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November 12, 2019

羡慕还能自怜的她

当年轻的她跑来问水星熊,股息之路是不是一定越走越轻松的时候,还为她的背景多添了几分笔墨。

她说她没有一般年轻人的奢望,没有向父母要求最新款的iphone,唯一的心愿是出国读书,然而工薪阶层的父母坦诚没那么多钱,希望她能老老实实在国内读书就好,她听了不免失望。

“我早知道他们会这么说了,归根究底,还不是父母年轻时不争气,宁可做个朝九晚五的打工仔,又不敢创业或投资,要是他们肯努力,我就不愁没钱出国求学了,我想我未来的事业大概就因这样而一辈子平庸了,所以想学学创造被动收入,希望未来过得不会太坏。”

听到这段话,不懂为何不但没有灌鸡汤的欲望,反而有点羡慕起还有能力可以自怜的她。

狭隘与自私原本就是年轻人特有的专利,涉世未深,小康生活又还算一帆风顺,身边世界大不过父母亲戚同学老师时,这才能理直气壮地将生活的一切不顺归咎他人。

二十岁出头时,我们还能把父母当作救命稻草和代罪羔羊,没钱的时候就回家要吃要喝,每当提到人生的不顺,全都可以推诿给不够完美的家庭。

不过一旦到了二十五六岁,一切都会开始变得不一样,当你继续以“家里没有培育”或“没机会进名校”这种借口当挡箭牌时,或许还能得到一点友善的笑意与安慰,但也会开始得到别人直接了当的质疑。

而三十岁以后,相信连质疑也不会再有了,当你还把家庭搬出来作为自己失败的理由时,得到的大概不过是一句尴尬的敷衍,甚至,跟你说话的那个人,心中已把你定位成扶不起的阿斗。

股息之路必定会越走越顺畅吗?肯定不是。就像人生一样,上天从来都没许诺过后面的路会比前面好走一点,它更像个RPG游戏一样,是个不断打怪升级的过程,随着你变得越来越强大的同时,需要应对的挑战也越来越多,保持几千元和几千万元的组合,心理和手法到底还是有所不同。

十三四岁时,你关心的应该不过是和同班同学吵架了要如何修复,考试比上次低了几分要如何向父母交代。

十七八岁时,困扰你的无非是上哪一所学校,宿舍室友好相处与否。

二十一二岁时,面对的大概是刚步入职场时的不适与茫然。

二十六七岁时,可能被三姑六婆逢年过节的逼婚扰得不胜其烦。

每来到一个阶段,你总觉得这就是人生最苦,但可能你从未想过,接下来的路偏偏更加艰难。

替上司背了黑锅有口难言,上有老下有小中有房贷搞得整个人压力巨大,感情路上不小心遇上渣男渣女搞得人财两空需重新开始,与昔日好友面对面却只能玩手机的尴尬无比,冰冷的夜里一个人出差异乡的冷寂孤独,因有心改变却无力执行的现实障碍,甚者,家人患了赌瘾或毒瘾,当然,还有死别,还有生离。

世上就是有那么多你拼尽全力也无法左右的东西。

我们太喜欢自怜,稍有一点不顺就觉得自己是全天下最倒霉的人,恨不得举着放大镜将伤口展示给全世界看,而自怜过后,通常又是自怨和自苦,然后就是一句:“我早知道会这样”

对有这种心态的人,只想说:“既然早知道如此,又为何不放手一搏呢?”

水星熊觉得,怜悯并不是什么好情感,被怜悯的人,必须接受怜悯中包含的少许嫌弃与敷衍,你自认的破碎生活,依然要靠你自己的双手一片片拾起。

决定人一生走势的,往往不是那些稀松平常的时刻,而在于最痛苦的时候,你如何选择。好比股市的成败关键,往往不是牛气冲天而是遍熊横行之时。

是痛苦买醉还是及时止损;是逃之夭夭还是负重前行;是自暴自弃,随波逐流,还是咬紧牙关站起来。

做出这些选择以后,你就选择了自己的一生。

对自怜的她,想说:别在最好的年纪,对痛苦束手就擒。





2 comments: