長大一點變懂事了,結果那一次提前下班時,居然聽見婆婆在給她講兇殺案,孩子嚇得眼淚汪汪的身子都在發抖,她還把孩子拉得牢牢的講得繪聲繪色,真是氣死我了。”


“她還理直氣壯地教育我,説不要給小孩子看這麼多光明向上積極有愛的東西,省得她以後長成個傻白甜被人騙,要早早接觸社會的黑暗面才能經受挫折培養抗打擊能力。我不是完全不懂她的立場,但小孩子今後會遇到什麼挫折還是個未知數,先被自己的親奶奶嚇得連夜路都不敢走,晚上一關燈就哭。”


不過,小萊的申述倒沒有得到她預想中的同情,反而多數同座人都紛紛反對。


“我覺得老太太的觀念挺對的,現在社會險惡,小女孩早點成長對今後好。”


“你小題大做了,她在小的時候衹是受到點驚嚇,沒有實際上的傷害,總比她今後受到現實的刺激強,也算未雨綢繆了。”


在大家談論著這課題時,小萊的小女兒安安靜靜坐在桌子一旁,自顧自的擺弄著面前的手機,小萊伸出手去摸摸她的頭髮,而她抬起頭的那一瞬間,眼神驚惶如小鹿,直到確定了是來自自己媽媽的愛撫,才回報一個羞澀又滿足的微笑,至於面前這一幫以前被她叫做哥哥姐姐的“陌生人”,她衹敢小小聲怯怯地打個招呼而已。


xxx


光明和黑暗教育,都有其存在的意義與利弊,或許她接受的“提前黑暗教育”所培養出來的“過分敏銳第六感”真的能在未來未知的某一天的千鈞一髮之際救了她,雖然不懂她會不會有這樣的機會,但自己想如果她持續接受這種教育,她應該很難再像以前那樣,在不那麼熟悉的人面前,截歌截舞,撒嬌逗樂了。


再也不能夠相信來自陌生人的善意,和一切可以長久的美好。


她幼小的人生中能夠信任的人,從所有人,變成了“祇有爸爸媽媽”,或者有一天,連這個爸爸媽媽的形象也不再有,衹剩下一個孤零零又硬蹦蹦的女孩,莫名其妙得排斥所有的人,警惕著所有的風吹草動。


水星熊很喜歡的一首詩:


“你不願意種花

你說:“我不願意看見它,一點點凋落”

是的

為了避免結束

就避免了一切開始。”


有種人因為輸不起的性格,一旦知道會有輸掉的可能,那就從來不要開始好了。


混沌未開而刀槍不入。


至少能夠不被傷害,至少能夠不那麼傷心。


就像投資,不少經歷過97年風暴被燒鍋手的前人,或者雖然不諳股市但看到《大時代》里炒股跳樓劇情的長輩,都會苦口婆心勸導孩子們腳踏實地努力工作賺錢,而不要妄想天開,想通過危險的股市發财,最後死了也不懂什麼事。


極端的黑暗或極端的光明都不好,而隨著年歲越大,越覺得命運是個愛開玩笑的傢夥,你準備好了一切應付挫折困難的武器,它偏偏讓你一帆風順,然後又在你樂在其中不自知時,給你出其不意的一擊。


所以,如能選擇,你是要每時每刻都如同驚弓之鳥;還是要怡然自得享受完快樂,即便接踵而至的是不可預料的痛苦。


水星熊想,選擇第一種的人,在苦難來時或許能夠不那麼驚惶悲傷,因為他們已經在無數次的演練中將自己的心變得堅硬又粗糙;而選擇第二種的人,不管有多麼痛苦,至少有許多甜蜜可以回味。而我們不知道的是,到底是堅強還是柔軟會陪我們走完所有的路。


個人認為,單純的時候不能快活,美麗的時刻不能欣賞,快活的時候不能放縱,幸福的時候不敢挽留;比起擁有之後的失去,開過之後的留香,甜蜜之後的苦澀,是讓人更不甘心的結局。


所以,即使水星熊的個性膽小如鼠,當年還是開啟了自己的股市之路;即使前人以血淋淋的例子作為阻止我們買股的勸導,自己還是欣然接納他們的好意,以教訓為警惕但不因而封住和抹殺自己的股息之路。


每一朵花都會凋謝,每一個人都會成長,每一場賭局都有輸贏,每一段幸福都有時限。


那就在還擁有的時候狠狠珍惜吧,盡所有的努力去保持多一秒的擁有,快樂和幸福,即便知道它終不能長久。


祇有擁有過的失去,才是最真實的成長。


Wednesday, January 13, 2021

優勢累積

年輕讀者留訊息説他不久前找到了一份實習工作,薪水很低,但是工作非常辛苦,常常連週末都要加班,工作日的每天晚上幹到七八點更是常態,身邊的朋友都勸他,拿多少錢就操多少心,公司又不是自己家的,為別人打工那麼賣命幹什麼,弄得差不多就可以了。在情感上他是很認同,理智上他卻又覺得不對,就想問問看法。


自己的回答:


如果你每天的工作都是簡單的重複,雖然費時間但沒有任何技能成長,就趁早辭職另謀高就。如果正相反,那麼不管拿多低的薪水,都要盡最大的努力將事情做到最好。


在《浪潮之巔》一書中看過一段話:


“一個企業做得越大,就愈能得到更多的優質資源,進一步促進自身在下一輪競爭中勝出。”


做不到業者領先,就祇有分食市場的殘羹冷飯,特別是科技領域中每一輪的角逐都接近白熱化,沒有人會特意保存實力,因為衹要輸掉第一輪,下一輪要翻身的難度就加倍。


商業市場如此,職場亦如此。一個人的發展順風順水,靠的就是優勢累積,最後成為難以逆轉的慣性。


你表現出色,才能得到更多的機會,有了挑戰,才有進步的可能。任何一個公司核心團隊的成員都一定是最能幹的精英,和這些人一起工作,相比起在邊緣崗位自己悶頭學習,成長值完全不能相提並論。能不能抓住第一個機會證明自己的意願和能力,不止是一個開始,也可能是一切的結局。


不要太容易相信金子放在哪裡都會發光這句雞湯,職場中很多工作都是日復一日的重複,少數關鍵性的,創造性的工作都被公司的精英壟斷著。即使你每天破紀錄地處理一百份文件,很多時都不如別人簽下一個單子的曝光率高,一個人再有才幹,也得有合適的機會來展示自己。


所以,個人認為,不要問“要不要拼”或“值不值得”這樣的問題,衹問自己“想不想留下來”和“我在工作中有沒有進步的機會”。答案若是肯定的,就盡全力做好手頭上的事,不要滿足於八十分的優秀,儘量去爭取九十九分的驚豔。反之,就趁早離開。


別刻意搶風頭,但也別錯過機會。




Saturday, January 9, 2021

也許你該找人聊聊



因為書很厚,有400多頁頁,去年開始讀到今年才讀完 😜

一本心理師去尋求心理師諮詢,很像小說的心理学書,作為一名心理師的作者,曾在好萊塢擔任過《ER》,《Friends》之類著名電視劇的影集編劇,所以讀起來趣味性相當充足,從幾名主角的故事中穿插心理学知識的寫法也十分高明。


五名主要角色中,自己最有共鳴和代入感的是三十歲出,剛結婚蜜月不久就患癌而即將面臨生命終結的朱莉。她如何在比常人少得多的有限生命中去過活,和自己心中所想的很想像。


最喜愛的角色則是把作者稱為發洩情緒慾望的“鷄”,把幾乎所有身邊人都稱為白癡,打從一出場起就粗魯無禮的約翰,沒想到自己讀完他的內心世界後會喜歡上他,甚至被他的故事感動到有哭的感覺。


而69歲的麗塔,一生因不愉快的婚姻,亦面對過家暴而憂鬱到下定決心,在70歲來到前的這一年間作最後的嘗試,否則就瞭結自我,以自殺來結束人生,她的某些人生片段讓水星熊想起了我的家人。


當然,作者本身作為一名心理師卻依然需要看心理師的故事也很值得一看,讓我們知道,一個所謂的專家,也同樣會犯上心理問題,而需要同行專家的幫助,猶如投資世界,一個經驗豐富的專業投資者犯錯也絕非恥辱,和學校的“絕不可犯錯”的配分教育制度不同,我們是被允許犯錯并修正的。


水星熊想,每個人都有某層度上的心理問題,包括心理師,既然人人有之,擁有脆弱的一面并不可恥,無需強作堅強而否認其存在,而是欣然接受它并透過時間慢慢療愈之,有時,堅強過頭了,人們反倒以為你不會悲傷。


個人相信,時間不會讓人忘了痛,而是讓人習慣了痛。


而痛苦並不是財富,對痛苦的反思才是財富。


推薦一讀的好書。



Tuesday, January 5, 2021

為家人簽賣身契

在PNG工作時認識的人之中,有一位學霸級的菲律賓外勞,她畢業時聘用書拿到手軟,卻在眾多的橄欖枝中選擇來這裡的一家工廠打工。


她家境不算富裕,還有一對兄弟。當她還在國內學習時,就把每月打散工的錢多數都給家裡,因為弟弟要交各種學習的費用,哥哥那懷孕的嫂子需要補充營養,她衹留下很少的錢自用。


當她接到PNG這份工作的offer時,不但薪水高,還包吃住,更誘人的是,是簽下那一張五年期的合約後,公司會先支付一萬五千美元的薪資,正好夠她家裡的老房子翻修。剛開始她并不想來PNG,這裡那麼遠,她孤零零一個人,工廠常有罷工甚至暴動,從職業生涯上來看,這份工作也沒有什麼特別的加分項,但她那份微薄的堅持,耐不住家人的奪命連環訓話,比如她的父親會説:“把你養這麼大有什麼用?還不如養隻牛賣了換錢。”


她耐不住家人所給的壓力,終究還是簽了合約來到了大洋洲,和她聊天時常常可以聽見她的寂寞,恐懼,單調且壓力大的工作,水星熊也衹能安慰她:快了,快了,合約快到期,馬上就能回去了,再堅持三年,兩年,一年.....”


苦熬了五年,給家裡兩老換了房子,給哥哥的房子交了頭期款,給弟弟完成的學業。眼看著合約馬上期滿,离回國就差一個月了。她卻又跟這家她不喜歡的公司續了五年的合約。原因跟之前的大同小異:弟弟要結婚了急著用錢,哥哥要生第二胎,需要大一點的房子。


聽到後簡直氣炸了:“你家就是個無底洞,你要填到什麼時候才夠?當年修房子好歹算是不得不的需求,也是孝心的一種,如今改善生活還要靠你!?你哥哥和弟弟都是成年人了,需要用錢不會自己去賺?你好歹也為自己想一想行不行?”


她忍住淚水,翻来覆去也祇有一句話可以概括:“我就這幾個親人了,怎麼能不管他們?再怎麼説,他們也是我的哥哥和弟弟。”


她的反應讓水星熊想起看過的一段話:


“若一個女孩生在輕賤女性的家庭,她可能就會以為這是理所當然,更要命的是她會覺得,親人尚且對自己那麼壞,外面一定更危險。這也許是最徹底的摧毁,它不但剝削你,奴役你,打擊你,還讓你心甘情願地維護這個體系,誰要是對它不利你就跟誰焦急。”


美國的心理學家在二十世紀末做過一項實驗:把小白鼠放入一個帶電擊的盒子,幾天之後將這個盒子和另一個不帶電擊的盒子連接起來,讓小白鼠可以自由的在兩個盒子之間往返,然而,每當再次啟動電擊時,被電擊的小白鼠會毫不猶豫地退回最熟悉的,那個帶電擊的盒子,而不會去選擇另一個陌生但安全的區域。


這個實驗得到一個結論:當小白鼠在極度警醒的環境下,它們會極力避免任何激發各種生理或心理反應的新可能性,即使這種新的可能性會使它不再被電擊。


一些人,在已知的痛苦和未知的焦慮中,一次次選擇已知,進而掉進一個惡性循環,一遍遍的重複熟悉的痛苦。人比小白鼠聰明太多,但在這一點上,又與它何其相似。越是沒有被愛過的孩子,就越難以跳出痛苦的陷阱。


一直被輕賤,所以不懂得自己的價值;承擔太多焦慮與壓力,所以更懼怕改變,懼怕新奇,本能的認為外面的世界更加危險;哪怕被身邊的親人不斷的打擊,藐視甚至壓榨,都會覺得那是唯一可以倚仗的東西。仿如打工族面對十年如一日的公司與老闆時一樣的心情,不敢去挑戰理財投資這個未知的領域與可能性。


因為它是熟悉的,熟悉到成為一種本能,就連它帶來的苦難都讓你甘之如飴。更遺憾的是,想要改變這種本能,僅靠局外人無關緊要的一兩句話是不行的,這註定是一個會刺痛也會受傷的過程,比起方法,更需要的是勇氣和決心,也正因為如此,祇有身在局中的人,才知道如何破局。


只願你能得到很真的愛,從而醒悟,若是沒有,那麼願你有很多很多的勇氣,去帶領自己走出這盤无盡的死局。


努力當一個好人,偶爾也需要好好聽聽自己的聲音,因為沒有任何一段關係,值得你遍體鱗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